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2章 事变

  • 书名:凡流仙道
  • 作者:南风道人
  • 本章字数:3120
  • 更新时间:2021-01-08 16:12:30

这时正直正午,太阳当头。俩少年赤着胳膊,坐在河边吃着烤鱼。两人大汗淋漓,一脸舒爽。

“呜呼!爽!”周胖毫无形象地躺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嘴上叼着一根削尖了的树枝。文远泡在河里,额头上搭着一块毛巾,好不惬意。

周胖忽然瞥了一眼与衣服一起堆放在河边的书,其中有一本令他感到眼熟,凑近一看原来是《风行神决》。

“文远,你还留着这本书呀。”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十分缓和,又带着一丝凄凉的味道。

文远从水里探出脑袋一看,慵懒的眼神忽然一滞。隐隐散发出一股杀气,旋即好像想到了什么,又立马退散而去。“是啊,江师当年留给我们的……”

“都这么多年了,那事也翻不了案了。”周月心中也有悲愤,可是更多的是无奈和惋惜。

“我知道。”文远说得很小声。

“哎,要我说,你和楚晴晴怎么样了?”周胖突然笑眯眯地说道,令文远突然一愣,然后脸蹭地红了起来。

“什么怎么样,你怎么突然说起这种事?”

“哎,那不是关心关心我这个好哥们的进展嘛~”胖子看了看天,起身穿上衣服。

文远也从水里出来,擦起身子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燥热的缘故,他整个人都红彤彤的。

“哎,她只是我妹妹……”

“还妹妹呢!你俩都认识快十年了!好像听说,令堂之间还定过娃娃亲呢。”周胖吹了个口哨。

“那都是上一辈的玩笑话。”文远叹了口气,他确实是暗恋着一个叫楚晴晴的女孩。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也是像今天这样的午后,在河边看着她淌水的样子,也可能是某个秋天她望着落叶回头笑的时候,少年的那股别样的情愫就这么种下了。

周胖看着他那副不打自招的样子,只一个劲地坏笑。

他两走回武堂的路上正巧碰上了那个叫楚晴晴的女孩子。

“哟,说啥来啥,你的楚晴晴在那呢!”周胖怪笑着,脸颊上的肥肉也因为笑起来而变得红~润润的,怪憨得可爱。

要是周胖瘦下来,应该也是一名英俊的小伙。文远心里这么想着,摸了摸自己的脸,叹了口气,感觉自己有些距离。

其实他长得不差,属于中流之资,就像他那修炼天赋一样,永远处于及格线上,比普通人好一些,但也超不出普通人的行列。用修仙界的话来说,就是属于凡流之中,不差,但是需要一直努力的那种人。

“喂!楚晴晴,你的荀哥哥在这里。”周胖挥着小胖手叫住前面在跟其他女学生谈笑的楚晴晴。

楚晴晴回头,她的闺蜜看了一眼她,又看了一眼文远,一副了解的样子。也笑嘻嘻地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周胖给文远使了个眼神,不顾文远对他的龇牙咧嘴,然后有说有笑地跟上楚晴晴的那个闺蜜,只留下他两人在原地。

“荀哥哥。”楚晴晴甜甜地叫了一声。她是个没心眼的女孩子,因此虽然在周胖第一次见到她,还不知道这两人关系的时候,也动过追求的念头,但是后来相处发现,他更喜欢她的闺蜜。

在了解到文远心思的时候,更是多次充当僚机。可以说,按照文远这种性子,现在可能还只是邻居这层关系而已。能让楚晴晴心甘情愿叫一声荀哥哥,可是费了周胖老大劲了。

这文远就跟个木头似的,平时啥的挺机灵,到了这里就啥也不会了。

文远傻傻的挠了挠头,他望着楚晴晴穿着的白色长裙,头发上扎着白鹭发夹,发丝顺着左边肩膀侧着盘下。眼神清澈,温婉可爱。

今天楚晴晴好像一朵盛开的雪莲,落入凡尘中,文远一时傻了眼,呆在原地。

楚晴晴早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了,只是害羞的侧过脸,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去:“走啦,快到修炼时间了。”

良树镇练武堂占地约200亩,修炼场有三间,总占地约为一半。剩下的基本为生活区。其中修炼场分为预备修行者道场、精英子弟修行馆、教练修行大殿这三类。

前者占地更大,但是设施比较简单,基本上是一个大厅,配备十几个木人桩,可供上百人修行,并绘制一些简单的阵法,或者放置着一些辅助性的法器,再配备一名到两名教练即可。

中者则较为豪华了,一般几十人一间,法器和阵法齐全,并配备单独的丹药,只提供给筑基有望,或练气巅峰的修者使用,有至少3名教练进行修行指导。

而最后者,只提供给教练使用。单人单间,不同于前两者,是在一个大型的引灵阵上建立的,而是每个单间单独绘制引灵阵法。最适合一个人独自修行独门功法,是全学校灵气最为优质的地方。

以荀文远的资质,自然只是能在预备修行者道场学习修炼之法了。

“荀哥哥,我叔叔叫我,你先去道场吧!”楚晴晴向文远道了个别,双方就在道场门口分开了。

楚晴晴其实资质很好,已经进入精英子弟修行馆中历练。两者也不顺路,因此虽然十分不舍,但也没有办法,只能目送她离去。并朝着那个叔叔望去,是经常来给她送东西的人,也就没有多想转身向自己的道场走去。

楚晴晴是当地镇里一家比较有名望的家族,也算是一个有身份的大小姐,荀文远只是仗着父亲是为公家某差的身份,能够和楚晴晴玩在一起,要是以他目前的状态,只怕是会被当做镇里游手好闲的小混混,被她家里人明令禁止接触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悻悻。但奇怪的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就喜欢这样的男孩。男孩也觉得倍有面子。可谁都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修为的差距拉大,只能是越来越落入底层,被打为不入流的行列中去。

一到道场,就见白素教练紧张地向四周张望。一见到荀文远,她才放下心来,没有期初时看起来那样紧张了。她连忙走过来抓~住他的胳臂,开始向他身上打量起来。

“白教练……疼。”

文远吃疼的说,白素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稍微将手中的力道收了收,但还是牢牢地抓~住他的手。把他拉进在身边,一股幽香侵袭,让荀文远一时迷迷糊糊的,摸不着头脑。

“你……你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吧?周月和楚晴晴呢?赶快把你们去哪了,遇到了什么说清楚!”白素这时严肃地询问道。

“没……我们就是去河边烤了鱼吃……”荀文远有些诧异,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白教练这样对待过他,好像有些……有些过度关注了,不禁让他想入非非。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周月他跟着刘凤去了,应该比我先到道场,楚晴晴也已经到道馆了,我送她过去的。”荀文远在说到楚晴晴时声音不禁放小了一些。

“呼,那就好。听着,这几天不允许离开我,必须待在我身边!知道吗?”

白素将脸凑近荀文远,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这把荀文远吓了一跳,一时搞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但是看着她凑近的脸,竟然意外的觉得她还挺漂亮的。

这时从远方飞来之前遇见的白衣男子,落到他们身边,他从飞剑上走下,面无表情地看了荀文远一眼。

白素向他表达了感谢,然后狠狠地盯了文远一眼。白衣男子点点头,想说什么。但是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音,他脸色猛然一变,又掐了个剑诀,向总教室飞去。

这时候文远发现周胖一脸陶醉地路过,连忙喊住了他,白素这才把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教练,发生什么事了?”周胖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赶忙问道。

白素纠结了一会,没有直说,只告诉他们最近有歹徒作乱,他们成了重点保护对象。包括荀文远、周月、楚晴晴。现在已经通知他们家里人了,马上就会联合成立一个保护组,十二时辰保护,直到危险脱离。而这其中就以白衣男子和白素为主。因为他们是演武堂中,除了总教以外修为最高者了。

“周月,你在期间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白素再次询问。

“没有,我就跟文远待了一段时间,然后就是见到了楚晴晴,剩下的时间就是跟刘凤待在一起。”

周胖如实回答,他大概猜到了是发生什么事了,文远也冷静了下来,仔细分析了一会,也明白了个八~九不离十,原本慵懒的眼神中竟然放出一丝精光出来,胸口不自觉的起伏,但很快他就担心起楚晴晴来。

“那楚晴晴呢?她跟什么人接触过?”

虽然楚晴晴不是她保护的对象,而是总教和她的家族直接看护。但事关文远和周月,心思细腻的白素还是向二人询问。

周月没有说话,文远思考一会后,突然做声:“楚晴晴她跟她叔叔见了一面……”

“楚叔吗?”

白素点点头,楚叔也是演武堂的教练之一,修为不低。并且是楚家人,便不再过问了。但是她突然迟疑了一会后,突然冷汗直流。瞳孔一缩,惊慌中大叫:“不好!楚叔昨天凌晨就已经遇害了!”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