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十九章 无价之宝

  • 书名:北京不相信眼泪
  • 作者:青巷忧颜
  • 本章字数:3486
  • 更新时间:2018-11-22 14:54:28

清晨,秦逸回到屋里这几日已经到了该交房租的日子,可是房东一直都没有来,他其实很庆幸。因为才刚开始工作工资没有领到,口袋里也没剩什么钱了,要是交完了房租估计自己也没办法活了。但是事先签好的合同,为什么老板迟迟没有来要房租呢,他觉得有些奇怪。

“映雪,我们这个周末要去鸟巢,你去吗?”何美佳趴在她的肩膀上,笑嘻嘻的说道。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映雪想想自己这个月都已经很难过了,更不要说是出去玩了。

“干嘛不去啊,正好跟你男朋友一块去不是挺好的,放心吧我们绝对不当电灯泡。”

“我这周末要去兼职,你们去吧。”她已经找社会实践部的同学联系好了一份周末兼职的工作,虽然这个月省吃俭用钱差不多是够的,但是万一中间需要用到钱的地方,到时候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为什么要去兼职啊,是钱不够花吗,我可以借你啊。”

何美佳是个家境还挺不错的孩子,父母都是高中老师家里也只有一个孩子,所以相较于她们家境还是挺好的。

“不是啦,只是觉得自己这么大了是时候去体验一下社会,我们最终还是要走上社会的,不能一直依靠着父母生活吧,就当是提前积累一下经验吧。”

映雪这么说也不全是说谎,一直以来都是生活在父母和秦逸的保护下,她不知道自己离开了他们到底还能做些什么,要是有一天不得不一个人她要怎么办,所以学着一个人生活也是必须的技能吧。

“要不我也去吧,听你这么说我觉得还挺对的啊。”何美佳通常都是对什么新鲜的事物非常的感兴趣,但是这种热情持续不了一会儿,就像是前一段时间的那个学长,从此就在她的世界里消失了,转而变成了另外一个学长。

“你要是想去也可以啊,可是你不还说要出去玩吗?”映雪其实笃定了何美佳不会跟自己一块去,但是你要是阻止她反而她就可能一赌气就去了,你要是顺着她十有八九去不了。何美佳就是这种性格,跟个小孩子似得。

有时候想想这样也挺不错的,没心没肺的日子过的也挺好。

“那我这周还是不去了吧,我先跟她们去鸟巢,下一次有机会再去体验社会吧。”何美佳讪讪地说道,她心里还真没有打算去。

听爸妈说打工很不容易,经常要受人脸色,她心里还是有些畏惧。

“嗯,下次有机会你再去。”映雪笑着说道,加重了下次两个字。

何美佳这个下次或许到大学毕业了都不一定会实现,映雪这是在故意的嘲笑她。

晚上,秦逸站在KTV包间的门口,从电梯处进来的女人他很面熟,下意识的就想要去躲,可是眼尖的张云丽还是发现了他的存在。

她出现在这里不是偶然的,而是暗中派人调查了秦逸,特意的来这里看看。本来她对于太容易得到手的东西就没有什么兴趣,而秦逸的不屈不饶恰好激发了她的这种兴趣。在黑白两道混了这么久,她就不相信搞不定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

“秦逸,最近过得还好吗?”她走近,拦住了他的去路在,嘴角带着一丝难以名状的笑容。

秦逸抬起头望着这个女人,不得不承认她是很美的,岁月在她的脸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她的身上有着一股浓浓的女人味。和映雪的不同,她显得成熟许多。但是秦逸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他的眼里心里能容得下的只有映雪一个人。

“我过得好不好与你有什么关系,我说过了以后我们更走各的路。”秦逸的语气很不好,这个女人像幽灵一样不停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然后搅乱了本来平静的生活步调。

他的满腔热情已经快要被磨光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女人的缘故。

“可是你说了我并没有答应啊,腿长在我的身上我想去哪里都是我的自由。”张云丽拿起一根烟,吞吐的烟雾喷在了秦逸的脸上,他嫌恶的避开了自己的身体。

张云丽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但是她一点也不在意,终有一天这个大男孩会败在自己的手里。

“阿彪,把东西拿来。”她转头,对着身边的男人说道。

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快速的下楼,抱着一把吉他走了上来。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这是1949年FenderBroadcaster原型吉他,你是学音乐的,应该知道这东西多少钱,但是这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张云丽拿着一把价值不菲的吉他就像是拿着一个玩具一样,一点也不放在心上。而这把吉他却是学音乐的人奉为珍宝的东西。

秦逸的头不自觉的转了过去,他的眼睛定在了吉他的身上。这也许不算是世界上最漂亮或工艺最好的吉他(事实上,她应算是比较丑的),但是她绝对是20世纪最具历史意义的乐器之一。1949年,LeoFender完成了他的第一把实心电吉他,她就是后来成为广受欢迎的经典吉他款型Broadcaster(后来被称为Telacaster)。尽管原型琴与后来最终定型的Broadcaster有些区别(原型琴在同一边上设有三个旋钮,一个较小的护板,拾音器上有一个保护盖),但琴身的外型,拾音器的角度,以及琴颈的固定螺栓结构都是相同的。

这把吉他的价格让许多人都叹为观止,可是张云丽竟然一点也不在乎,可见这个女人的钱多的可怕。秦逸的手不自觉的抚了上去,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如今就真是的摆在了他的面前。

张云丽看着他痴迷的样子,心里很快乐。其实这根本就不是原版的,那把吉他被一位私人业主收藏了至今已是下落不明。但是她造了一把几乎一模一样的,这把吉他的价格也是令人咂舌,而且仿造的技术非常的高,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显然这一次这一招棋是走对了,看到秦逸视若珍宝的样子,张云丽知道自己离成功不远了。

秦逸看了很久,最后还是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那走吧,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受不起。”尽管心里很喜欢,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收,因为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显然张云丽并没有料到秦逸这样的反应,可是事情似乎越来越好玩了,这样她才有继续下去的动力,要不然就没什么意思了。

“好吧,既然你不要了那我也不勉强了,总有一天你会接受这份生日礼物的。”她笑了笑,向着包间里面走去。

又是这句话,秦逸觉得很反感,她到底是凭什么认为自己一定会屈服。

“秦逸,今天你就负责照顾好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位客人,不管是什么要求你都要尽量的满足。”总经理走了过来,对着他说道。

“为什么?”秦逸很气愤,凭什么让那个女人操控他。

“她几乎是包了整个KTV并且指明要你服务,你就委屈一下吧。”总经理也是第一次见到出手这么阔绰的人,而且她出了那么多钱就只要了一间VIP包间,这么划算的买卖恐怕没有人不干啊。

“我到底干嘛要委屈自己啊?”秦逸甩开了总经理的手,心里的怒火已经是压制不住了。

“秦逸你还想不想在这干了,只要你服务好了那位客人,我给你涨工资。”总经理眼看着来硬的不行,那就软的吧。

秦逸也知道自己要是再丢了这一份工作恐怕这一个月也活不下去了,他要学会忍耐,反正最多也就是一晚上,他忍着自己的怒火走了进去。

张云丽一脸笑意的看着秦逸走了进来,她招手示意秦逸坐在自己的身边。

“不用了客人,您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吧。”秦逸非常礼貌的拒绝了她的邀请,做的不漏痕迹。

张云丽也没有生气,她自己一个人品着红酒,一边看着秦逸。

“你给我唱首歌吧。”突然,她站起身走到秦逸的面前,贴在了他的耳边,说话的气息尽数喷在了秦逸的脸上。

秦逸赶忙向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自己与她的距离。

“不知道您想听什么?”秦逸接过话筒,面无表情的说道。

“随便吧,只要是你唱的我都喜欢。”

这句话好熟悉,记忆中映雪也说过这样的话,想到映雪秦逸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笑容。张云丽看着他这个样子心情也不自觉的好了起来。

或许她这么执着于秦逸就是因为自己身上缺少的在这个大男孩的身上明显的显露了出来,人总是向往自己没有的东西,她也不列外。

“您说您想听什么吧,随便我不知道是什么歌。”秦逸缓过了神,语气有些不和善。

“那就唱可惜不是你,我喜欢这首歌。”张云丽坐在了沙发上,眼里透着一股悲伤。

“这一刻突然觉得好熟悉,像昨天今天同时在放映。我这句语气原来好像你,不就是我们爱过的证据。差一点骗了自己骗了你,爱与不爱不一定成正比。我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但我无法完全交出我自己……”秦逸坐在点歌的位置静静的唱着。

包间里很安静,静的可以听见呼吸的声音。张云丽的眼角沾染上了湿意,黑暗的角落里她看起来很悲伤。

偶然间秦逸回过头看到了她,此刻的张云丽看起来很脆弱,完全不像是平时的样子。秦逸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但是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那些都是与自己无关的东西。他只要认真的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

张云丽看着秦逸的背影,她很羡慕这个男孩,在他的身上有很多自己没有的东西,那些都是用钱买不来的,她羡慕也很渴望,所以才会一直纠缠着秦逸。因为自己太需要那些东西了,她不再年轻,但是渴望着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