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十八章 向命运屈服

  • 书名:北京不相信眼泪
  • 作者:青巷忧颜
  • 本章字数:3514
  • 更新时间:2018-11-22 14:54:28

在医院里住了几天后,映雪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几天秦逸来的时间不多,每次也是待一会儿就走了。何美佳几乎一有空就往这跑,频率高的映雪都嫌她烦了,可是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姑娘,你可以出院了。”清早,护士抱着病例本笑着走了进来。

其实映雪本来就没什么大事情,只是擦伤了罢了,可是为了身体健康还是在医院里呆了好几天。

“嗯,这几天谢谢你的照顾了。”映雪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秦逸今天没有来,或许是正在睡觉吧。

映雪也没有想过要去打扰他,他太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映雪拿着自己的包包出了医院,她不喜欢医院的味道,让人感觉到了死亡。她没有第一时间回去,而是去了秦逸的小屋。刚到门口处,映雪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房东,房东伸出手正准备敲门,映雪阻止了他。

“房东叔叔,有什么事吗?”她笑着问道。

房东是认识映雪的,她经常来这里,有时候也会住上几天,他还是挺喜欢这个小姑娘的,总是笑嘻嘻的,让人看着很舒服。

“丫头啊,这一个月的房租该交了,我是来收租的。”房东也知道两个年轻的孩子独自一个人在外面生活不容易,可是他也是靠收房租生活的啊,要是每个人都是这样拖着,他自己也不好办啊。

映雪低下了眸子,秦逸明明自己就过得很艰难,可是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自己,她心里很心疼。

“我来交吧,房东叔叔你先不要打扰他了,我下去取个钱,马上给你送去。”

“那好吧,丫头你人真的很好。”房东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

映雪看着紧闭着的大门,她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秦逸总是这样对自己报喜不报忧,宁愿选择什么都是一个人承受。

下了楼,找到了最近的一家建设银行,映雪去了七百块钱。当初来的时候妈妈也就给了一个月的生活费,这个月月初钱也是刚打来的,本来也就一千多块钱,现在少了七百这个月看来是要节省着过了。

回到了小屋,映雪去找了房东,她把钱给了房东并让他不要告诉秦逸,因为秦逸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要是知道自己付的房租心里肯定会觉得自己很失败。映雪不想看到秦逸受挫的样子,这样她自己也不好受。

再次回到小屋时,映雪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门,结果秦逸并不在里面,被单也还是整整齐齐的,显然秦逸昨天晚上并没有回来。她不知道秦逸去哪里了,只好坐在屋里面等。

临近中午的时候秦逸回来了,他一进门看到映雪趴在小床上睡着的样子,心里觉得暖暖的。原来有一个人等着自己回家的感觉真的很好。

“你回来了啊。”秦逸的手慢慢地拂过映雪的脸庞,映雪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望着他笑了笑。

“你出院了啊,怎么不让我去接你啊。”秦逸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搂得很紧很紧。

“又不是什么大事,我自己可以的。倒是你,昨天晚上怎么没有回来啊?”映雪看着他脸色疲惫,好像一夜没睡的样子心里很难受。

秦逸去哪里了,又是为什么一晚上都没有合眼,她觉得自己很失败,作为女朋友好像只是一味的依赖着秦逸的照顾,而对于秦逸她做的是不是太少了。

“我找到新工作了,在一家KTV当服务员,昨天上的是晚班。”秦逸这一次没有隐瞒,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映雪。

“秦逸,你为什么又要找总是上夜班的工作啊,这样会把自己的身体熬坏了。现在你还年轻熬得起,以后你的身体可能会留下很多问题的。”映雪靠在他的胸口,秦逸的呼吸很平稳,让她有种很安心的感觉。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找那样的工作啊,但是生活并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的,不是他不想做就可以不做的,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向命运屈服。

“没事的,这也只是暂时的,以后会好的。”秦逸摸摸她的头,像是抚摸着一个单纯的孩子。

他的头渐渐地低了下来,冰冷的唇片附上了映雪的,突然变得火热。秦逸的心跳不停地加快,映雪极力的回应着他。慢慢的秦逸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映雪的嘴里,与她的丁香小舌拼命地纠缠着。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映雪只觉得眼前都有些迷蒙了。

“跟男人上床了不一定能留住一个男人,但是不跟他上床绝对留不住。”突然间,何美佳的话在她的脑海里闪过。

或许,一直以来秦逸都忍得很辛苦吧。

秦逸的大掌慢慢的探进了映雪的衣服里,他的手拂过的每一寸地方都会引起一阵颤栗。映雪是很敏感的,这种敏感对秦逸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映雪,我们停下吧。”突然间,秦逸把自己的手从映雪的衣服里拿出来了,吻她的动作也停止了。

“秦逸,坦白的告诉我你想要吗?”映雪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情欲,她抬起头深情地凝视着秦逸。

他们在一起六年了,这六年里最多也就只有亲吻和抚摸,秦逸说自己不想要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说过要尊重映雪。

“秦逸,坦白的告诉我,我要听最真实的答案。”映雪热切的望着他,秦逸低下了自己的头。

“想。”许久,他开口说道。

秦逸刚说完,映雪便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秦逸的欲火一下子就被挑起来了,感受到了自己下身涨的发疼的欲望,秦逸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映雪,停下。”他试图推开映雪,但是映雪还是依旧亲吻着他。

“秦逸,不要停,我求你不要停。”这一次映雪想好了,一次以来都是她自己太自私了,完全没有顾及到秦逸的感受。

秦逸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她不能让秦逸这样一致的忍耐自己。

“映雪,你想好了吗?”虽然自己的欲望已经呼之欲出,但是秦逸还是尽量的控制着自己。

他怕映雪时因为一时的冲动才这个样子,他不想看到映雪以后后悔的样子。

“我想好了,你要了我吧,我想真正的成为你的人。”映雪笑了笑,双眼凝视着他。

映雪的这一句话在秦逸的心里泛起了层层的巨浪,他的欲望已经控制不了了,他想要映雪,疯狂的想要他。

秦逸加大了手上的动作,他一边亲吻着映雪,一边用手解开了她的衣衫。感觉到胸口突然袭来一阵凉意,映雪有些害怕,但是她相信秦逸,她会把自己完全的交给秦逸。

他慢慢地将映雪放在了床上,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映雪不敢睁眼,心跳的频率越来越快。他们都是第一次,可是秦逸作为一个男人自然懂得不少这方面的事情。

他慢慢地亲吻着映雪的每一寸肌肤,当完全的女性胴体出现在自己跌面前时,秦逸的心跳也很快。他知道映雪是第一次,所以不管自己再急也是满满的一步一步的挑起映雪的欲望。

慢慢地映雪控制不住的发出了呻吟声,那美妙的声音在秦逸听来就是赤裸裸的邀请。他慢慢地顺着映雪的身体滑下去,最后到达了她的秘密花园。映雪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不后悔。

感觉到映雪的花园已经湿透了,秦逸慢慢的分开了她的双腿,缓缓地将自己推了进去。映雪的那里太紧了,秦逸不敢大动作。

“疼,好疼……”突然间,映雪只觉得自己的下体好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她的额头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秦逸听她叫着,也不敢随便乱动。“宝贝,忍忍就过去了。”他靠近映雪,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

“秦逸,好疼好疼……”映雪闭着眼,一个劲的叫疼。

秦逸心疼极了,听说女孩子的第一次都会很疼,但是他不知道竟然是如此的疼。看着映雪咬着牙闭着眼的样子,他有些后悔了。

“宝贝,要不我们停下吧。”秦逸不忍心看到映雪这样的难受。

“不要,我忍忍就过去了。”映雪抓着他的手,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她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要成为秦逸的人,她要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秦逸。

秦逸一边在她的耳边说着话,一边猛的一挺身将自己的分身推了进去。随着一声喊叫,映雪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秦逸的人了。

那一下过后映雪并不觉得痛了,秦逸在她的体内冲撞着,映雪只觉得自己好像是到了云端一般,浑身止不住的颤栗,像是有电流通过了一般。女子不断地呻吟声以及男子低沉的喘息声充斥着整个小屋,他们互相汲取着彼此的温暖,互相摸索着,尽量的给对方享受的感觉。

“映雪,你觉得快乐吗?”秦逸靠在床头,映雪依偎在他的身边。

“嗯,我很快乐。”映雪笑了笑,虽然她自己很保守,但是原来男女之间的交合真是能给人一种到达巅峰的享乐感。

“映雪,你后悔吗?”这才是秦逸最关心的问题,他不想映雪为自己做的决定而后悔。

“秦逸,我一点儿也不后悔,我爱你所以我想成为你的人。”映雪将自己的头埋进了他的胸口,样子很是娇羞可爱。

秦逸的心里升腾起一股满足感,原来映雪是这样的美好。虽然一直都知道映雪很漂亮,可是她的美好让秦逸爱不释手。女性的身体真的跟男人很不一样,那种触感让秦逸的心久久的不能平静。

尝过一次禁果的孩子便很难忘记那种奇妙的感觉,他们会一次又一次的放纵自己,因为那种美好在他们的心里扎根难以忘怀。第一次都是羞涩的,直到以后便会慢慢的开始想念这种感觉。所以说柏拉图式的恋爱是不存在的,爱情有一半也是因为肉体的相互需要。

这一次他们突破了身体和心灵上的最后一层障碍,他们真正的拥有了对方,互相到底了彼此心灵的最深处,爱情也在这一夜急剧的升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