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二十章 我可以帮你

  • 书名:北京不相信眼泪
  • 作者:青巷忧颜
  • 本章字数:3371
  • 更新时间:2018-11-22 14:54:28

“映雪,明天是周末,正好我明天是夜班,我们一块出去玩吧。”秦逸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杯水,一饮而尽。

“不行啊,明天我答应了要跟何美佳她们一块儿出去玩,下次我们再约会啦。”她像个树懒一样缠在了秦逸的身上。

秦逸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眼里全是宠溺。

“那我们就下次约会吧,你出去玩的时候要小心点,千万不要再出什么事了,我发现只要我不看着你,你动不动就会出点事让我急个半死。”秦逸刮了一下她挺翘的鼻子,语气里却没有一点责备的意思。

映雪嘟着小嘴,样子可爱极了。

“我哪有动不动就出事啊,不就是前一阵子出了个小意外嘛。”她不服气的样子在秦逸看来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诱惑。

他猛地抬起了映雪的下巴,嘴唇轻轻地吻了上去。调皮的映雪躲开了,看着他咯咯的笑着。

“小娘子不要跑,让我调戏一个。”他抓住了映雪的手,将她拽向了自己。

“不要,就不要。”映雪假装挣扎着,最后还是屈服在了秦逸的手里。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不用做,只要静静的看着对方,相拥着便觉得这个世界都在你的眼前了。原来爱情就是这么神奇,不用刻意的去制造一些回忆,只要先到对方便觉得是最美的记忆了。

第二天一早何美佳一行人就起身去鸟巢了,其实映雪也很想去,可是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今天的兼职是在肯德基店里做服务员,本来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不找短工。但是那个同学这一周有事所以映雪相当于是替别人来的,但是工资还是照给的。

“你长得这么好看,待会儿就站在门口迎宾好了。”一个看上去差不多三十多岁的女人走到了映雪的面前,微笑着说道。

映雪看她的样子觉得挺平易近人的,自然对她的印象也好了几分。

“那我要做些什么呢?”她是第一次打工,很多事情都是一无所知。

“你不要做什么的,只要穿着我们的制服站在门口,有客人来了帮他们开一下门,然后说‘欢迎光临’就可以了。”

映雪听她说着觉得这真是个简单的活,比在里面端盘子打扫卫生简单多了,所以也就答应了下来。

进了换衣间换好了衣服,映雪站在门口坚守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周末的时候肯德基总是人很多,开始的时候映雪还是很有热情的,但是时间一长她觉得自己都快站不稳了,看来着穿高跟鞋站一天却是够折磨人的。

她现在算是可以体会到那些模特的辛苦了,这还没有到一天她就快受不了了。中午休息的时候,映雪纠结了好久最终还是决定不干这个活了。但是人家说有始有终,何况下午也就两三个小时,忍忍也就过去了。映雪听着也觉得有道理,索性还是呆在了门口。

远远地,刘阳看到了肯德基门口那抹纤细的身影,她的侧面好熟悉,刘阳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他背着自己的摄影机慢慢的走进,知道快要接近时他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您好,欢迎光临。”映雪没有抬头看向来人,只是听到了脚步声,她都形成习惯了,一有人来就开门。

“映雪,真的是你啊。”刘阳笑着说道。

听到了熟人的声音,映雪抬起了头,她的眼里有一丝慌乱随即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你也来这里吃饭吗?”她道。

刘阳其实没有打算来肯德基吃饭,他是吃过了午饭才出来的,但还是这样说道,“是啊,刚才老远的看见你觉得有些像,所以就过来了。”

“我现在在上班,你先进去点餐吧。”映雪眼看着后面有人进来了,赶紧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刘阳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了进去。

他点了一个套餐,一直坐在那看着映雪。她工作起来的样子很认真,也很有魅力。但是刘阳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兼职,学习已经很累了,连周末都要出来工作,难道是说遇上了什么困难吗,他决定留在这里等到映雪下班。

“学长,你怎么还没有走啊。”映雪换好了衣服出来,看到秦逸站在门口等着自己,她觉得有些奇怪,难道说学长是专门在这里等她的吗?

“反正也没事,就跟你一道回去了。”刘阳笑了笑。

映雪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个人走在马路上,互相都没有说话。

“映雪,你为什么周末也要出来工作啊,是不是遇上什么困难了,你可以说出来或许我能帮到你。”许久,刘阳首先打破了沉默。

映雪笑了笑,摇了摇头。

“没有,只是周末没什么事做所以就当是增长社会经验了。”

她知道如果自己说出来了刘阳肯定会帮她,再说他家里那么有钱这点事在他看来应该是小菜一碟吧,但是映雪不想接受他的帮助,虽然他们是朋友,但很多事情还是要分清楚的。她不想让自己在他的面前看起来矮了一截,这就是所谓的自尊心吧。

刘阳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不想说,所以自己也没有勉强。

“我们随便逛逛吧,正好吃个晚饭再回去,我请你吃吧,这附近有一家叫点挺好的,我带你去试试。”

这样的邀请听起来应该不会让人觉得反感吧,刘阳心里这样想。

映雪也没有拒绝,两个人沿着马路随便的走着,也不知道到底要去什么地方。

远远地,正赶去上班的秦逸看到了映雪的背影,他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并没有下结论。映雪不是说要跟室友去鸟巢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她身边的那个男人秦逸也觉得很熟悉,不就是刘阳嘛,映雪所说的那个学长。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秦逸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了何美佳。那一边何美佳正玩得高兴,口袋里的手机却在不停地响着。

“美佳啊,你知道映雪在哪里吗?”秦逸试探性的问出了口。

“映雪啊,她说这个周末去做兼职增长社会经验,怎么她没有跟你说吗?”何美佳也觉得有些奇怪。

他是映雪的男朋友,现在映雪丢了反而是来问自己,到底谁才是她的男朋友啊。

“我知道了,她跟我说了我给忘了,都怪这一阵子都是上晚班的,有点不清醒。”秦逸说话的时候尽量不让何美佳听出异常,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莫名其妙。”何美佳冲着手机说了一句,随后便继续开开心心玩自己的了。

秦逸的心里有些乱,映雪骗他了,从前的映雪几乎从来不会对他说谎,但是他还是不相信映雪骗他就是要和那个男的一块出去,而且她还把自己的室友蒙在了鼓里。

悄悄地跟在了他们的身后,秦逸拿出手机拨打了映雪的电话。

正当两个人交谈着些什么的时候,映雪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秦逸打开了,抬眼看了一眼刘阳然后接通了电话。

那一边秦逸没有苛责她,反而是笑嘻嘻的跟她说着话。

“鸟巢好玩吗?”

映雪愣了一小会儿,随后笑着说道,“好玩啊,当然好玩了,下次我们一起来吧。”

秦逸看着她在不远处对自己说着谎话,心里很难受。以前的映雪是单纯的就像个小孩子,什么时候她也学会了撒谎,秦逸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是被人狠狠地揪了起来,难受极了。

“好啊,我先上班了,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最后一刻,秦逸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他挂断了电话,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了。

映雪看着手里握着的手机,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不想告诉秦逸自己在兼职,是因为怕秦逸觉得他没有能力照顾好自己。但是原来欺骗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的难受,如果有下次她一定不会这样的。

谎言说了一次就不能停止了,你必须要用下一刻谎言来圆,所以到最后真相出现的时候往往就不是当初的样子了,误会就是这样产生的。现在的他们都没有领悟到这一点,简单的以为自己是在为对方考虑,殊不知这一切都是不对的。

刘阳看着映雪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便知道了那个电话时秦逸打来的,她说话的内容让他有些疑惑,但是稍微想一想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怎么不跟秦逸说实话?”刘阳看着她,问道。

“什么?”映雪显然是刚刚才反映了过来,她睁着眼睛望着刘阳,眼睛里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

“我说你为什么不跟秦逸说实话,爱情里最忌讳的就是谎言了,往往我们觉得那是善意的谎言,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觉得的。”

映雪也知道自己不对,也是谎话既然已经说了而且事情也可以这样的过去了,下一次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就可以了嘛,她想得很简单,把一切都想得过于简单了。

“没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刘阳知道自己管得太多了,但是他是发自心里希望映雪能够开心,哪怕自己是不开心的。但是显然映雪并不希望自己介入的太多,那么他也就不用操心了。

两个人都怀着各自的心事,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刘阳看着她无精打采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帮她,或许在映雪的心里他还不是可以交心的人吧,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隐瞒。

秦逸没有去上班,他打电话给经理请了假,因为上次张云丽的事情经理对秦逸的态度也好了很多,二话没说就准了。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低低的天花板,脑袋里都是映雪和刘阳在一起的样子,让他没有办法不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