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11章 正文 灿烂心情

  • 书名:我很想爱他
  • 作者:呃小鱼
  • 本章字数:1.3 万
  • 更新时间:2014-04-07 20:41:31

五月的阳光是灿烂无比的,包括心情。

在星夜的提议下,大家决定周六去郊外爬山,也好缓解一下整天忙碌的工作所带来的压力。

小鱼从来没有去问过星夜的手机号码,只知道他家里的,但是也很少很少打。所以,只要每次是星夜建议去哪里玩,都是由洛如或者无双再转而通知她的;而星夜在这件事上倒也是和小鱼极有默契,他也从未去主动问过小鱼的手机号码。

照例,这次是洛如发短信告诉小鱼:周六上午9点左右去星夜的家里集合,不许迟到,不许不来,否则哼哼……洛如的威胁短信很有效,于是,在周六的上午小鱼乖乖的准时到达。其实她不想去,不知怎地最近总是想躲着星夜和真真,心里极其不情愿看到星夜。在经过了半夜的内心挣扎后,为了避免被洛如念叨,也为了想把自己内心那个躲避两人的念头推翻,证明自己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就怀有那么一点悲壮的心情前去集合了。心里还是多少有点想看到星夜的吧,尽管不承认,唉……真是矛盾的很,一路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不断想着事情,竟然可以安全的骑着脚踏车到达星夜的家门口,小鱼还是有些佩服自己的。此时站在星夜家门外,小鱼先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及衣服,然后忐忑不安的按响了门铃,心中还在保佑着,希望她们都已经比自己早到了。

“哪位啊?来了……”院中传来星夜熟悉的声音,小鱼心一紧,开始狂跳。她努力使自己平静:“我,小鱼……”

“哦……”门已经打开,星夜站在小鱼的面前,脸上有着淡淡的微笑,“就属你准时的,她们都还没来……先进来吧。”说罢,侧身让小鱼先行过去。

“啊……竟然……我先到,汗……”听到星夜接下来的话,小鱼呆了一呆,然后心中颇有些茫然,这样,怎么办啊?我该和星夜说些什么?那最好是他父母有在家吧,那样就可以不那么别扭,很少和星夜有单独面对的时候,而且看见他她心里就会不由的心慌和紧张,外加手心直冒冷汗。小鱼一直都在努力的克服这个毛病,可惜的是几年过去,这个缺点竟然还停留在原地不动,没有丝毫改进。

“小鱼来了啊……呵呵,你爸妈最近好吗?”真是幸运啊,小鱼心中小小的感动一下,原来星夜的父母都在家,和她打招呼的正是刚从餐厅出来的星夜的父亲,他母亲随后走出。

“伯父伯母好。”小鱼礼貌的鞠躬问好,心中也不是那样紧张了,她甜甜笑着,“爸妈最近还常常提起伯父伯母的,说是有时间要坐在一起聚聚的。”

其实说起来,也是在上中专和星夜成为同学后才知两家长辈原来彼此都是认识而且在一起不错的朋友。以前小的时候,小鱼就见过星夜的父母;而星夜同样也是,只是两人没见过罢了。后来,和无双她们来过几次星夜的家,见到他父母才知晓的。事后还被无双和洛书取笑,说是什么看看星夜的父母见你多亲热啊,你以后有机会的……当时,小鱼也是晕晕糊糊的打心眼里乐,不过,在现实的残忍下很快就清醒了,和星夜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冷淡样子。

“呵呵……好,好,回去告诉你爸妈,约个时间出来吃饭……”星夜的母亲朝着小鱼微笑,“你们先聊天吧,我和你伯父有事情要出去了……”说罢,转身看着星夜的父亲,“那我们走吧……”

“啊……要走?不要啊……”小鱼心中暗暗叫苦。

“星夜,你怎么没端水果啊,快去……对了,你们去爬山要小心!”星夜的父亲不忘交代着注意安全之类的话语。

“嗯,知道了。”星夜边答应边去餐厅端水果盘。

“哎……看你,他们都是大人了,你就不要一直担心啊……星夜,要好好招待小鱼……”星夜的母亲嗔怪道,然后又对小鱼微笑,是那种很慈祥的笑,“小鱼,别客气啊,来这里就和自家一样”看着小鱼点头答应,两位长辈才满意的笑笑,就一前一后的走出门了。

“伯父伯母,慢走……再见……”在别人家里,更是要礼貌的,小鱼随即跟着走出门外,和两位长辈道别。

“嗯,回去吧……”星夜的父母都挥挥手渐渐的远走了,直到看不见两位长辈的身影,小鱼才转身进院子。

坐在沙发上,小鱼不知所措的僵直着身子,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握着,眼睛不知该向哪里看。空气仿佛凝固在这平静的空间里,沉寂的有些让人喘不过气。

水果放在玻璃茶几的中间,星夜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手中拿着遥控器,终于将电视打开。电视里喧嚣的声音响起,小鱼暗暗松了口气,沉默真是可怕啊,看看时间都已是9点半,不由的心中抱怨:“怎么还不来?她们今天这是怎么了?”

“嗯……对了,你吃水果,苹果好吗?”搜索了一遍电视节目,星夜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礼,有些尴尬的递给小鱼一个红苹果。

“呃……谢谢……这个……她们怎么还不来?还有真真,你不用去接她么?”小鱼接过苹果的同时鼓起勇气吞吞吐吐的询问着星夜。

“我也不清楚,说的是九点的,她们会不会去买爬山带的零食和水了?”星夜猜测着,然后又说道,“真真不用我去接,她说一会就自己来的……哦,对了,今天还有我的几个同事和咱们一起去玩的。”

“哦……那我现在给她们打个电话催催。”放下手中的苹果,小鱼就去背包里翻手机。

“呵呵……在家里,还用得着手机打么?浪费啊……”星夜眼中的笑意比刚才是明显多了,他轻松的说着,“你先吃苹果吧,我用座机打……”

没想到星夜倒是懂得细节上的节省啊……小鱼放下手机,心中偷偷窃笑着,星夜真是个仔细的男生。

“嗯嗯……好,你们快来吧,小鱼早就来了……”星夜拨通了无双的手机,脸上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微笑。

趁此机会,小鱼开始四处打量星夜家的客厅布置。看得出来,星夜的母亲很会收拾家的,整个看起来都是干净异常,窗几明亮。虽然就那么几件常见的家具,但是摆放的井井有条,令人一眼看上去就会觉得身心舒服。

正文高兴和欢乐

“你家收拾的真干净,感觉很好,呵呵,比我家强多了……”待星夜放下电话,小鱼由衷称赞着。

“还好,一般吧,呵呵”

“……”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不咸不淡的说着话,直到大家都陆续报到。等到出发时,已经是10点了。

天气非常的清朗。

大家的欢声笑语几乎能把车子顶盖掀起,开车的司机是星夜今天来的三个同事之一。

“哗……看见山了……看见了……”无双指着车窗外开心的大叫着。远处,山的青色身影若有若现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市区距离山区不是很远,开车一般都是半个小时左右就到。山上有水库,也有最近几年开发的旅游景点,一般大家闲暇了,都是会来这里游泳爬山和去山脚下的小河里捉螃蟹玩的。小鱼他们从小到大总是一年中要来山里玩一两次的。

每次站在山脚下,小鱼都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只是每当奋力爬到了山顶,迎面吹着风,俯览着山下的景色,尤其是不远处如蓝色明珠般的水库,她总会觉得心底最柔软处被轻轻拨动着,使得她莫名的有流泪的冲动。

车子缓缓的在山路上小心的行使着,不一会儿就到了水库的大坝上。

“到咯……都下车吧……”司机停稳了车子,招呼着大家。

“星夜,你看那边有小亭子呢……”真真扬起手指着对面小山山腰上的小亭子对着身边的星夜说道,阳光照在她光洁的脸上,眼睛笑成一弯新月,她亲昵的挽住星夜的胳膊,“我们去看看好不好啊?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呢。”

星夜点点头,脸上是宠溺的微笑:“那也是要征求大伙的意见啊……”他顿了顿,就朝着正准备往水库下面走的大家喊道:“咱们要不要先去山上的那座小亭子里参观参观?”

“小亭子?好啊……我也想去看看呢。”小鱼闻言停下了脚步,语气颇有些兴奋,她询问无双和洛如,“我们都去好不好?再说站在山顶上的感觉该是多么惬意啊……”

“可是,可是,人家很想去水库边坐快艇的……”无双撇撇嘴,视线直直的看着远处水面上驰来驰去的快艇,不满的说道。

“哎……不要这样啊,咱们先去爬山,一会下来大家一块去坐快艇,那样安排的多合理……”洛如浅笑道。有时候的无双也就和小孩子一样,需要小鱼和洛如耐心哄着的,或者外加威逼利诱,不过一般利诱的成功率比较高。

“嗯……这个……”话虽然有些迟疑,但无双的脚步并没有停止。

“这个什么啊,走吧,明天我请你吃冰淇淋好不?”看着无双思想上有些松动,小鱼趁机开始用无双最喜欢吃的冰淇淋来诱惑她。

“真的?要选我最爱的啊……”果然,听到请这个字,无双立刻睁大双眼,嘻嘻笑着,“成交……”(无双:真是笨呢,哼哼,其实我也喜欢去爬山的,不过是为了要欺负你们俩个才那样子滴……多好,还能吃上免费的冰淇淋,真是痛快呢。某颜某洛闻言均翻白眼,装作晕倒状……至于么……)

星夜的三个同事也都没意见。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同龄人,自然是没有什么隔阂的,用不了多大会,彼此大家之间都熟悉的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在一片笑声中,大家站在了那座亭子面前。此时正是花草树木恢复青翠之际,满目的郁郁葱葱,看到眼里着实是轻松。

“小心啊……台阶有些陡,来,你们都慢些……”星夜敏捷的先跳过台阶,将等候的真真小心翼翼的扶了过去。

这山的高度很低,又是在半山腰,而且这山路边处多恰好多出了一块岩石,于是就顺着山势建了座小亭子。不过这样一来,路与台阶之间就不是那样的平坦,有着拐弯,过得时候必须小心些才不至于扭到脚。

洛如和无双先行过去,她们在走过那最后的一个台阶时,星夜就站在亭子里面伸手拉上她们一把。

然后是星夜的一个同事,高高大大的一个男生,他自然不用星夜的拉扶,就很轻快的走到亭中。

“小鱼,快点啊……”洛如和真真无双朝小鱼招手,催促着。

刚眼看着星夜是很细心的伸出手扶了她们过去的,小鱼心中竟然有些许小小的期待,那样的话,不是自己就能和星夜牵了一次手么?想到这里,心中还是有点羞涩和不安:“小鱼啊,你真的不该有这样的想法的。”

“嗯……就来了啊……”小鱼强行将自己脑中的不良念头抛开,甜甜的应声着。

一步,两步……小鱼走到那最后的台阶,却没有预料中的一双手伸出。她心中咯噔一下,这个台阶角度真是建造的有问题,没有谁拉住她,扭到脚可就惨了。

没有想到的是,星夜原本伸出的手已经不着痕迹的收回了,而小鱼则是手在半空中尴尬的停留。时间就仿佛在那一秒定格似的。

小鱼霎时觉得心中委屈的很,感觉冰冷冰冷的,她是实在没有想到星夜会是这样的。小鱼扪心自问,这几年来并没有碍着他什么事的,可为何他总是看自己不顺眼呢?一股火气在身体内不断的盘旋加大,小鱼使劲的咬了咬嘴唇,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的星夜,两簇怒火伴随着疑问在视线中跳跃着。星夜不敢看着小鱼,悄然的扭过头去看远处的风景,装作没看到小鱼那伸出的手。

小鱼感觉胸口一阵微微的刺痛,她收回目光,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台阶,正欲抬脚,一双手冷不防从旁边冲了出来,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小鱼愕然。

“星夜你也真是的,没看见小鱼走过来么?”说话的是那高个的男生,他埋怨着星夜的同时又朝着小鱼微笑,“你慢些,我拉住你……”

这个时候,无疑是雪中送炭,小鱼看着面前那大大的笑脸,心中温暖了许多,她连忙道谢:“谢谢你……”

星夜或许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是过分了点,他如梦初醒般掩饰着自己的慌乱和不好意思,“咳咳……真是不好意思啊,没看到小鱼你走过来的,呵呵……”他脸上快速的调整到若无其事的样子,干笑几声。

“哦,没关系的,呵呵……”连小鱼自都意外着自己的表现,她竟然也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并且还能继续保持着灿烂笑靥甜声回答。在其他人看来,表面上他们两个像是在谈笑风声,可星夜心中的尴尬内疚和小鱼的冰冷茫然却只有他俩最清楚,这本就是一瞬间的反应而已。

是的,但看到星夜眼中一闪而逝的冷漠和收回的手时,小鱼那刻的心情是苦涩酸痛无比的,如同寒冰刺骨一样的痛,随之是麻痹。她甚至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爬山要来聚会要来自讨苦吃自找没趣。本想什么都不管自己独自离开的,可还要顾虑到自己的好友们,只能控制住不要眼泪流下来,继续维持脸上的笑容。

“小心……”随着那男生的轻呼,小鱼没有后顾之忧的进入亭中。

正文涨红的脸

经过星夜的身边,眼角的余光可以瞥见星夜微微涨红的脸,小鱼暗自叹气,就看也不看的朝着里面那三个正叽叽喳喳看风景的女孩们走去。

“哎……若非是我们只顾着四处看风景,也是可以拉小鱼你过来的……”知晓是星夜的同事及时拉了小鱼一把后,洛如,无双,包括真真都异口同声的说道,温暖的话语让小鱼觉得心中的那块冰渐渐融化了。

“星夜真是的,紧要关头竟然去看风景,都怪他不好,没看见你……颜颜你不要生气,回头我帮你教训他。”真真娇嗔的埋怨道,同时狠狠地瞪了瞪她身后的星夜,然后用眼神警告着一脸尴尬的他。

“没关系呢,真真,就不要埋怨星夜了,想着他也不是故意的……不过还真是要感谢小光的。”说到这里,小鱼不由转头和站在一边的那高个男生叫做小光的点头微笑。那男生看到后,就调皮的冲着她们做了个鬼脸,摇手示意不客气。

小鱼看着那怪怪的鬼脸,噗哧一声忍俊不住的开始随着大家哈哈大笑,心中的那片乌云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午,大家都是玩得再开心不过了。

在清澈见底的小溪,几个人如同孩子般将裤腿挽得高高的,在溪边或者溪中的鹅卵石下面翻找着小螃蟹。

只有星夜一个人躲得远远的,站在岸边拿着钓鱼杆在像模像样的钓着鱼。阳光洒在他过于平静的脸上,眼睛专注的看向水中。

对于小鱼来说,星夜永远都是个无法琢磨透彻的人,从来都不猜不透他在想着什么。不同世界的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一道无法横越的深壑;往往就是,虽然站在心爱的人面前,却总是感觉是那么的遥远,明明看起来唾手可得,却最终如同镜花水月般的虚渺和无奈,怎样也触摸不到。

暮色渐浓时,大家踏上了回家的路。

来时装着食物饮料的便利袋已经被这次出游的战利品,十几个小螃蟹和小鱼代替了。

回到家中,已经是近7点。

大伙都说要去街上吃饭,小鱼推说头疼,费了一番解释才得以通过批准,自个骑着脚踏车回家了。

虽然下午玩得很尽兴,但那场小小的风波却已经将小鱼心中狠狠划上了一道很深很深的伤口。她完全不晓得以后要用什么态度来对待星夜,这个不知不觉中不断伤害着自己的人。同时,也打击并加重着小鱼本来潜意识里就存在的自卑感。

“小鱼你吃饭没?”听到门响,妈妈从厨房中探出头来问着刚进家门的小鱼,“饭就快做好了,你若是饿就先吃点饼干。”

“不用了妈妈,我吃过饭了……”小鱼有气无力的撒了一个小谎,实在是不想吃任何东西,心里一直都是满满的,一点点的食欲都是没有的。

“抱歉妈妈,和你撒谎真是对不起。“小鱼在背后悄悄的划了一个叉,在心里充满歉意的对妈妈说道。

“我好累哦,先去洗澡了……”说罢,就径直的走向洗澡间了。

站在喷着温热水丝的淋浴头下面,绷了紧紧一天的神经终于松懈了,松懈的连一直都以为筑得很坚固的心灵城堡都在这一瞬间崩塌了。小鱼忽然感觉好累好累,她疲倦的蹲在地上,任水声哗哗的响着,洒落在身上。她将头深深埋在双臂间,肩膀遏制不住的不断耸动着,牙齿在紧紧咬着下嘴唇,努力压抑自己哽咽的声音,终于泪开始无声息的在脸上肆意横流着,咸涩的泪水混合着水流到嘴里,流到心里,那样那样的苦。

好久以来,这样的感觉都没有出现过了。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如此的委屈和自卑过。此刻,星夜在她的心里,和一个面目可憎的魔鬼差不多,可脑子中还是挥不去他的身影。“真是没用,人家都对你那样了,你还能期盼什么?还想欺骗什么?”想到这里小鱼猛然清醒,站起身来,拿过毛衣使劲擦着脸上的水珠,很是为这样的想法生自己的气。

周一,中午准备吃饭的时候小鱼才发现手机有一条短信。

“有时间给我个电话。无双。”退出短消息,小鱼立刻按无双的号码。

“哦,你好……无双,是我啊……”接通了电话,小鱼轻快的说着,“有什么好事找我啊?”

“嘻嘻……当然是好事情咯……”无双在电话那边暧mei的笑,“想不想知道啊,和你可是有关系啊……”

小鱼轻笑,这个丫头总是爱神神秘秘的,不过倒是被她成功的挑起了好奇心的,什么叫做和自己有关啊?好像这几天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吧……心中正在揣测着,不等开口问出,那边的无双就直直的说了出来:“不卖关子了,这事和你有关,本就是要告诉你的,就是那天星夜的三个同事之一的小光……”

“小光?”小鱼讶异,怎么和他牵上了?

“对啊,就是他呢……事后才知道,是星夜想介绍你们俩个认识最好是发展成恋人关系的……你说这是不是和你有关啊?……”无双后面继续有说着什么,小鱼没有仔细再听下去了,心头莜地一阵发紧,闷得似乎要无法呼吸,只是觉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荒谬和可笑,星夜这好心怎么可以这样滥用?小鱼茫然的无所适从,那种侵入骨髓的寒气又浮起。

“嗯……这样么?那么……”小鱼稳稳情绪,总算是将早已分神的情绪拉了回来,“无双你为什么要告诉我?难道是星夜要你转告的么?这样的话,那就转告星夜,就说小鱼只是将小光当作一般朋友的,请他再找合适的人选介绍给小光好了……”

正文心情好糟糕

“啊?啊……小鱼你真的要我这么说么?”可以感觉到无双在那边满脸的不置信,她甚至是在电话那边大声的喊道,“小光哪里比不上星夜了?不明白你为何总是放不下?他都对你那样了……其实说白了吧,那天咱们去山里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若不是洛如拦着,我是非要找星夜算帐的……”

“无双,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而且这不能怪罪星夜的,毕竟他有喜欢和不喜欢谁的权利和自由。”原来无双和洛如是看到了那天的场景,即使大骂他一次又能怎样?有些事情是永远都无法勉强得来的,小鱼的心情一下又坠入黑暗,变得极其糟糕,心中有太多的闷气需要宣泄,嘴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用着轻描淡写的语气和无双说着话。

“小鱼,我知道你那天一定是很难过……”无双的声音没有了刚才的生气勃勃,她艰难的吐出了这几个苦涩的字,声音也黯淡下来,“我们又帮不到你什么,只是希望你能开心。不过他那天也太过分了,就是朋友或者一般的路人在那样的情形下也是该拉你一把的……”

“无双,不要再说了,事情既然过去了,那就过去吧……以后不要再提起了。”小鱼打断了无双的话,继续着表面上的淡然,尽管心里想起就是痉挛似的疼痛与无奈,“呵呵,我现在该上班了,无双,我们改天聊啊……再见。”她不想再继续着关于星夜的话题,说了声再见就挂机了,这几天总是容易头疼,她揉揉发紧的太阳穴,重重的叹气。

看着饭盒中凉却的午饭,小鱼是一点也不想吃,顺手拿起旁边的盖子就紧紧扣住,推到一边去了。

心里很烦很烦,最近是越来越没有胃口了,“不晓得这样算不算是那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境界……呵呵”小鱼苦笑着自嘲,真是不用再去刻意减肥了啊,看看自己,是比以前更加瘦了。

任是脾气再好再无所谓的人,此时也是心中有着怒气的。“不喜欢就罢了,用得着星夜你来给我介绍男朋友么?从没有要求你怎么样,也知道自己是没有资格的,只是希望能够做成朋友就已是最大的满足……起码能够对待我像你对待其他的女生一样就可以了,不要总是故意作出针对我才那样的举动。”小鱼真的很想将心里的这番话统统的告诉星夜,要他不要对她再有任何的戒心。可是,小鱼为自己缺乏说出的勇气和懦弱而叹气心痛,而且她担心说出这番话,怕是两人之间连现在这样的朋友关系都不能维持下去。只能,慢慢的学会淡然,学会忽略……

初进入夏天的时分是小鱼最喜爱的。

从山中回来后,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在过去的这一个月里小鱼一直刻意的回避星夜,只要有星夜出现的聚会她都以种种的借口推辞掉了。任是无双和洛如怎么威胁都下定决心不去参加,反正最后她们俩个都是会体谅小鱼的。

晚饭后,小鱼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在这个月里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天晚上都是要看会儿专业书再睡觉的。

照例一杯水,一本厚厚的书,打开台灯,小鱼正预备在书桌前坐下,不料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不是洛就是双……就她俩会这个时候找我。”小鱼小小声的嘀咕着,看都没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就接通了。

“你好……”小鱼漫不经心的说着,视线并没有离开书本。

“颜颜你好……我是真真。”话筒里传来的正是真真那娇憨的清脆声音,只是……小鱼下意识的感觉真真的声音里没了往日的快乐,有种隐约的忧愁在里面。

“呃……是真真啊?”没有想到打来电话的是真真,小鱼那懒洋洋的语气一扫而光,立刻打起了精神,“怎么?找我有什么事么?呵呵……”小鱼笑着,心中却暗忖,真真怎么想起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了?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嗯……好久没见到你了,很想颜颜你的……”真真欲言又止,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颜颜,我有点事想和你说说……”

“嗯?真真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我家人一直都是反对我和星夜在一起的,可是我也是一直都在坚持着不放弃的。”真真的语气更加黯然,她幽幽的说着,“我不也不知今天怎么了,就想和颜颜你说说心里话,抱歉,耽误你的时间了……”

“不,不,没有耽误,你和我说说心里话是信任我,相反,我还觉得……呃……荣幸……”从认识真真起,小鱼就着实打从心眼里喜欢真真,对待她像是妹妹一样的。本来想说觉得开心的,可真真此刻的情绪很低落,用开心未勉有些不时宜,只好临时用一个荣幸来代替。

“嗯,颜颜不觉得烦就好……可是,我决定要和星夜分手了……”真真后面的这句话无疑像晴空中的一个霹雳炸开,炸的小鱼有些茫茫然,简直不能相信这句话是真的由真真口中说出。

“啊?啊?为什么?真真你不是也说坚持不放弃的么?!”从余震中清醒过来的小鱼第一个反应就是急急的问道。

“我,我本也是不想放弃的……可是家人说得也很有道理,我们都这样年轻,以后的机会还很多……家人替我决定了,要等过了这个夏天送我去外地继续上学……”似乎听到真真在电话那边轻轻的啜泣着,“所以……要我在家好好的看看课本,更要求我和星夜断绝关系。”

听到真真带着哭腔的声音,小鱼的心瞬时揪得紧紧,沉默了一阵,不知该说些什么,想了想只有轻声安慰真真:“真真,若是你不舍得星夜,那样就是去外地上学你们也是可以继续联系来往的啊……还有,真正的爱情是不会因为任何事物的阻拦而消逝的。”

不知为何,小鱼心里总是希望星夜和真真能够真正的在一起一辈子的。或者是,只要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幸福快乐,自己也就开心了罢。若是真真放弃了星夜,那星夜会很难过很难过的,即使星夜是那样的对待自己,可也是不想他不快乐的。

“谢谢你颜颜,可是,可是我已经决定了,听从爸妈的意见,毕竟我想他们也是为我好……”真真在电话这头苦涩的摇头说道,“我知道我很没用,就这样放弃了和星夜之间的感情……可我宁可失去星夜,也不愿意失去我的父母……呵呵,颜颜你不知道,我爸妈以断绝关系来威胁我的……”

“真真……”感觉到自己眼中的水雾在逐渐弥漫开来,小鱼只说出真真的名字就再也无法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颜颜你是喜欢星夜的吧……我一直都知道,虽然你们都不说,但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出来了……”真真继续说着,正欲继续说下去,话却被小鱼打断。

“不,不是的,真真你不要误会,我对星夜没有喜欢的,从来没有……”小鱼吃惊于真真的话,她急急的硬着头皮违心的解释。

“不要解释了,我不会怪颜颜的,我知道你是很喜欢很喜欢星夜的……”真真轻轻的笑了,接着询问道,“颜颜,你们对我就像姐姐一样,我可以喊你姐姐么?”

“嗯嗯,可以,我一直都是把你当成我妹妹的……”小鱼点头答应,那种心酸的感觉随着血液不断的扩散。

“那么,妹妹对姐姐有个请求,你能答应我么?”

“呃……谁要你是我的妹妹呢?一定会答应的……”小鱼实在不忍心拒绝真真,即使可以想像得到真真给自己说着这些话一定是有所安排的。

“那么,就请颜颜你帮我多照顾照顾星夜吧……还有,你不要生他的气了,他是个小孩子的脾气……”真真说出的请求果然是和小鱼猜测的一样。

“真真,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但是照顾他的人不应该是我……”思忖了半响,小鱼不得不狠心的拒绝,“不过,真真你放心,我不会也没有生他的气的……”

“颜颜,不管怎样,我是很希望你能够和星夜走到一起的……是真心的希望……”真真无比真诚的说着,“我清楚,我和他是再也不可能了……心很痛,可是却很自私的希望星夜不要去选择我不认识的女孩……还有他对你态度冷淡,可能也是因为我在一边,他怕我误会才那样做的……你就不要怪他了……”

“呵呵……我没有怪他那样对我的,毕竟两条平行线是永远也不会有交叉的那一天的……真真,你明白么?我和星夜就像是两条平行线,有距离的平行着无限延伸着却终不会有汇合的那一天……”说着说着,小鱼鼻子一酸,泪差点落下,她努力要自己的声音平静,继续淡淡的说道,“真真你猜的没错,是,我是一直都喜欢他,可我们却是只能做朋友的……你看,现在的生硬关系其实是连朋友都算不上的……”

“嗯……我明白了……那颜颜以后要想我啊,还有不许和我不联系。”真真细细的思虑了一会,就放弃游说要小鱼多照顾星夜的念头了。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的妹妹……问题是,你是真的决定要和星夜分手了么?”小鱼不想真真只是一时的冲动而再去造成日后的后悔,她再次的问道。

“是,颜颜,我决定了……”电话那边沉寂了半响,真真才坚定的说出答案。

“唉……”小鱼摇头叹道,也决定不再劝说什么了……

星夜,想起星夜,他还不知明天等待他的是怎样的伤心……挂断电话,小鱼再也看不进书了,关掉台灯,一个人坐在黑暗中看着窗外发呆。今晚的夜空中黑漆漆的,没有丝毫星光。

正文背背的早上

昏昏沉沉的做了大半夜乱七八糟的梦,直到妈妈敲着门喊道若是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小鱼才不清不愿的从梦中醒来,那个梦很美好,虽然记不得情节了,但是梦里那种幸福的感觉还在心中徘徊着。昨晚由于真真和星夜要分手所带来的泱泱不快已经被早上美好的心情给取代了。她自认为是个很容易健忘的人,那么多的不快,何必总是要记住?不如尽早抛开忘记为好。只会记得快乐的事情和别人的好处,其他的一切无关重要了。其实,她是没有办法的,只能选择努力的去遗忘,那样自己就会保持单纯的快乐。其实,她心里是清楚的,只是自己不愿意去承认,她是个选择逃避,不愿去勇敢面对问题的人,甚至是懦弱没有主见。

瞥了一眼床头上的闹钟,都已是早上7点了,“啊……完了完了,要迟到了……”她顿时清醒无比,要知道迟到可是会扣奖金的,没有时间容许自己再赖床了,只好以极快的速度起床穿衣,然后一路冲向洗手间。

洗脸刷牙几分钟搞定,可是小鱼看着镜子中如同八爪鱼般张牙舞爪的头发犯了愁,不知自己晚上是怎么睡觉的,竟然可以要头发乱到如此地步。

“定型水定型水……”她翻出了平时很少用的定型水,胡乱朝头发上喷着,然后又拿泡了些许热水的毛巾捂在头发上,“嘿嘿……这样一定能够搞定头发……”她胸有成竹的暗暗笑着。

“糟了……”在感觉到自己的鼻腔一热后,小鱼的笑容定格,不出所料的话,鼻子是一定又出血了。抬起头,看着镜中苍白的自己,鼻子正往外缓缓的冒着血液,“哎……真是越忙越添乱……”她轻叹一声,腾出手找寻旁边的面巾纸,擦拭着流到嘴唇上的血液。

“小鱼……怎么了啊?快来吃饭……”妈妈在餐厅喊着。

“啊……没事……就去啊。”小鱼应声道。不能要妈妈知道呢,上次流鼻血挂医院急诊已经吓坏妈妈了,那血简直就是往外喷射的,到医院检查后说是鼻腔里稍微大些的血管破裂了。不过幸好化验结果显示身体是没问题的,只是医生要自己多注意以后尽量别碰到鼻子。而从那以后小鱼就打定注意再流鼻血是不会告诉妈妈的。

“快点止住,快点止住……”她把撕成小块的纸巾塞到鼻腔,死死的塞住。真是没办法,自从去年以来,鼻子大出血不多,小的出血几乎是隔一个礼拜就出现,害得小鱼自己也是紧张兮兮,总是翻到白血病那章去对照,生怕自己不幸的得上,那样可就惨了。不过还好,其他的症状她并没有,只是口腔溃疡是容易复发的,这个她并不在意,因为好像从小时候开始就总是出现溃疡的。而且除了这2项以外,她的身体一向可都是很棒的啊。

“呼……”只过了一分钟,她就小心的取下塞在鼻子里的纸巾,得意的对着镜中的自己伸了一下舌头,暂时没有再出血了。很佩服自己呢,计算的时间刚刚好。她心情愉快的走进餐厅,正准备坐下吃妈妈做好的早餐,顺便瞄了一眼时间:7点30分。“啊……妈,我不吃了,再不走就一定会迟到……”说罢,就右手拎起手袋,左手抓起一根油条,冲出门了。

“哎……这孩子,真是……”妈妈来不及阻拦,只能是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小鱼慌慌张张的骑着车子离去。

在没有病人取药的空档,静下心的小鱼也会想到要不要把昨天真真和她说的那些话告诉无双和洛如她们,最后终于下决定告诉时,却又是很多病人来拿药,结果她忙起来就给忘记了。

小鱼在这所医院的西药房,工作不算累,甚至可以说是轻松。

当知道他们已经分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洛如晚上打来电话告诉小鱼,说是真真已经和星夜分手了,问她知道不。小鱼无言以对,沉思了半响才说话:“嗯,前天晚上真真打电话和我说了,我还劝她来着,可惜她是下定决心了,她也是没有办法才放弃的……”

“星夜很难受,他昨晚分手后给锋打电话,然后锋又给无双打电话,说要我们多开导开导他的……”洛如惋惜着,“不晓得真真为什么要放弃他?”

“嗯?怎么?星夜没和你们说原因么?”听到洛如说到星夜的情景,小鱼情绪就不由的开始低落,但是她还是询问道。

“没有……只是说真真和他分手了……”电话这头的洛如摇头叹息,锋对无双说星夜昨晚情绪很不稳定。而大家都是这样久的朋友了,一向都是不管谁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会说出来一起分担的。所以在得知他们分手的消息后,洛如和无双就第一时间给星夜打了电话,安慰着他,劝他不要再伤心了。

“真真也是有苦衷的,星夜应该理解她的处境……”小鱼下意识的用笔在纸上乱画着,心里乱成一团,自己该不该也打个慰问电话给星夜。

“周六,小鱼,你有时间么?我们周六晚上出去玩……“洛如迟疑了一下,又继续说着,“把星夜也喊出来,大家玩的高兴点……”

“哦……好吧。”小鱼点点头,总不能一直躲着星夜不见。况且,不知星夜现在如何了,想到这里她心中就闷闷的,“唉……不希望星夜不开心,希望他能过得幸福……只有他快乐了,我也就是快乐的……”叹息着低头,却看见满张纸上都是自己刚才乱画乱写着的字,都是写着同一个字:星夜。

小鱼呆住了,就那样看着看着,鼻子一酸,泪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涌出,一滴滴的落在纸上,很快就湿了一片。“星夜,为什么我始终都是无法做到忘记我们只是一般的朋友啊?我可以忘记全世界,却总是忘记不了你……我真的是努力了的……可是你的一举一动还影响着我所有的悲喜……”小鱼谓然叹息着,心酸也是无奈。

“老板,再拿10瓶啤酒……”星夜嘶哑着嗓子喊着这家小饭店的老板,眼睛已经是微带红丝,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圈,感觉好憔悴。

听到星夜的喊声,老板在外面应声着,很快他就拿来10瓶啤酒摆在了桌上。

小鱼看了暗暗着急,她拽了拽无双的衣角,又和洛如使着眼色,示意不能要星夜再这样喝下去。

洛如摊了摊双手,为难的摇摇头,表示没有办法,之前她也劝过了,可是已失败告终。

“呃……老板……我们先要3瓶好了……其他的先拿走吧……”无双想了想,冲着老板笑道。

“不行,谁说只要3瓶的?10瓶……”星夜口齿不清的阻止老板拿走桌上的酒,“咱们今天高……高兴……一定要喝痛快……”

胖老板一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很尴尬的站在一边。

“就是就是……当然要喝痛快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小鱼思虑后起身拿起一瓶啤酒,给自己面前的杯中倒满酒,又给星夜杯中倒满,“来,我们喝……”平时很少喝酒的小鱼,在洛如和无双的惊讶注视下和星夜碰杯后就一口喝完了啤酒。

趁着星夜仰头喝酒的时候,老板在洛如的示意下迅速拿走了一半的啤酒。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出来的……”无双蹙眉,看着醉的东倒西歪的星夜心里就来气,端起啤酒就狠狠的喝了一大口来解气。

“唉……他不是心情不好么?再说了,锋可是特意交代我们要好好的开导他的……”洛如摇头,看来锋这个主意真是有够烂,难道他没听说过借酒消愁愁更愁这句话么?真是的,锋那个笨蛋说什么失恋了最好喝醉酒睡上一觉,第二天就没事了。那家伙真是坐着说话不腰疼,她们今天的麻烦可就大了,一会还要送醉鬼回家。

“真真……不要离开我,好不好?”醉酒的星夜不断反复嘟囔着这句话,手里拿着杯子还不停的往嘴里倒着酒,“咦?这……这酒的味道怎么不一样了?”他伸手抹抹嘴唇,眼神充满了迷惑不解。真是奇怪他醉成这样还有心思在想酒的味道不对。

洛如和无双偷偷笑着,悄悄的朝着正在劝酒的小鱼伸出大拇指。

原来小鱼早就把啤酒换成茶水了,反正那家伙酒也喝的不少了,舌头应该是麻痹的,也分辨不出什么味道了吧。

“怎么不对啊?你看颜色都是一样的……”小鱼耐心的给酒鬼比划着酒的颜色(其实就是两杯茶水),真是的,不就是失恋么?不至于反应这样强烈吧。

“几点了?咱们可不能太晚了……天黑路可不怎么好走,也不安全……””瞅了个空隙,小鱼对着那两位悠哉乐哉看好戏的大小姐们低语问道,然后又略微带些埋怨,“你们俩个……哼哼,可好,说喝酒的是你们,结果……最后倒是我忙个不停……”

“嘿嘿……我倒觉得是给你创造机会啊……是不是,无双?”洛如诡秘的笑笑,又转头问着正细细品茶的无双。(神小鱼:狂晕,无双老大你这个时候还有闲心品茶?无双:废话,看好戏上演就得配着茶喝,是不是啊洛?洛如一手拿着爆米花一手拎着小板凳:来咯来咯……神小鱼翻白眼:……)

“嗯,我赞同!哎……这茶可不怎么好喝啊,小鱼你继续照顾星夜……嘻嘻……”毫无同情心的无双竟然可以笑靥如花的这样回答着。

“啊……你们俩个……”回头再看看已经趴在桌子上烂醉如泥的星夜,小鱼郁闷至极,她恨恨的说道:“我现在有想揍你们3个的冲动……真是误交损友啊……唉……”看着眼前这局面,她总算是明白欲哭无泪是怎样的感觉了。

“好了,好了,不闹了,小鱼别生气啊……这个,现在已经是9点了……”看到小鱼似乎是真的动了气,俩人再也不嘻嘻哈哈了,都开始忙着张罗眼前的乱局了。

“星夜喝醉成这样,怎么送他回家啊?真是的,他爸妈看见了不生气才怪……”无双这才意识到事情的后果。

“就是啊,我有点怕怕了……”想起星夜爸爸的大嗓门,洛如也不禁担心,当然是为清醒的三人担心的,至于星夜,就等着明天挨批吧,今晚可没有功夫理他了,她们三个可还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

“关键是解释星夜为什么要喝酒,而且还喝醉……”头大了,小鱼感到双侧太阳穴在隐隐作疼,星夜的爸妈不可能看到儿子喝醉成这样不问原因的,因为星夜一向都是乖孩子很少喝酒的。

“都是锋说什么借酒消愁,睡一觉就没事了……”无双低头嗫诺着,现在才意识到这样是错误的办法,可是已经成为事实了啊。(神小鱼汗颜:哼哼,一群笨蛋的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