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9章 戏班子

  • 书名:凡流仙道
  • 作者:南风道人
  • 本章字数:2944
  • 更新时间:2021-01-08 16:29:05

“我看你身姿勉勉强强,面容中等,看得过去。也算适合旦角的条件。你说说看,你对戏班有多少了解,为什么想着要来戏班?”

那旦角虽然还有些不高兴,但从他的语气来看,收一个徒弟似乎也没那么容易,因此好不容易有个愿意来的,也不想轻易放过。

“戏曲伴奏乐器常见的为教坊鼓、杖鼓、板鼓、筚篥、拍板、笛、琵琶、方响……”

此时已经回到了他的住处,他也从细腻温婉的女腔变为正常粗狂的男声。他住处是个大宅子,显然也是一个富贵人家。一间房里零零散散,放着许多唱戏时需要的道具。

几个下人见到他回来,也都不喊老爷,都叫先生,估计是他定下的规矩。

荀文远想了想,还好以前看的书多,对戏班子也有些了解。虽然本意是逃难。但他自然不会这么说。

只是用感情润色了一下,半真半假地把自己身世讲了一遍。并且渲染成自己是无依无靠的孤儿,只能在城外务农。

荀文远在书上听说,戏班子对孤儿比较亲近。会时常收一些无家可归的人,让他们从小学戏。因此掐头去尾,带入了真情实感,倒也说得有模有样的。

那花旦十分感动,便应了下来,这样就成了他的戏班老师。

好在此人没有修为,看不出自己是炼气期。不然一听就被戳破。他现在想着,以后是不是应该学上一点隐藏修为的法术。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当他们这一派的旦角的条件特别苛刻,要求表演的天赋极高,全都由男性扮演。而符合的一听说扮相和要求后,纷纷跑了个没影。也因此花旦无奈上街去收徒。其他的名角门下门徒众多,就他一人寥寥无几。

“我叫唐可兰,别人都叫我唐先生,你也这么叫就行。”

唐可兰已经卸好妆,指挥下人收拾出一间房。

“这房就给你了。”唐可兰指着这里说道。片刻后却小声嘟囔:“我准备了挺多年的。”

文远感到有些好笑,但是忍住没有笑出声。唐可兰转过脸瞪了他一眼。然后正好一个下人搬来了两个大箱子。一个里面全是戏服,另一个全是化妆品。

“这些东西你先熟悉一下,稍晚的时候我再教你,我还有事,等会正午时我教你怎么唱戏。”说完,他便背着手走了。

说起来,其实唐可兰长相也属于中流行列,不难看也不够好看。卸妆以后也就是一个清瘦的中青年男子。走在人群中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很难联想到此人上了妆,扮了相就成了一名风姿卓绝,媚眼如丝的花旦小生。

听唐可兰的口气,他好像名气还不小。不过大多数情况下的名气,应该仅限于舞台上吧。除非是狂热的票粉丝和亲近的人,不然没有几个人知道其真身。

很快正午到了,文远从唐可兰交给他的物品中,看到一本讲述唱戏技法的书。以修者的能力,自然是很快就上手了。

其中什么运用丹田劲,切换真假音之类的技法,他很快就通过练气法,把它们融会贯通了,这让唐可兰惊艳不已。

但文远可不会表现得自己一学就会,而是先装作找不到要领,再通过唐可兰讲解,然后一下子领悟,来达到唐可兰讲解非常巧妙的情况。这让没教过徒弟的唐可兰兴奋不已,对他是愈发称赞。

并且几次帮助他登台,坐稳了虚假的身份,

已经半年过去了,当初追查江吾门案的风~波好像也悄悄散去。在此期间,文远登台演出应该也有了大大小小百余场。

唐可兰不只是花旦名角,还有自己的产业,城中某个酒楼和一班戏台子,是他全部的基业。虽然产业比不上最顶尖的家族。但也处于二流行列。当然了,凡人终归是凡人,位于二流已经是非常幸运了。

也是因为喜欢看戏的多,其中不乏一些修者,有时他们会大张旗鼓地用世俗身份入场。也有的隐没于人群中。

台下有一名风衣男子就是如此,头上戴着帽子,总喜欢坐在角落里,灯光刚好打过去只能看见此人的下巴,阴影遮蔽在他的上脸。看不出喜怒,但此人几乎每场都不会缺席,从文远登台演出开始。

文远现在也已经小有名气,但他精心控制着,偶尔会故意暴露出一些拙劣的错误。所以他虽然不是非常出名,但也小有名气。如果不是因为需要名气来傍身,作为规避风险的法子。他甚至只需要每日混混,演两小角色就完事。

不过作为老板兼大明星的徒弟,他想低调也挺难的。

现在唐可兰对外声称其为远房侄女,目的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躲过了好几次追查。毕竟调查兵只会一字一句参照着通缉令去搜捕,多次追踪时都只是看了文远一眼,然后便去男更衣室挨个搜查了。

当然,唐可兰为文远单独准备了个化妆间,这也算是首徒特权。

但他来到江林城可不是来学唱戏的,期间用此身份多次出去探查。

当然都是以郊游踏青为借口,实际上也真的是抱着郊游的想法而去的,到没有什么人怀疑。

最先去了祖坟一趟,取了父亲交给他的宝贝,本想一走了之,可是师尊、好友接连遇害,他怎能咽得下这口气。

于是潜伏于此,伺机打探消息。

此时台上唱着的是著名的《霸王别姬》,正好演到高~潮处。项羽为护红颜,持剑面对围军,虞姬为守王尊,对刃坚毅自刎,两人最终都为深爱之人奋勇而去。

这是酒楼最叫座的大戏。

“霸王,妾身先行一步……”

此时,虞姬已经被敌军团团围住。眼看项羽身陷围军,为救自己伤痕累累。神色凄婉片刻后突然坚毅决绝。

她从地上捡起一柄长刀,眼眸温柔,秋水幽幽,素面朝天,微微一笑。长刀溅起飞血,洒在素白色长裙上。

“不!”

虞姬在先一步自尽后,凄美倒在地上。项羽突破围军赶到时痛哭流涕,观众随着剧情推动,都为之动容,

但这时大家都只能看到虞姬沾染鲜血的长裙。其实她正透过一条缝,斜眼注视着坐落在人群角落的那个风衣男子。

他已经来了一百三十余场了,几乎场场不落。男子微微抬头,好像也从阴影中透过缝隙看向虞姬。

虞姬一惊,但掩饰得很好。眼睛紧紧闭上,她眼帘上的睫毛十分修长,排列有秩,面容白~皙,好像匠人精心打造的娃娃一般。

很快,该到了落幕的时间了。但是这次却和往常大不相同。

灯光忽然一暗,但帘幕久久未落,突然看到虞姬在阁楼中跳舞,背景是在乡野中,跳着跳着,虞姬美丽的脸庞上泪珠直流而下。

“夫君,为何要送我于此地,你还好吗?为何带着那位长得和我有几分相似的妹妹一去不复回?”

虞姬唱出最后一句台词,大幕缓缓落下。

观众一时之间被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但有几人已经悄然落泪,千余年未曾打破的故事,如今居然被这小小酒楼,离经叛道地更改了。

大幕拉开,演员们集体并排,准备鞠躬。

尽管有许多人非常喜爱这样的改编,但都不敢鼓动起第一掌声。

“好!好!好久没有看到如此有趣的故事了!”此时一名紫衣男子站起身来,笑着拍动起双手。

随即就像点燃了火星入炸药房,那掌声如雷鸣般不绝于耳,

站在舞台中众人提起的嗓子眼这才放下,用力朝着观众深深鞠上一躬。

但见那阴影中的风衣男子摇摇头,悄然退场了。

虞姬皱眉,这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场场都来,但每次都是这番模样。

在后头,唐可兰也高兴地笑了出来。

这是他徒弟第一次唱大戏,以往的时候,都是安排几个较小的剧场和闲时去唱,全当历练。

一开始如预料的那样,不温不火,甚至一度没有名气。这对他这个江林城的名角来说,是一种耻辱。因此,谋划一场大戏,让他一炮而红非常必要!

因此就有了这番改编。改编虽然不大,但其实却要付出非常大的风险和勇气。不然一个不小心就是业内集体炮轰

就算是他也吃不消。

不过说来,这徒弟鬼灵精怪的,居然想到用这种方式去改编。还说是受他这个师傅的影响,这让他可是高兴得很那!

看样子,明晚玉兰方的名字就要传遍江林城了。

哦,对了玉兰方就是荀文远的艺名。

而且那蓝氏集团的公子似乎对此戏很感兴趣啊!而且还是第一个鼓掌的人。要是能得到他的支持,那他徒弟必定是平步青云!唐可兰心想。

旋即便走向舞台,作为主事人,他必须要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