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18章 满满一池玉化液!

  • 书名:凡流仙道
  • 作者:南风道人
  • 本章字数:3296
  • 更新时间:2021-01-08 16:33:37

荀文远站在蓝家主楼庭院前。整个蓝家很大,从城西一直到中心城区,规模与相当于一座比较繁华的大镇。

蓝家领地,内有几个奇特的地标,第一个就是蓝家主楼,用千年妖木和巨石为基础搭建的,足足高有十八层的主楼,占地约为500亩,堪称一座巨型城堡。

这是蓝家十几代人共同努力得来的成果。

这座堡垒中不光是用料十足,在阵法上也下足了功夫。从庭院丈量,方圆数里外的地底下,绘制着一个小型的护山大阵,其蕴含~着来自数位老祖的灵躯之能,也就是说其历代老祖埋葬于此,用残余的仙气维持着大阵生生不息。如遇到紧急情况时,开启大阵,族人可在其中安然无恙长达500余年之久。

荀文远能感受到一股庞大的仙气充斥在空气的周围,这就是仙门,这就是大族?

荀文远当真感受到自身的渺小,以及何为凡人凡流,何为无门无派了。

那城堡甚至在这百年内将诞生出城灵,一旦城灵现身。即使是集江林城全部实力去攻占,恐怕也只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也难怪仅仅只是一个蓝家二公子,作为蓝家的江林城代理人,可以在江林城获得如此高的待遇。

这也只是江南域的一个二流家族,不敢想象天华国的真正顶尖势力该是何种恐怖?

庭院里种植着许多奇花异草,以及名贵树木。大部分其实足以自成一道,化为妖邪,只是这蓝家主楼的大阵压制着,令它们只是可以作为吸收了巨量仙气的草植而存在。

像眼前妖~艳无比的玫瑰,在夜晚中散发着淡淡的血腥色光芒,甚至有一种怪异的吸引力,一不小心就可以让人丢了魂魄。

俗话说,得道者,鸡犬升天就是形容如此的吧?仙家庭院,便是脚下草地也能在凡间作为救人神药。

但,这些也只是让文远看上一眼罢了。这终究只是没有得道的妖草。对于他练气巅峰修为没有半点帮助。

不过从庭院这般规模来看,蓝家药园里的东西可能会非常有意思。毕竟那玉化液是一桶一桶的放在蓝河府邸中的。

文远在此地已经等待多时,见过不少飞剑期强者脚踏飞剑,从四面八方汇集。甚至就在刚才,一白发老者,带着一童~男童女,从九天之外腾云而来。

那童~男童女不过七八岁的样子,已经是练气期巅峰修为。让文远很是吃惊。这在学武堂的年纪,已经达到了演武堂的毕业资格。

要知道,学武堂一般是在6~10岁就读,天赋异禀者可以提前2~3年。练武堂是在10~13岁。而演武堂则是13~15这个年纪。

在学武堂修体,严格来说,所有学武堂的弟子都不能算作修真者,他们只是作为修真的预备者。只有觉醒练气之人才能被称之为修真者,而他们的修为也就是炼气期。

一般来说,学武堂为淬体期,练武堂为炼气期,但也有一大半仍然为淬体期。演武堂则为练气居多,也有极少数仍然是淬体期的老油条。

再者以年龄为天赋的唯一标准。比如有人在6岁时为淬体,7岁就达练气那么他就会被视为天赋异禀者,享受更顶尖的资源与更高层次的待遇,被分配于王府或州城武堂之中,由专人训练,或者拜入宗门势力之下,成为内门弟子。

这样,他们一家也随之崛起。而天赋寻常者或较差者,则分配于实力平平的城中,甚至是其下的乡镇内。未来修行也只能靠自己。

也因此,实力越强的武堂中的武者也就越年轻,这是一个必然的定律。

而荀文远所在的武堂就是一镇级武堂,好在这所武堂曾经出过高人,因此被主城定为城重点武堂。只是比主城内重点武堂稍差而已。教练中有几位还是飞剑期高手,也算不辱重点武堂四字。

想来那腾云驾雾的老者带来的童~男童女,应该是在天华国的某座顶尖演武堂内就学吧,令文远好是羡慕。

不过最令文远惊讶的是那白发老者背上的红光宝杖,这极有可能是天阶法宝!此等仙物,只怕是劈山断河都只在顷刻之间吧!

还未等从震惊中缓过来。一匹独角异兽拉着豪华的马车从天上降临。片刻后,一俊男靓女从车门中走出,正是蓝河带着玉兰方到达。

此时玉兰方身着金色点缀的云肩,外穿搭配淡黑色透明纱袍,内着红色华丽拖地长裙,仙鹤发簪盘起长长的青丝,脸颊粉~嫩柔光,眼帘上睫毛修长,小~巧~玲~珑的秀鼻,红如樱桃的嘴唇。一时间星光璀璨,百鸟齐鸣。

一眼就吸引了万众目光。

两人迈上台阶,并肩向城堡中走去。

她向着左边回眸一笑,荀文远在正下方的台阶下凝望,随后也微笑着向她点点头,便转身往左向人群中远去。

“小玉,今晚的你格外美丽。”蓝河轻声说。

“没有今晚的公子,小玉也只是一名凡女。”玉兰方摇摇头面色微红。

“小玉……”蓝河心情很激动,本想说什么,可是被一轻浮的男子打断。

“老二,不错啊,哪找的妞?”

那人从身后叫住他,待二人回声,眼珠子一瞪,吹了声口哨,怪叫道:“哇塞,仙女啊!嘶,可惜是个凡人……”

“哥,这是我女伴,正经点。”蓝河没好气的捶了他一拳。

“哦,不好意思,没想到是弟妹。哎,我是他大哥,蓝栋!今年三十八!嘿嘿!”那名为蓝栋的男子,依然没半点正经的说。

说得玉兰方面色一红。

“小玉别见怪,这家伙是我亲大哥,平时在外面玩惯了,有些不着调。”蓝河连忙解释。

“蓝栋大哥,您好。”玉兰方调整了一下,大大方方的行了一礼。

那蓝栋啧啧啧了一会,和蓝河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先前蓝栋的话让蓝河紧张得脚趾抓地,生怕玉兰方被这个轻浮的大哥吓到。这大哥今年也只是筑基初期的实力,修为比较普通。虽然别的不行,但经商和泡女孩都很有一手。往时他住在天华国的都城,看管着他们这一脉的一些重要资产。像玉化液、凝香丸等热销产品。

他们其实也有些时日未见了,听说最近找了个刚到飞剑期的女朋友,傍上了富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方才问他,他也只是笑而不谈。

此时是晚会还未正式开始,属于前段的社交时间,因为小辈们都会提前一些到来,因此也是小辈们彼此交流叙旧的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是蓝家的家族晚会,但也邀请了一些比较有实力的家族以及仙门的名流参与,因此不少人会带着家属、女眷去认识各方的修士。

蓝河和玉兰方就在此期间拜访了几位已经到场的重要长辈,和一些与蓝河交好的名流,这让玉兰方大感疲惫。

不过好在时间并不算长,接下来到了晚会正式开始的时间,长辈们也都寒暄过后就坐。为了暖场,就由小辈展示才艺或者武学。

“小玉,等一下就要上场了,没有紧张吧?”蓝河关切的问。

玉兰方摇摇头,拍拍胸脯说这都是小场面了,被蓝河笑话了一阵。

不过到上台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被一群大佬注视的感觉,和被凡人注视,那是完全不同的,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荀文远哼着歌,指尖上转着一张贵宾卡,一路上畅通无阻。甚至还有不少下人亲切地喊上一声“少爷晚上好。”

他径直向蓝家某处库房走去,边走边摸了摸口袋里放着的一把钥匙,这钥匙是蓝河表忠心,放在玉兰方手中的,被他拿了过来。

他从玉兰方口中得知,那蓝河把运来的东西放入了面前的这个宝库里。

江林城的蓝府他都搜了个遍,没有发现父母的踪影,甚至连宝物都没有多少。而蓝河主家里的蓝家~宝库,总该有点东西了吧?

不过面前这个也不是什么核心宝库,只是一个临时放置的库房,不然蓝河也不敢把钥匙交给玉兰方。

文远发现蓝河交给她的贵宾证基本没有去不了的地方。除了几处有强者把守的地方他不敢试试外,其余的都无一例外。

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此处一个守卫都没有,虽说蓝家的家族大会所有的族人都要前去。但是守卫应该还是会待在各大宝库里才对。

他探头探脑地查看一番,生性谨慎的他打算就此离去。可是一想到这可能是他唯一能找到有关他亲人和朋友下落的线索了。于是咬了咬牙,走了进去。

此时,荀文远担心的宝库的守卫都被集中捆绑在一间破旧的屋子内,一尼姑在他们身后转着佛珠,口中念念有词,闭眼阿弥陀佛着。

荀文远不知道,跟蓝家的有恩怨的远不止他一个。并且在蓝家为了抵挡大劫之际,从各个分地发布号令,要将族中宝物按一定数量迁回,违者重罚。而平时库房里都近乎是藏满的状态,这才让一些宝物没有能够及时安放,像一些低于筑基期使用的东西,就只能放在一些临时的宝库中。

而自然有些其他势力安插在蓝家的人收到了消息,便向上禀告,大人物收到了此消息,自然不会白白放过这样的机会。

而荀文远也就误打误撞,浑水摸鱼了一把。

荀文远拿着钥匙,小心翼翼地再探查了一番,向着宝库门前丢了十几个石子,还耐心等待了几分钟。见实在是没有什么异常,便走了过去。

掏出钥匙,向其输送一丝真气,禁制就被关闭了。然后拿着钥匙打开了宝库。但他突然身子一震,不敢相信地盯着眼前的水池发呆。

哦,眼前的不是水池,而是一池子玉化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