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12章 正文 最后结果

  • 书名:我很想爱他
  • 作者:呃小鱼
  • 本章字数:9066
  • 更新时间:2014-04-07 20:41:58

最后的结果是,打了一辆计程车,三人合力的将星夜塞进车里后,再各自骑着脚踏车跟在计程车的后面朝着星夜家的方向驶去。

真是命苦啊,小鱼不禁仰天长叹,到了他家门外,还得由她去硬着头皮按响星夜家的门铃。无双洛如两人最堂而皇之的理由就是:小鱼和星夜父母最熟悉,她出面去是最好不过了的。就这样,小鱼被俩个损友在最困难无比的时刻给推到了最前沿。而洛如和无双就在她后面不远处搀扶着意识不清的星夜。

“哪位啊?”声音清脆,不像是星夜的妈妈。小鱼心里嘀咕着,难道是星夜的妹妹回来了?星夜还有个妹妹,和星夜是双胞胎,在外地上着大学,叫做宇,很男生化的一个名字。

说话间,已经打开了门,一个身形高挑的短发俏丽女生站在了小鱼的面前,正是星夜的妹妹。

“原来是小鱼啊?”宇欣喜的笑道,“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家的?来,快进来……”

“这个……呵呵……”小鱼干笑几声,不知该怎么说,就侧了侧身,这样院中的灯光就毫无遮拦的宣泄到了门外,恰好将隐藏在黑暗中的三个人给暴露出来。

“啊……我哥他怎么了?”看到星夜那副有气无力兼垂头状被人搀扶的样子,宇低低的轻呼一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及嗅觉,“他喝酒了?晕……不是吧?真的?我的天……”她冲到星夜的面前,使劲的挥着手,似乎要将星夜满身的酒气给驱散开。

“嗯嗯,你哥喝啤酒喝多了……”洛如点点头,颇有些过意不去,无双也跟着点头确定。

“哎……你们该知道他很少喝酒,酒量也不行的啊……”宇环视着因为心虚而纷纷低下头的三个女生,语气中稍稍有着埋怨,但下面那句话却令人苦笑不得,“啧啧……真是的,酒量不好的男生喝醉酒多丢人啊……”有没有看错啊,宇的脸上竟然是对哥哥醉酒的不屑。对了,小鱼想起了,宇的酒量好像是很大的,连他们的父母都是。谁知星夜却没有遗传到这个基因。

“咳……咳……那个,我说宇啊,咱们还要在门外站着么?”小鱼小声提醒着宇。

“啊,不说我就忘记了……快进来……”宇连忙上前搀扶着这个比自己只大上几分钟的哥哥。可小鱼她们三个却停止了脚步,立着不动,而且全部都看着宇。

“怎么了?”宇很是奇怪,只好也停住了问道。

“宇,伯父伯母都睡了吧?”三个女生可怜兮兮的盯住宇询问着。

“啊……呵呵,我说你们怎么不动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我老爸老妈下午回我们老家办事去了……”宇眨着清亮的眼睛,笑意浓浓的告诉她们这个好消息。

“坏丫头,你怎么不早说啊……害得我们大气都不敢出……”无双拍了拍胸口,真是精神上轻松多了呢。

“就是就是……”洛如此时说话的声音也不再是细细柔柔的了。

帮助宇将星夜安顿好后,又在宇的疑惑下将星夜醉酒的缘由告诉了她,三人就准备告辞了。

“宇,你哥哥万一吐了,你给他煮些热粥啊,他晚上几乎什么都没吃……”临走时小鱼不放心的叮嘱着,“还有,最好再要他喝些糖水,那样对胃有好处。”

“小鱼,你对我哥哥挺关心的啊……”宇俏皮的吐吐舌头,取笑着小鱼,以前他们大家在星夜的家里玩时,宇就敏感的感觉到了小鱼和自己哥哥之间的种种不自然现象。也有问过哥哥的,可是他却拒绝回答。

“呵呵……”小鱼脸莜地一红,思维中断,又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了,只好绽开招牌的白痴笑容。

“宇啊,你才发现么?嘻嘻……”

“我们可早就是知道了的……”

“……”好像是又多了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小鱼暗暗叫苦,若是自己的口齿伶俐些就好了,那她们就不能一直拿自己开涮了呢……不过话是这样说,她知道她们也是为着她好,想尽办法去帮助她实现她的梦的。

不过没有想到星夜醉酒的后果会这样严重,第二天小鱼还没起床,就被电话吵醒了,是宇打来的。

“小鱼啊,我老哥昨夜非常不争气的吐了半夜,现在也不吃饭,说是没力气没胃口……”宇急急的说着,毕竟是自己的哥哥,父母也不在家,可不能出什么事呢。

“那你问他有没有胃疼?有没有还想吐的迹象?有没有……”小鱼感到全身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天啊,可得保佑星夜的身体别出什么乱子,她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胃疼是有一点了,吐倒是暂时不想吐,他早就都吐光光了……就是头晕没力气不想吃饭……”好像宇是去问星夜症状了,半响才听到话筒里传来宇的回答。

“嗯……”小鱼想了想,“这样好了,你要他乖乖在家躺着,反正今天也是礼拜,我一会过去看看,顺便带些药去给他输液……”

“嗯嗯,好啊,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能吃饭给他输液也好……”宇放心的笑出声来,隐约的可以听到话筒那边星夜在使劲的喊着:“我不输液,强烈反对!”然后是宇的威胁:“你也不想爸妈知道你醉酒吧?哼哼,不想的话就听话!”接着星夜似乎是不出声了。

小鱼捂住嘴轻轻笑着星夜遇到妹妹的无可奈何,这时话筒里又传来宇甜美的声音:“那就谢谢小鱼了,最好多带几瓶来啊……”

“好的好的……客气什么啊。”小鱼带着笑意放下了话筒,认命的起床穿衣。她清楚的明白从喜欢上他的那天起,就知道不管之间的关系是会怎样发展的,自己都不能也不会无视于星夜不管,只要他需要自己的出现,她是一定会第一时间出现的。有时也笑话自己的没用,可是,却总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

正文星夜怕疼

小鱼先是跑到医院拿了些输液必须的用品及液体,就又立刻马不停蹄的冲到星夜的家。

星夜的脸从来没有如此的苍白憔悴过,以前的意气飞扬都淡淡的隐去了,至少是小鱼所没有见到过精神委靡。他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小鱼走了进来,就点点头微微一笑:“麻烦你了,我说不用输液,可我妹妹坚决反对……”说罢,就要挣扎着起身。

“哎……别起身。”小鱼慌忙摆手制止星夜坐起,“宇也是为你好啊……现在觉得还有哪里不舒服?”

星夜的脸一红,随即不好意思的说道:“昨晚喝多了,多谢你们了……就是吐了半夜……你看该怎么补充液体和能量吧?”

“咳咳……”星夜咳嗽着,神情略微的带些尴尬,摇曳不定的视线在对面的沙发和面前的小鱼之间来回晃着,“要不……你……你先休息下,等会再输液也不迟……”

“大家都是好朋友啊……应该的,不过,你也不要总是放不下……”小鱼低声说道,眼睛悄然躲避着星夜的视线,待坐定后想想,就又给了星夜一个鼓励的微笑,“还是开心点好呢……”

“嗯,你放心,我会的……”星夜点头,放在胸口的双手却下意识的握得紧紧,虽然脸上是笑容,可给小鱼的感觉却是无比凄凉。

两人之间开始沉默了,但没有维持多久,宇的出现打破了寂静。

“小鱼,打算给我哥哥用些什么药啊?”宇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稀粥从厨房走出,不可幸免的顶着两个熊猫眼,小鱼闻声站起身来朝着她微微一笑。

“呜呜……这个逞强的哥哥可是害得我一夜没怎么睡好呢?”宇抱怨着,将粥放在茶几上,就腾出一只手揉着双眼,她以为小鱼是看到黑眼圈才笑的。

“输500毫升10%的葡萄糖,还有500毫升的0.9%的生理盐水,其中添加几支VC和治疗呕吐的B6,还有补充些能量合剂……我专门去问过我们的医师,说是这样可以治疗醉酒后带来的副作用……”小鱼娓娓的一一道来,边说边将需要的物品从塑胶袋中取出,就开始熟练的消毒加药。

一切准备妥当,消毒液擦好,小鱼就准备血管穿刺时,没有想到——-

“这个……你可是要一针给我扎进血管啊。”星夜却将右手捂住了正擦着碘伏消毒液的左手,接着双手就迅速的往沙发里侧缩回着,甚至整个身子都侧向里面,说什么也不回头看小鱼。

“……我尽量好不好?”小鱼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满脸痛苦状的星夜,伸手就欲去捉他的手,“你倒是把手伸出来啊……我都消毒好了,这下还得再擦2遍……真是的,男生怎么可以这样胆小!”说着说着,她的语气也有些不满了,总不能一直这样僵持着吧。

“我……我怕疼啊……”星夜吞吞吐吐的说出口后,脸已经是变得通红了。听到他那样说,又看到他害怕的神情,小鱼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声:“不会吧……星夜你怕疼啊?哈哈……快点,伸出手……”感觉到自己笑的是太过火了,小鱼稳稳情绪,就开始回归正题,“不然我喊你妹来……”她挑挑眉,搬出了宇这个重量极人物,她知道星夜一向是有些怕妹妹的,哎……主要是宇太了解自己哥哥的弱处了,总是能够轻松的将哥哥不合作的念头给一举搞定(星夜不满的抗议:再加一条,主要是我太宠溺这个妹妹了,懒得和她争吵才是,压根就不是怕她!哼,我是哥哥,我怎么会怕她呢?)。宇刚去厨房收拾了,用她的话说就是没想到周末回家是专程来伺候这个破哥哥了。说归说,不过他们兄妹两个感情其实是很好的。

“好吧,好吧,不过你得轻点……”听到小鱼威胁,星夜仔细想了想,觉得自个自动总比被老妹强迫着要好些,于是终于畏畏缩缩的将藏在里面的左手伸了出来。(神小鱼:其实星夜这样已经算是很好的了,有比他更为怕疼的男生啊……嘿嘿,所以他这样的表现是很正常的,大家不要以为他没有男生气概。呜呜……为啥米我也觉得星夜这个形象不怎么讨好呢?郁闷ing)

“不要动啊……嗯,好了……”固定好针柄,小鱼松开了星夜的手。没有办法,静脉注射必须得绷紧手背的皮肤好固定血管的,所以这是这几年来小鱼第一次和星夜的近距离接触,呃……勉强算是握手吧。

“呼……好了吧。”星夜没有敢看,紧闭着眼睛不确定的问道。

“嗯,怎么样?没有想象中的疼吧?”小鱼询问的同时仰起脸看滴壶里的液体滴数。刚离开了星夜温热的手,心中就奇怪的浮上了淡淡的失落感,她只好轻微的摇摇头,想将这种让人不舒服的失落感忽略。

“呵呵……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疼。”星夜不好意思的笑笑,顿了顿又说道,“谢谢你小鱼。”可以感觉到他发自内心的真诚感激。

“不客气,谁要我们是好朋友呢……”小鱼轻轻一笑,再不多说什么,对于她来说,只要能够得到星夜真诚的感谢就很满足了。

星夜只是呐呐的笑,嚅动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却没发出声。

宇由于明天有课,所以等不到星夜液体输完就急着要乘车赶回学校,只好将正在输液的哥哥托付给了小鱼。而当小鱼提议要大家都一起来星夜家玩时,星夜却拒绝了,说是想僻静一下,有她在照看着就行了。

星夜折腾了半夜没睡觉,趁着这时候很快就安稳的睡着了。倒是小鱼觉得很别扭的,只好自己找了本小说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顺便给星夜看着液体。“哎……就当作他是一普通的病人好了。”有些无聊的小鱼给自己的心态定下了一个标准。真是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换做是别人,也是会这样做的啊,只是星夜特别些吧……小鱼翻着书,却是一点心思都看不尽,脑子里是不断的胡思乱想,到最后忍不住的打了个呵欠,看来看护病人输液是最无聊的事情啊……想到这里她摇摇头暗自嘲笑自己,怎么可以这样想呐。

屋子里静悄悄的,偶尔可以听到远处街道上传来几声汽车喇叭声。余下的,就是墙上的钟表在嘀哒嘀哒的走个不停。

熟睡的星夜,像个孩子般的可爱。从来没发觉到他的睫毛是这样的长,而且微微的翘起(神小鱼:嘿嘿,主要是一看见某人就心跳加速,哪里还有功夫仔细看人家啊)。好可爱啊,这时小鱼脑中忽然诞生了一个颇为大胆的想法,好想凑近看看星夜呢……有了这个念头,她最后干脆合上书本,蹑手蹑脚的走到星夜躺的沙发边,屏住呼吸专心致志的数起他到底有多少根睫毛了。

所以当星夜醒来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就是小鱼小心翼翼的脸庞,他吃惊的揉揉眼睛,似乎是不相信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

“啊……你怎么醒了?”小鱼在猝不提防的情况下正对上星夜的眼睛,她掩嘴轻呼一声,立刻反应过来,以最快的速度跳到客厅的另一边。

“我为什么不能醒啊?”星夜坐起身来,嘴角不着痕迹的微微上扬,饶有趣味的盯着远处如受惊小鹿般的小鱼。原来小鱼也是有这样童真的一面啊,以前以为她就是一沉默女生的……星夜心中暗暗奇道。(小鱼摇头:我从来不沉默,相反,话是很多的呢……不过在你面前总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保持沉默。)“对了,你刚干吗离我那样近?”星夜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质问,看着小鱼迅速变颜色的脸,他心中就乐开了花,原来逗她是蛮好玩的事情呢。

“呃……这个……你不要误会,我……我……”小鱼连连摆手,看都不敢看星夜一眼,心中直在懊悔不该去偷看他的睫毛的。

“嗯?我会误会什么?”情知小鱼没有想亲近他的念头,可是就是忍不住的想看她惊惶失措的样子,星夜勉强控制自己大笑的冲动,继续“审问”着。

“就是……就是……”小鱼早就是涨红了脸,她头越垂越低,嗫诺的说着,“我……我其实只是想看看你的眼睫毛……没有其他的……”

“啊……哈哈……”星夜终于忍不住的大笑起来,边笑边用右手指着小鱼说道,“小鱼,你怎么这样笨啊……我是逗你的呢。”

“什么?”小鱼这个时候也没有了刚才的心虚,她狠狠的瞪着星夜,“你敢耍我?好啊,亏我还给你输液……哼,你自个拔针吧,我不管了……”说罢,转身就要走。

“真是个小气的家伙啊……”星夜小声的嘟囔着,“有没有搞错,可是你先偷看我的……”

“我不小气的……”小鱼走到门口,听到这样的话,就气乎乎的转身回来,很大声很大声的冲着星夜的耳朵喊着。

原来和星夜也是有很多的话题的,以前倒是没发现。怎么说星夜,他是属于外冷内热的类型,喜怒哀乐也很少流露出外表,但却是个内心单纯的家伙。这次醉酒失态,主要是初恋对他的打击太严重了,本来也不想喝酒的,不过被洛如和无双她们一劝,就喝多了。

小鱼忽然很想问问,他为何总是对自己那样冷淡,又自问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可是看着又恢复了神采飞扬的星夜,想着他好不容易才伤口要愈合了,这个时候不能再给他增加负担的。

倒是星夜,经过这次真真切切的发现了小鱼不曾展现过的优点,觉得以前那样对她也是不该的,就自动提起了。

“小鱼,我为以前的事情道歉,我……”往事一一在眼前出现,星夜突然觉得自己平时对小鱼那样实在是不应该的。

“哦?”小鱼怔怔了一下,就淡淡的摇头,“没关系的,我都忘记了……”

“那次情书的事,我不该迁怒到你头上的,仔细想想,毕竟你也是不知情……”星夜凝视着瓶中的液体,看着那小气泡一个接一个的飘到瓶顶,他苦涩的笑笑。就因为那封情书,他以为真的是小鱼写的,就傻乎乎的跑去问她坐车不,不明真相的小鱼自然是拒绝了他的。结果后来才知那情书并非她所写,而是洛如的恶作剧,当时知道真相后就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心大受打击,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他从此对小鱼就冷冰冰的,改以陌生人对待。直到毕业后,这样的路人关系才有了一点点的改善。但是感觉迟钝的星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小鱼确实真真切切的默默喜欢了他几年的。

“那……”看星夜这样自然的提起,小鱼想了想,鼓起勇气的问道,“那次在山上你为何要那样对我?”

“哦,呵呵,那次啊……你不知道么?我本来是想要拉你一把的……”星夜眼中聚起了笑意,“可是忽然想到,要为你和洛如介绍我的同事,这样好的机会不让给他们表现怎么行啊?”

“哦……原来是这样的。”那星夜不是故意要给自己难堪了?小鱼释然,盘桓心中几年的疑惑和不满一扫而光,本来她就不是爱记仇的人。

“不过我很纳闷的就是,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同事?”星夜摇头惋惜,“那人很不错的呢。”

“呵呵……”换做小鱼苦涩的笑,她眼睛注视着不远处的花瓶,轻轻说道,“喜欢一个人是需要感觉的……我对你同事没有感觉的。”而她没说出口的是:“已经心有所属怎么还能去喜欢上另外的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你不知道我爱你……”。泰戈尔的这首诗用来形容小鱼此刻的心情是再合适不过了,苦涩无奈,曾经的开心与暗自的悲伤都是为了眼前的这个人,然而他却是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终于有一天可以坐下来和星夜谈笑风生,对小鱼来说虽然是感到很快乐,但总是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离得是那样的遥远。这样的感觉使得小鱼灿烂笑脸的背后一直怅然不已。

正文开心

不见他的时候是想念;而见到后,又有了机会单独的在一起,小鱼却有种想快快逃离的感觉。好像自己只是单纯的想喜欢他,甚至是远远的望着他就好,不是很想和他近距离的接触,那样的感觉很矛盾。

星夜从那次情书风波后就认为小鱼并非是当年同学们谣传的喜欢自己了。他想,若是小鱼喜欢自己的话,那次主动邀请载她一路,她该是会答应的。却没有料到小鱼是真正的喜欢他,而且喜欢了这么几年,都没有能够从心里放下他的。

锋在冬天第一场雪到来的时候,退伍回来了。

大家都是很开心,特别是无双,虽然她总是不承认喜欢锋,但发自内心的笑容堆在她脸上一直都没散开。

星夜经过了一个夏天,真真的离开所带来的伤痛已经在他脸上慢慢消失了。锋的回来对于他来说是很值得开心的事,终于可以出去吃饭时多一个伴了,不然每次和小鱼她们几个出去吃饭,就自个一个男生,那感觉还是很别扭的。

“你看回来的多是时候啊……刚好下雪。”

“锋,你好像是又长高了耶……”

“啧啧,何止高了,还胖了呐,不过还是很帅啊……”

大家嘻嘻哈哈的起哄,锋自然是乐呵呵的笑,不过视线总是若有若无的随着无双的身影转来转去。

“那是啊,我是谁?我当然是最帅最有型的锋了……呵呵……”锋的油腔滑调又出现了,他颇为得意的摆着造型。

窗外,雪花不住的在空中飞舞旋转,静静的覆盖住了路面。

好像是又回到了毕业时的那些日子。伙伴们是好久没有这样开心的全部聚在一起热闹的吃着火锅了。一向沉默的星夜这次也和在他旁边坐着的洛如不时说着话,互相取笑对方的缺点。

锋除了比过去稍微稳重些,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他和无双开始了恋爱,一切都是再自然不过了,双方在这2年中的分离岁月中才真正明白了彼此之间的重要,情愫不知不觉早已经在平时的吵吵闹闹中滋长了。

“我说小鱼啊……你怎么和星夜还没任何进展呐?”这天傍晚闲来无事,锋和无双就来找小鱼聊天,无双好奇的问道,眼睛像个孩子般睁得大大的。

“就是就是……”听到感兴趣的话题,原本在低头看漫画的锋也放下书,凑起热闹。

“呵……”小鱼闻言先是掩口轻笑,然后顿了顿,又指着眼前超级好奇的两人说道,“你们两个还真是天生一对……再说,我和星夜为何要有进展啊?那朋友的位置不好么?”她故作轻松的不在乎,朝着神情略显失望的两人调皮的吐吐舌头。

“可是,可是,我们都希望你能够和他在一起的……”无双嘟着嘴,清亮的眼睛中满是期待,她又转而看向锋。

“嗯,是啊……”收到无双的目光,锋忙不迭的点头同意,“小鱼,我还以为你给星夜那次输液后你们两个就有戏了呐,还等着回来唰你们俩一顿饭的……哪里知道啊,啧啧……还是原地踏步……”说到这里,锋就惋惜的不住摇头,“你怎么不和他表白呐?其实没有必要非得男生占主动啊……”

“这个……”小鱼尴尬的红了脸,正欲说出自己的意见,一边的无双就快速的开始反击锋:“那怎么可以啊?绝对不行的,再怎么说,女生是不能主动的……那样的话,万一被拒绝了是很没面子的事情的……还有,星夜若是真心喜欢小鱼,是怎样也会主动表白的,就像锋你对我那样……啊……”正振振有辞间猛然发现自己说漏了,无双连忙捂住嘴,嘿嘿的不好意思笑了起来。

“咳咳……这个……我能不能说几句啊?”小鱼清清嗓子,询问道,毕竟这话题是关于自己的。

“嗯……你说。”果然是相爱的人心灵相通啊,眼前的一对甜蜜恋人很一致的点头。

“我承认,过了这么几年,我确实还是一直没有停止过喜欢星夜……但是……”小鱼努力的打起精神笑着解释,“我觉得我和他之间保持朋友的关系是最好的……我或许有天会有勇气向他表白的……不过我从没有奢望他会能够回馈给我同等的爱,他现在能够对我如普通朋友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这样说来,你还是会表白的?那样的话,我想星夜是不会拒绝的……”锋一副恍然大悟兼高深莫测的诡秘样子,他抢着话说。

“去去去……你又不是星夜,你怎么知道?”毫不客气的一记拳头就落在了锋的肩头,无双这个野蛮女友是当定了,随着锋的小声惨叫,她满意的收起拳头,看向小鱼的时候脸上瞬时浮起甜美的笑容,“小鱼你继续说啊,不要理锋这个疯子……”

“嗯……正确的说,是有勇气的时候,基本上我属于懦弱的人……而且……”小鱼淡淡的自嘲,双手紧紧的交叉在一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且……只是对他说喜欢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的……更何况每个人都有喜欢与不喜欢的权利和自由……”她停止了说话,眼睛茫然的看着窗外的黑暗,自己说的可是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么?可是,自己是习惯了将事情先做最坏打算的啊,从未感觉过自己在星夜的心中啊。

“啊……不懂了……”无双和锋有些摸不着头脑,相互看了看,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了相同的疑惑:“难道表白不就是希望能够和对方在一起么?小鱼的想法怎么和别人不一样啊?”

“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我的……”收回了放飞的思绪,小鱼展颜一笑,给了两人一个要他们放心和充满自信的眼神,“或许,我以后会遇到一个比星夜更适合我的呐,也一定会有幸福的归属的……”她黯然的眼神豁然明亮,似乎是在憧憬着美好的将来。“既然知道没有走到一起的可能,那么就安心的做好朋友吧。”小鱼在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

“……”虽然知道小鱼心中的结是只有星夜才能打开的,但是身为局外人的他们是有心帮忙也不成功的。因为自从锋回来后,大家就不断的在他们之间撮合着,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看来感情的事情,是非得当事人才能够解决的。

而星夜,也从来没有给过好奇的锋一个确切的答案,每次提起小鱼他都是笑着说:“嗯,小鱼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其他,无论锋再怎么逼问,都是箴口不提了。他和小鱼之间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维持着友谊。

深冬的晚上实在不合适去看电影。

虽然电影院里暖和的如春天般,但是一想到电影散场后要面临的寒冷,小鱼就忍不住的打个冷战。怕冷的她一向都是喜欢夏天多点的。电影里乱糟糟的,她一点也看不进去,头昏沉沉的竟然有些困意,忽然盼望起电影快结束好回家了。她无聊的打了个呵欠,反正黑漆漆的没人看见,不影响自身形象。

不知是无双哪根神经搭错了,说谈恋爱不看电影多可惜,她和锋看就看呗,谁知——说是什么两个人不能太自私,要看大家一起来看,这样也热闹些。于是,磨不过无双和锋的他们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陪同浪漫了。

电影演完终于散场,小鱼揉揉睁不开的眼睛,心里暗暗发誓下次是怎么也不会出来的。拖着沉重的双腿缓缓的走在大家的最后。

“谁去吃夜宵?”站在电影院外面的大厅中,锋提议,“现在才8点而已……”

“不去了……这样冷,我要早点回家……”洛如整个脸被帽子围巾遮盖的只剩下一双眼睛,她第一个反对。

“嗯……是啊,我早就困了的……”小鱼将围巾缠了又缠,又悄悄的打了个呵欠。

锋只好转向星夜,还没等问话,星夜就摆手:“不去了,回家……”

“啊……你们都不饿么?”锋垂头丧气的问道,大家不是一向都是爱好美食一族的么?

“锋……其实吃爆米花都吃饱了……”无双最近似乎有发胖的痕迹,她不止一次的和洛如小鱼她们抱怨锋,说是锋总带着她吃零食加餐消夜什么的……而且决心要减肥。“既然都不饿,我们就回家好了……”

“好……”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看向小鱼,“小鱼,我还得去送无双,这样好了,咱们一起先去送无双,再顺路回家……”

“啊……嗯,不……不用了……”怎么可以去当电灯泡呢,小鱼猛然清醒,连声摆手说着不用。

“嗯……那也好……”锋也就不勉强了,再说还有星夜的,这样也是刚好给星夜和小鱼创造机会,“那么,要星夜去送你好了……”

“哦……”一个好字还没说出口,小鱼就听到星夜出人意料说道:“洛如也需要人送的……我去送送她……”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怎么回事?洛如更是莫名其妙,不知所以。

“嗯,那好吧,那我就先走了……再见……”半响,小鱼才恍惚的说出这句话,看都不看大家一眼,低着头走下了台阶。

“小鱼……小鱼……”背后传来无双和洛如她们的喊声,小鱼仿若没有听见,骑着脚踏车摇摇晃晃的驶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