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二章 搬房子

  • 书名:北京不相信眼泪
  • 作者:青巷忧颜
  • 本章字数:3558
  • 更新时间:2018-11-22 14:54:22

旅馆的房间很暗,外面的天已将亮了,里面却还是一片昏暗。朦胧中映雪揉了揉眼睛,推了推身边的人。

“几点了啊?”秦逸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微笑的望着她。

“十点多了,起床出去吃饭吧,我饿了。”

“嗯。”秦逸吻了吻她的脸颊,宠溺的看着她。

出了旅店,随便找了家路边摊,两个人各自叫了一碗牛肉拉面。虽然东西不是很好吃,但是他们很快乐,两个人守在一起即使是相互看着对方也会觉得温暖。

首都真的很大很繁华,这是北京留给他们最初的印象。跟自己的家乡相比,虽不是天壤之别,也是有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秦逸,我们吃完饭去找个房子吧,一直住在旅店里也不是个事。再说一晚上一百块钱,真的是太贵了。”她说着,把自己的牛肉夹了一块放进了秦逸的碗里。

映雪不喜欢吃肉,虽然秦逸总是说她太瘦了要多吃点,可是她还是不喜欢吃肉。

“我知道,等会儿我们一块去吧,顺便去看看你的学校。”秦逸大口大口的吃着牛肉面,看着她笑了笑。

“老板,结账。”

“来了,一共三十块钱。”

“老板,顺便问一下这附近有没有房子出租啊?”秦逸掏出钱包抽出了一张五十的,递给了老板。

“这附近啊,让我想想。”老板一边找着钱,一边思索着。

“哦,我想起来了,离这不远处有一个房屋中介所,你去那里看看,应该能有吧。”老板指了指马路对面的一个小屋。

顺着老板指的方向,秦逸和映雪到了房屋中介所。

坐在那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画着大浓妆,玩着手机。

“您好,请问一下这附近有房子出租吗?”映雪走上前去,放低了自己的音量。

秦逸随着她走了上去,他很不喜欢这个女人,打扮得跟鬼一样。

“有啊,你们是要日租的还是月租的。”女人放下了手机,抬起头问道。

“月租的。”

“那价位在多少左右的可以接受,具体有什么要求吗?”女人拿起了一个文件夹,低着头看着什么。

“秦逸,你说我们要租多少钱的啊?”她转过头,看着秦逸。

多少钱,这一点他倒是没怎么想过。但是现在没有工作,带来的钱也不多就找个便宜点的吧。

“一个月六七百的吧。”他说着。

女人抬眼看了看他们,然后沉下了眸子。“一室一厅,可是卧室也就九平米左右,两个人住有点挤,一个人倒是差不多。”

九平米,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在家的时候估计厨房也就跟这个差不多大了吧,那除了一张床也放不下什么东西了。

“有没有大一点的啊?”

他答应过要给映雪最好的,怎么能让她住在那么小的房子里。

“这里有很多大学,学生租房子的很多,房子吃香的很,再说一个月六七百的房子上哪儿找条件那么好的啊。”

“你能带我们去看看吗,要是可以就租下来吧。”映雪拉住了秦逸的手,打断了他还没有说出口的话。

她知道北京是个大城市,各方面都不比自己的家乡。要是一个月的房租都上千块,再加上吃住她和秦逸根本没有办法负担起这一笔开销。

“你们确定能租吗,要是不能的话就省的我跑一趟了。”女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拿起手机看了看。

秦逸顿时有些火大,狗眼看人低,她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别人啊。

“带我们去看看吧,麻烦你了。”映雪拉着他的手,示意他冷静下来。

人生地不熟的,实在是没有必要计较这么多东西。

“胖子,你带他们去看看房子。”女人朝屋内喊了一声。

一个看上去肥头大耳,约莫三十岁的男人走了出来。

“跟我来吧。”

她和秦逸跟在男人的身后,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在小巷子里七拐八拐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推开门,一股霉味扑面而来,他们不自觉的捂起了自己的鼻子。

“这房子很久没住人了吧?”秦逸看了看桌上,灰积得厚厚一层,估计都快有几毫米了。

房子很简单,就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还有一个衣橱。看上去很挤,也很破旧。

“有一段时间了吧,你看看吧要是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帮忙收拾收拾。”男人看上去很和善,说话的声音虽然有些粗,但听上去很温和。

映雪看了看周围,推开窗是一片草坪,环境还是可以的,就是房间小了点,乱了点。

“这里没有卫生间吗?”她问道。

“有啊,外面不是有个客厅吗,虽然有点小不过是有卫生间的。”

“映雪,要不我们换一个地方吧?”秦逸看着这地方条件那么次,心里都有些发怵。

“小伙子,你也不要嫌弃。这附近房价都不便宜,有可能你到别家这个价位只能租到一个床位。”男人好心的提醒道,“小小的北京城,虽然地方不大可是人口却不少。人一多房价就自然往上涨。再说这里好歹也是二环以内,地段还是不错的。”

映雪垂下了眸子,来北京之前她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么多的问题,还以为不管遇上什么都能够解决,没想到这才开始就已经困难重重。她知道秦逸是一个心气很高的人,自然不能忍受的了这些,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除了暂时接受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老板,我们再商量商量,你帮我们把房子留着明天给你答复行吗?”

“小姑娘,不是我说,这房子还是可以的了。”

“我知道,让我们再想想吧。”

“那好吧,尽快啊!”

出了房子,秦逸和映雪回到了先前住的旅店里。两个人坐在床边,心里多少有些沮丧。

“映雪,那样的房子怎么住人啊?”秦逸拉着她的手,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可是我们没有钱住更好的啊,反正我开学了就要住宿舍,你一个人住可以了。”映雪想来想去都觉得那个房子差是差了点,但是恐怕也找不到更好的了。这是个大都市一切都不比自己的家乡,能省则省吧。

“你不跟我一起住?”秦逸有些惊讶。

“我开学了肯定是要住宿舍的啊,等周末了我就过来跟你一起住,好不好?”映雪抬起头,在他的脸上印下了一吻。

秦逸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映雪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看着对面的墙壁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生长在温室里的花朵,大多数时候都是依靠着自己的父母,突然间失去了一切的支撑,便不得不学着将就。现在的情况只是暂时的,有一天他可以发光发热,让别人看到他的精彩。他们的梦想很美,让人不忍心去破坏。

“映雪,以后我们要在北京买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秦逸摸着她的秀发,语气坚定。

“嗯。”映雪点了点头,将自己的头埋进了他的胸口。

他们互相依赖着彼此,就算是风浪再大也不会彷徨失措,看着对方就好像看到了全世界,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一个单纯的眼神便胜过了千言万语。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拖着行李箱退了房,到达中介所时那个女人依旧在玩着手机。

“打扰了,昨天的那个房子我们决定租下了。”映雪说话的语气很温柔,让人对她发不起来火。

女人抬头,“填一下合同吧,手续办完了就把钥匙给你们。”说着,她把一沓文件交到了映雪的手上。

看完了合同的大致条款,秦逸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把文件还给了女人。

“胖子,带他们去昨天看的那个房子。”

出来的依旧是昨天的那个男人,他的脸上带着憨憨的笑容,看上去和蔼可亲。

“要我帮忙收拾吗?”男人踢开了脚边的纸盒,看了一眼有些乱的小屋。

“不用了,我们自己来就可以了。”秦逸找了个空地,把行李箱放下了。

这房间不只是小的可怜,而且还乱的可怜,也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收拾干净。

“那好吧,你们自己收拾。”男人冲着他们笑了笑,然后把钥匙交给了秦逸,自己离开了。

“你坐那歇会吧,我来收拾就好了。”映雪拿了个水盆走了出去。

“你坐着吧,我怎么能让老婆大人干这种事情呢。”秦逸接过了映雪手里的水盆,笑嘻嘻的打趣道。

“既然你想自己来,那我就这么坐这看着了。”说着,映雪双手抱胸靠在桌子旁,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老婆大人,你真的忍心让我一个人收拾吗?”秦逸撇着嘴,装的无比可怜样。

映雪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就知道秦逸不能自己收拾,他那么懒怎么可能一个人收拾,只是故意气气他罢了,无聊生活中的一点小乐趣啊。

“你放着吧,我来就好了。”

“我们一起来吧。”秦逸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样子很是调皮。

本来是两个人好好的收拾一个屋子,没想到后来竟成了打水仗,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那还记得要收拾屋子啊。

一直闹到了天黑,才勉勉强强的把屋子收拾点样子出来了。

“秦逸,你会娶我吗?”草坪上,映雪躺在秦逸的胸口处,大大的眼睛像夜空里的星星,明亮又让人难以忘怀。

“当然会啊,等我有房有车了我就娶你。”

这是他从高中时就开始确立的理想,等有一天自己有房有车的时候一定要风风光光的把映雪娶进门。

“不用有房有车,我们可以一起奋斗啊。”

物质的东西对于映雪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要是真的爱上一个人他们可以一起奋斗,没有物质的爱情或许能让人倾心。

“我是男人啊,我有我的坚持。”

这句话是对映雪说得,更是秦逸对自己的说得,这是一个男人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要是没有这些最基本的东西怎么能给一个女孩幸福。

许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他们相互依偎着听着对方的心跳声。今晚的夜空很美,一如他们第一次约会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