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10章 正文 麻醉药

  • 书名:我很想爱他
  • 作者:呃小鱼
  • 本章字数:9508
  • 更新时间:2014-04-07 20:41:08

“你们看看谁去收费处交款,然后把药品领回来……”值班的外科医生嘱咐着,然后转身去吩咐护士,“准备器械吧……”

“我们去好了……你们在这里陪着小鱼.”锋和星夜朝大家点点头,就转身出去了。

“这个……”小鱼此时有些迟疑,她从小就对打针有着恐惧,这会儿听到医生说要缝合,心里着实害怕,“老师,能不能不缝合啊?我……我……”越说声音是越小,最后干脆头一低,只是看着膝盖上的伤口了,感觉到全身的肌肉似乎都在慢慢的僵硬。

伤口如同一个张大的嘴唇,上下翻着,血液稍微凝固了,看起来还是令人心寒的很。

“你看看你的伤口,若是不缝合的话,那是会愈合的很慢,而且即使好了那留的伤疤也会很大的……”外科医生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温和而耐心的解释着,“你也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再说这是在膝盖,是脂肪最少的地方……”

“小鱼,不要紧张,会打麻醉药的啊……”洛如拍拍一脸黯然的小鱼,安慰着,“那样就不会疼呢……”

“嗯……是啊,你不要怕,我们都在你身边呢……”无双蹲在小鱼的腿边,看着她的眼睛给了一个鼓励的微笑。

心中一阵暖意,小鱼忽然有想哭的冲动,“嗯……我不怕了……”小鱼仿若有了很大的勇气,她甜甜和她们笑着说自己一点都不害怕了。再次低头时,眼中忍不住浮起一层水雾,为了她们对她的友谊和那份关心。

“不管怎样,星夜还是和大家一起来了,想想,那心里还是有些许的小小满足吧。”不知怎地,小鱼的心中又冒起了星夜。不好,说好不能再出现他的名字的,小鱼下意识的摇摇头。

“怎么了?疼么?”

“哦,不,不疼……”小鱼莞儿一笑。

“那就好……害我们俩紧张啊……”面前这俩丫头放下心来,吁了一大口气,才找着坐位各自坐下休息了。

“老师,药放哪里?”星夜和锋回来了,手上拿着药,询问着医生。

“交给护士。”医生简短的吩咐,然后就开始着手消毒。

看着双氧水在伤口上起着白沫,小鱼心里安定多了,不是太疼,最起码没有预料中的那样疼。

可是却没有想到,接下来的碘伏酒精却是那样刺激伤口,小鱼碍于锋和星夜都在旁边看着,只得暗暗皱眉忍住这针扎似的疼痛。

“嗯……好了,现在准备打麻醉针了……你不要紧张,放松些……”

“嗯……我尽量……”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小鱼咬着嘴唇点头说道。

一旁的护士把抽好的针剂交给医生。

随着针尖的刺入,小鱼咬紧牙努力忍住使自己不发出声,但是双手却是不由的紧紧抓住站在一旁的洛如和无双,紧紧的。

“好疼……好疼……那针是否是刺在骨头上了?怎么那样的疼……好疼啊……”小鱼闭上眼睛,在心底不断的呐喊着,“这样……怎么感觉这打针的时间是这样长啊……”

渐渐的,感到膝盖处麻痹了,能觉得针尖在皮肤处进出,但再没有感到疼痛了,小鱼也慢慢放松紧张的情绪,手也从她俩手中滑落,觉得是全身再也没有一丝力气的。

“还疼么?”医生问着,同时用针尖毫不客气的点着。

小鱼无力的摇摇头,脸色是苍白的,她抬头看着旁边担心的几张面孔,不由嘴角轻扬,轻轻的笑了,充满感激的微笑。她的目光一一扫过他们的眼睛,大家眼中都是鼓励,只是视线与星夜的相遇,却是定格了,实在是看不出星夜那黝黑的眸子里隐藏的情绪,或者也是很担心。小鱼与他略一颔首,谢谢你,她在心底这样说道,而星夜仿佛收到了这样的讯号,他笑笑,眼神中充满了赞许和加油。

在毫无疼觉的情况下,医生很快的就缝合好伤口,足足缝合了四针。

“天气热,要按时吃药,还要最好隔天就换次药……下次可得小心啊……”医生仔细的交代着。

“嗯,谢谢老师……”小鱼认真的点点头。

膝盖受伤了,真是行动不方便,小鱼头疼的想到,还有2天才能考试完的,这可怎么办啊哎……真是麻烦,无双洛书和她家根本就是在不同的两个方向。她们俩倒是自告奋勇的要管接送,可是这样一来,时间上会赶不及的。

正文是邻居

“哎……就这样好了……这些天我管接送,反正是顺路啊……”最后,几个人一商量,还是由锋接送,因为锋的家和小鱼家是隔离不太远的邻居,他接送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可是,一个女生坐一个男生的脚踏车,小鱼有些为难,“呃……这个……合适么?”

“哎……都这个时候了,就别计较了……”洛如一眼就看出了小鱼的心思,她摆摆手。

“这个……”小鱼转而求助于无双,当然还是被驳回。

“怎么?你太不给面子了吧……”锋调侃的说道。

“不是……不是……”小鱼赶快摇摇头,急急为自己辩解,脸刷的红了,再怎么样,也是不能断然拒绝别人好意的。

“我看这样行,就要锋顺路带你几天好了……”一直在旁边默不出声的星夜这时开了口。小鱼有些惊愕的看看他,见他脸上一派平静,只好点点头:“好吧……那这几天可就麻烦锋了……”

她确实没有想到星夜会再有主动和她说话的那一天,当然心里更不会有什么星夜会去主动要求接送她的想法,若是那样,可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回去的路上,坐在脚踏车后座的小鱼低着头,实在是不知说什么好,感觉气氛很怪异。

“小鱼啊……”前面的锋开口了。

“嗯?怎么了?”小鱼抱紧背包,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夕阳,感觉到自己莫名的茫然。

“这次的药费是星夜帮你拿出来的……”锋接着说出的话令小鱼大吃一惊。

“哦……是他?”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她忽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再度垂首很小声的说道:“那……是多少?明天我还他……”

“呵呵……不用了……你还他做什么……”锋闻言笑着,“又不是多啊……”

“那……你替转告他,我很感谢他……”小鱼嗫诺的说着。

“怎么,你不亲口道谢啊……”

“呵……还是不了……我……”

“嗯?……呵呵……我明白了……我会替你转告的……”

这辈子,我想,对于我来说只要能够做你的好朋友就已经是很满足的了……既然是暗恋,那我会把对你的情感全部埋在心底最深处的……这样,也许是最好的结局,是最开心的……我是永远不会亲口告诉你我喜欢你的,虽然真的很想这样说,但是我已没了勇气……这晚的小鱼是没了睡意的,她翻来覆去的想着,最后干脆起身在日记上写下了以上的文字,在这之前,她是从来不写日记的。

考试终于结束了。

毕业时总是会有些伤感的吧。大家互相交换着照片,互相留下电话号码和地址,眼神中都有着依依不舍,从此是要各奔东西,各自为未来打拼了。

本市的只有小鱼他们几个,都是说好了,平常有事没事都要多联系。

由于上的是中专,各人都不知是要开始工作还是打算继续念书,只好决定先痛快的玩一个暑假再决定。

这天领过毕业证后,大家都坐在操场的草地上闲聊着。

“不如这样,我们干脆轮流去各家打麻将好不好啊?”无双提议着。

“好啊好啊……谁赢谁请客……”锋开心的举双手赞成,冷不防头上就挨了无双这个暴力女一掌,接着就是:“你有病啊……又不来钱,来钱多伤和气……真是的……”

“那……你也不能打人啊……呜呜……真是的,我生气了……”锋委屈的样子还真是可爱,不过他说过后,就真的转过脸再也不理无双了,只是和星夜窃窃私语着。

无双不屑的翻翻白眼,撇撇嘴,哼了一声也转过身去。

大家见状都笑得前伏后仰的,至于么……这两人跟小孩子似的,总是闹别扭。

“颜颜啊……嘻嘻……我看双和锋两人挺古怪的呢……”洛如附到小鱼的耳边悄悄说着。

“嗯嗯……有同感……呵呵……”小鱼使劲的点头,捂着嘴偷笑。

“就这样决定吧……打牌……”洛如正了正身子,眼光巡视着大家,见都不反对,那就接着宣布:“明天下午先去锋家打牌……”

“哎……”小鱼摆摆手,颇有些为难的说:“我怎么去啊……这伤口还没好,不如直接去我家好了,这样也省得你们再去接我……”

“好……我同意……”这次星夜首先决定。

“那就这样好了……”洛如灿烂的笑着。

这年的夏天很炎热,但是大家都是最开心和轻松的一段日子,友谊也在这段日子里加深了更多。

到了冬天,锋选择了去参军。星夜和无双都是选择了和自己学的专业不同的工作。

星夜如愿以偿的当上了一名警察(小鱼记得他以前和大家聊天时说过,自己是很想当警察的,而非学医),而无双则是进了财产保险公司,只有洛如和小鱼进了医院。

“我们都是该长大了,不能再和小孩子一样的贪玩了……”在送锋走的那天,大家都喝了点酒,锋不无感伤的对大家说着,“等我回来……我们到时再痛痛快快的喝上一场……”

临上车前,不知锋和无双说了些什么,无双当时眼泪就刷地落下,平时两人总是吵吵闹闹的,这样一分开,竟是心中都失落万分。

正文小聚

都工作了,相聚的时候也就少很多。

春末夏初的某一天早上,正要出门上班的小鱼接到了无双的电话:“颜,今晚有空闲没?”

“有啊……怎么了?”

“废话……当然是出来玩咯……”电话那边的无双佯装生气,“你怎么忘记了啊……”

“哎……可不是……今天该是聚会的时候呢……”小鱼笑着陪不是,他们当初说好的,再忙每个周五晚上也要出来聚聚的。“几点?在哪里?嗯嗯……好的啊……你联系他们俩,到时见啊……”

随着夜色降临,小鱼简单收拾了一下,和爸妈说了声就出门了。

大家都爱吃烧烤,自然今天聚会的地点是在某个烧烤店。

小鱼一进门,就四处找寻着他们的身影,眼睛近视可真不好,而她又不怎么喜欢戴眼镜,只好皱皱眉,努力眯着眼睛来回看。

“这里……小鱼……”无双和洛如坐在角落里和她招着手。

“你们来的挺早啊……”小鱼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嘻嘻……幸好我也是比较准时的……”

“星夜那家伙说会早来的,可到现在都没来……”无双看着窗外,“这样好了,我们先吃……等他来了再点就是了……”

“我没意见,早就饿了呢。”洛如猛点头,脸上笑成一朵花。

“真是奇怪耶,怎么从认识你到现在,你是怎么吃都不会胖的,而且还总是嚷嚷着饿……”小鱼双手托腮,看着面前的洛如,她现在的身高不会又增加了吧。

“可不是啊……我整天都发愁我怎么吃才能增肥呢……”洛如故作苦恼的说道,突然可怜兮兮的皱着秀气的眉毛,“怎么办啊……我现在已经身高到一米七三了……哎……这样下去,怕是不好找男朋友叻……”

“晕啊……”小鱼差点没把口中的饮料喷出来。

“你是存心刺激我们俩啊……”无双和小鱼很一致的“谴责”正在自怨自艾的洛如,“真是呢,看看你的条件,放心吧……怎么着,也是会有人排队追求你的……整天打击我们……呜呜……”

洛如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柔顺的长发,总是轻声细语的说话,整体形象就是一特别有气质的靓丽温柔女子,当然某人也承认了温柔这个词其实并不适合她,不过既然给别人的第一印象是温柔,那怎么也是要好好保存的,其实她脑子里稀奇古怪的整人点子不亚于无双那暴力女。(小鱼举手:这点我绝对赞成,因为我曾经也是受害者……星夜点头:可不是啊,那情书就是洛如冒名写的,写了后她就跟没事人似的去旅游了,害我白白欢喜一场……洛如竟然理直气壮:我是很好心的啊,想要撮合成一对好姻缘啊……再次声明,我不是去旅游了,是确实有事情必须突然走的,你们以为我愿意错过看好戏的机会么?众人闻言皆倒……)

“呵呵……星夜那家伙终于来了……”洛如笑呵呵的说着,“迟到了,那这顿要他请客……”

“嗯嗯,同意哦……”虽然是发誓过要当他好朋友的,但听到他来了,小鱼心中还是雀跃不已的,只是她控制自己不要笑的太白痴。

“咦……怎么还有一个人?”无双看着窗外惊讶道,又转过头来看看小鱼。

“看我做什么?”小鱼莫名其妙,只好随着无双的视线看去,果然刚到的星夜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孩,莜地心中的喜悦没了,有种难言的苦涩浮上心头,尽管面上还是在微笑着,“看来我们是有新的朋友认识了……”

“颜……”无双和洛如担忧着看着小鱼,轻声喊着她的名字。

“怎么了?”小鱼给了她们俩一个大大的笑脸,“我没事,放心嗯……你们忘记我说过的话了么?”

无双叹气道:真是的,也不提前说声要带旁人来……”

星夜进来了,一个留着俏丽短发的女孩跟在后面,二人脸上显现着甜蜜。

待二人来到餐桌前,小鱼三人顿时跟没事人似的,脸上都堆满了欢迎的笑容。

“要你们久等了啊……”星夜灿烂的笑着,在灯光下,小鱼忽然觉得他那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很刺眼。

“没关系,我们也是刚到没多久的……”洛如笑笑。

星夜很细心的先帮助那短发女孩把椅子拉开,等到那女孩坐好后,他才坐下。

“怎么?星夜你也不介绍一下啊……”无双看着对面的女孩,问着星夜。

女孩很可爱,眼睛大大的,一直都是在略略羞涩的微笑着,小巧的嘴边有浅浅的酒窝。

“嗯……现在就准备介绍呢……呵呵……”看得出,星夜打心眼里幸福的,他蛮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自豪。

“这是真真……”星夜介绍着这女孩,“是我的女朋友……”说到这里,星夜和女孩不由的相视一笑。

“你们好……很高兴认识大家哦……”女孩甜甜的说道,声音清脆。

“真真好……我叫做无双……这是洛如……”无双热心的介绍着。

“这是……小鱼……”星夜接着说,声音稳稳的,一脸平静的做着介绍,“我们从上学时就是好朋友的……”深邃的眼神中瞬间闪过一丝不易被人发现的尴尬,他转而躲开了小鱼的眸子。

唉……至于么,都过去几年了……小鱼心中暗暗叹道,怎么,怎么男生比女生还小心眼啊,切……我还不稀罕看你呢。

不过倒是很喜欢眼前这女孩,可爱单纯,小鱼心中的阴霾随着真真的笑颜而渐渐散去,随之是真诚的微笑。

这次自然是星夜请客的。

真真从此也是每到聚会都和星夜一起出现的,小鱼无双洛如都是和真真相处的很融洽,彼此都是非常喜欢对方的。

真真是一所幼儿师范学校毕业的,比小鱼她们小一岁,今年才18岁,星夜是要比她大上2岁的,今年也不过才20岁。所以无双没事就常常取笑她和星夜算是属于早恋。

每当这时,真真就会红了脸,然后就会撒娇着:“颜姐,洛姐,你们看看,双姐又欺负我了呢……我和星夜哪里算是早恋啊……都毕业参加工作了的……”

而星夜常常是看着他的小公主开心的笑着,眼光也会不经意间扫过小鱼,与她的视线相对几秒,再移开。

正文秋去冬来

夏天来了又走,秋风瑟瑟,冬天最终还是到了。

“我最不喜欢冬天了……好冷啊……”窗外静静的飘着雪,周六的上午小鱼躲在被窝里和无双通着电话。

“颜……我问你个事情,你说实话啊……”无双在电话那边问着。

“嗯……你问……”小鱼无聊的打个呵欠,摇摇头笑了,这个丫头啊,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

“你是不是还喜欢着星夜啊……”

“咳……你怎么又问这个了……拒绝回答……”丝丝冷风通过窗户缝钻了进来,被风一吹小鱼清醒多了。

“你以后可不要再乱说了啊,人家现在可是有真真了……”说到这里,小鱼不禁微笑,真真那女孩真的很可爱,“星夜……至于星夜,那就让他过去吧,很是希望真真和星夜能够永远幸福和在一起的……”她悄悄的在心中说道。

周五,聚会。

“哎……怎么今个真真他们还没到啊……”洛如百般无聊的打个呵欠,伸伸懒腰,“我可是等得不耐烦了哦……”

“是不是像上次那样,和星夜的父母出去吃饭了啊……”打呵欠果然是会传染的,无双终于也忍不住了,在这个暖暖的小店中,很是容易犯困的。

小鱼仿若没有听见这俩丫头的话,双眼闪闪发光的直直盯着火锅中翻滚的蔬菜,“我饿了……”

咣当……旁边俩人做晕倒状。

“怎么了?”小鱼眨眨眼睛,很无辜的继续说道,“我就是饿了嘛……”

说罢,自顾自的就开始动筷,大有不吃饱不罢休的气势。(众人:怎么怎么,你们这样吃,就不怕体重会超标啊……还每周都聚会。切……真真双双洛洛包括小鱼都是不屑一顾:羡慕了?哼哼……我们天生好运,是不会变成胖胖滴……)

其余二位无奈的对视一眼,决心也不等待了,要不好吃的东东可是会被小鱼一个人吃完滴……

“嘀嘀”正吃的不亦乐乎,无双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

“和家人吃饭不能来,抱歉啊。”无双看着手机一字一字的念道,眉头轻轻的蹙起,“哎……那就意味着也见不到真真了呢……”

“果然是这样……啧啧……又放我们鸽子呢……”洛如摇头笑道,转而视线又转到闷不作声只是喝水的小鱼身上,“只怕是某人又要失望了呢……”

“呜呜……我说洛啊……能不能不开这玩笑……”直到撒娇似的细语从小鱼口中说出,洛如这才停止了一脸坏笑。

“咳咳……是颜你太敏感了啊,洛如可是说的某人,没有说出名字滴……”无双挑了挑眉,开始狡猾的笑起来。

真拿她们俩个没办法,哎……小鱼哀哀的叹气,这就叫做遇友不淑啊。

正文喜欢的那首歌

真真是个很乖巧的女孩,从星夜眉飞色舞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他有多幸福。而且每次吃饭他们两个都是一直话语不断笑声不断,很亲昵的给对方互相夹菜。

尤其是星夜打心眼里宠着真真,留心着她的所有爱好,每次出来玩都是很细心的点着真真最爱吃的菜。冬天时,为了怕真真着凉,每次饭后出门之前,都要先帮助她把厚厚的围巾围上。

“我们去唱歌好不好啊?”一次饭后,无双忽然的提议。

此时又一年的春天到了,小鱼属于敏感性的体质,不小心皮肤又过敏了。其实这次她不想出来的,脸上都出了那些小红斑,实在是影响外观,可是洛如死活都是要拉着她出门。

“双双,我不想去了……这样好了,你们去玩,我想先回家了……”小鱼考虑了一下,拒绝了。

“啊……颜颜……你不去多没意思……不要回家啊……还早着呢。”没等其他人发出异议,真真就急急的抱着小鱼的胳膊,开始挽留。

“就是啊……走拉……”无双嘻嘻笑着,就从坐位上起身。

“洛如……”小鱼转头求助另一个好朋友,看到洛如也是笑着摇头,她明白彻底是失败了。“呜呜……真是的,明知我是最不能抗拒真真的请求的,你们还都不帮忙劝。”心中无比幽怨的想着,来不及再发出抗议的声音,就被真真给拉出门外了。

“颜颜喜欢那首歌啊?”真真娇憨的声音响起,她总是爱这样喊着小鱼的名字;而小鱼也很喜欢她这样称呼着自己,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无双和洛如这俩丫头正拼命抢着声音效果比较不错的那个话筒。而星夜就坐在真真旁边。

“呃…我喜欢勇气……”小鱼笑笑,看着有如精灵般的真真欢快的翻着手中的名单,目光有些不自然的扫过星夜。而星夜,自然是一如既往的眼神随着真真的身影转动,丝毫没有感觉到小鱼的目光有扫过他。

“不管,不管啊,我要先唱……”无双抢到话筒就要准备,包中的手机却开始铃声大作。“啊……真讨厌……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有电话打入嗯……我去外面接电话……”无双皱皱眉,只好不情愿的把感觉最好的话筒递给一脸得意的洛如。

“你好……哪位?”无双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显得柔和,尽量不表现不耐烦。

“我啊……哼,我走了一年多,你就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啊?”锋充满嘲笑和不满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进无双的耳中。

“锋?真的是你啊?哈哈……你小子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无双欣喜的说道,“我们几个正在一起唱歌呢?怎么样?要不要他们来和你说说话?”很意外啊,这家伙只是在初走时给她来过几封不常不短,淡如开水的信,以后就再也没写信过来。

“不要了……改天再说,省得说起来没完,浪费我电话费……”锋连连拒绝,“怎么?有没想我啊?”

“有啊……嘿嘿,想揍你……”无双嘻嘻哈哈的说着,“嗯,对了啊,告诉你个消息,你的死党星夜可是交了女朋友咯,很可爱的妹妹哦……”

“啊?真的啊?是不是小鱼?”锋在那边坏笑着,“我早就说了,星夜对小鱼还是喜欢的……”

“去去……不是,我们家小鱼现在和星夜只是纯洁的友谊关系啊……”无双叹息着,脸颊鼓鼓的,“若是倒真的是不错的结局,可惜不是,这女孩叫做真真,不过和星夜很相称呢……”

“哦……失望,我还以为是小鱼呢……”锋呐呐的说着,语气明显低落,“无双,你现在呢?有没男友?”

“男友?”无双摇头,听着锋的声音不知怎地眼前就开始浮现他以前的一举一动,哎……我乱想什么啊…无双甩甩头发,把锋的身影从脑海中抛掉,“咳咳……哪里有啊……”

“真的?”可以感觉到锋这个白痴在电话那边开始傻笑,不禁颇有火气:“笑什么?哼,怎么你在笑话我找不到男朋友还是怎么?想我揍你啊?”

“不是,不是……”锋的笑声加大,却又嘎然而止,接着很认真的说着:“无双,我可不可以做你的男友?”

“啊……咳咳咳咳……你小子真的欠揍啊?开什么玩笑……”纳闷了,无双都想发狂,这家伙一定是疯了,虽然无双有时也是这么想来着,可是也只是想想,并不觉得有可能啊?因为锋总是挨自己的揍,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她啊?

包间内。

“洛如,无双怎么还没回来?”小鱼悄悄的推推正投入唱歌的洛如,不过预期中的没反应,哎……对于投入唱歌的人来说,这个时候还是唱歌最重要。

“你唱吧……”小鱼起身,又转身和星夜他们交代着:“我去看看无双……”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开什么玩笑?”这时的无双有点气急败坏,她朝着手机喊道。

正好小鱼听到这句话,看到这一幕,等了等,见还没结束的继祥,只好好心的提醒她:“无双?你讲完没?怎么一直不进来?还唱歌不了?谁的电话啊?”

“哼……是锋的……那家伙果然人如其名,是个疯子……”无双极为不满的说着,话筒中传来锋有力的辩论:“再声明一次,我不是疯子,喜欢你有什么错啊?若是喜欢你就是疯子,那我就是好了,反正也是为了爱你……”

“呜呜……我要挂了……你真过分,刷人也不能这样!”满耳的爱不绝口,听得无双只想哭,是那种无奈的要晕倒的哭,她随手就将手机关掉。

“爱你?”小鱼的耳朵听力可是一流的,她促狭的笑笑,“哦……哦……无双你不老实?原来是锋的求爱宣言啊……呵呵……早就觉得你们俩个不正常了……”若真是这样,那可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

“不是拉……”无双满脸通红,连连摆手,“哎……他是无聊发疯才乱说的……”话虽这样说,不过心中还是蛮甜滋滋的。

“切……我要信你才怪……走了……进去……”小鱼无奈的翻翻白眼,心中暗笑,看来好戏要上演了呢。其实无双根本就是喜欢锋的,只是她一直不承认罢了,不然锋当兵走的时候,她干吗哭得跟泪人似的。

正文“第一次”

包间内,换做星夜在唱着光良“第一次”这首歌,“……是我自己想的太多,还是你也在闪躲?如果真的选择是我……”深情的歌声,很明显是唱给正托腮专注看着星夜的真真;而洛如这个大电灯泡躲在黑暗中不停把玩着手机,似乎并没有认真的在听。

刚进门的小鱼听到这首歌,不由一愣,随即感觉到心哗啦一下揪得紧紧:“第一次……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却是这样……”难言的苦涩涌上来,小鱼轻轻摇头,想要把这突如其来的不舒服赶跑,心底却有个声音不断的在徘徊:“不是早就放下了他么?不是早就放下了么?那就不要再乱想了,他幸福快乐你就应该开心啊。”

“喂……小鱼,你怎么还愣在门口啊?快过来,我唱歌给你听。”刚抢到话筒的无双兴奋的大叫着。

“啊?嗯……我想在门口吹吹风的,就过去,你先唱吧。”回过神的小鱼急忙掩饰着自己的心事,随便找了一个藉口搪塞过去。

“颜颜,快来啊……”真真在招手,脸上挂满了纯真的微笑,“和我坐一起。”

没办法,真真这个女孩就是这样的可爱,小鱼早就说过,她最不能拒绝的就是真真的要求。从第一次见到真真起,感觉就和她好投缘,两人的爱好兴趣都相似,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

“好啊。”小鱼点头,在真真和洛如中间坐下了。洛如这家伙旁若无人的还在噼里啪啦按着手机。

“洛,你在做什么啊?怎么也不唱歌了?”小鱼好奇的歪过头看手机,谁知洛如拿着手机竟然巧妙的躲开了,嘴里还嚷着:“不许偷看,不要你看……”

“啊……”换做小鱼目瞪口呆了,她本来就属于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那一类型,“为什么不要我看?难道你有什么秘密么?哼……我偏要看,偏要看……”

“就是哦?洛洛你在玩什么啊?我们看看啦……”正和星夜在悄悄耳语的真真听到小鱼的嘀咕,一时好奇心大起,也转过头来凑着热闹。

“这个……没……没什么了,我只是在玩游戏了……”洛如竟然有些语气结巴的说道。

没看错吧?小鱼揉揉眼睛,昏暗的灯光下,洛如的脸可是有些微微发红的,神态也甚是不自然。

“游戏啊……是不是俄罗斯方块?”真真的兴趣来了,她兴致勃勃的问着略显尴尬的洛如。

“呃……嗯……是啊……真真也喜欢玩这个?”

虽然不知洛如今天的表现为何有些不正常,但是小鱼决定还是不要再继续问下去了。很明显的,洛如是不想说啊,什么游戏啊,纯属借口的。不过她若是想说,到时自己是憋不住话会全部倒出来的。小鱼轻轻的一笑,就再也不过问了。

旁边的旁边就是星夜,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轻微呼吸。不知无双唱的歌叫做什么,只是觉得很好听的旋律,在音乐声中,小鱼任由自己的思想漫无目的的飞舞着,飞舞着……

不知从何时开始,小鱼习惯性的活在自己筑起的城堡中,内心深处自卑在不断盘旋着。告诉自己一千遍一万遍星夜是自己的朋友,二条平行线是永远也不可能有交汇的那一天,所以只能这样保持朋友的状态。对于小鱼来说只要能够远远的看到他,能够和他面对面的微笑,谈天说地,她就已经是快乐的不得了。曾几何时,这样的梦想都没敢奢望会变成现实,然而,梦想已经是现实了,那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

这夜,细雨悄然而落。

辗转未能成眠的小鱼脑中却浮起了这么一句:我欲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镜湖。

难道不是么?

梦中,只有梦中,才能实现我的梦想吧……小鱼翻个身,不知不觉中泪水已经滴湿了枕巾。

暗恋的代价就是这样,永远没有办法得到对方的回报。无论快乐也好悲伤也好,都是为着他一个人的,可惜他却是永远不会知道,有个女孩会为他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