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20章 倾情演出

  • 书名:凡流仙道
  • 作者:南风道人
  • 本章字数:2883
  • 更新时间:2021-01-08 16:34:25

蓝家的舞台上,一少年打着一套拳法,十岁的年纪,手臂上已经有着清晰可见的肌肉。一套拳法,如猛虎,如恶龙。此人已经达到练气中期修为,如果在同岁的凡流孩子中,仅仅只是处于练武堂的年纪,但其天资早已睥睨就读凡流中演武堂的子弟。

而且此子就在庆远州首城庆安城中,就读州级最高演武堂。听说马上就要保送庆远州全武大殿了。这可是名列天华国天字号的全武大殿。

所谓天字号,就是在天华国每五年一届的全国修仙大会中,排列前二十的顶级全武大殿。而在这些大殿内的传道尊师最低要求都为飞剑期,内门弟子全部在筑基期后期以上,外门除了极少数有处于宇级或宙级的天资修者以外,其余不到筑基是没有资格入内的。

就连杂役最低要求也都是练气巅峰。

而有一些顶尖功法传道带头人,更是已经抵达腾云期。他们若是发怒,整个大州都要抖上一抖。

若是做了他们的弟子,平步青云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因此此子很被族中大人看好,得到了不少夸赞。

而接下来上场的,是两名童~男童女,莫约七八岁的样子。他们从一白发老者处走上台,向众人抱拳行礼。

白发老子身旁围了众多人,他端坐在桌前,满面红光,笑而不语。一副高深莫测,胸有成竹的样子。

那童~男童女,短暂打上一套拳法热身后,立即施展了绝学。两人手掌相合,双剑合璧。炼气期所不能外放的剑气,居然从他们体内以手心和剑为圆,运转一个周期后,竟然就施展出只有到了筑基以后才能释放的剑气。

一剑挥砍在木人上,当场把其砍成碎屑。

这人众人不禁汗颜,不少人表示,自己筑基修为也不敢随意硬接。

武毕,台上童~男童女再次抱拳一谢,众人方才从震惊中走出。猛然觉此二子已经炼气期巅峰修为。再向台下老者望去。顿时心领神会,原来是蓝家赫赫有名的蓝紫蟾老祖的后辈。

此老早已是腾云期仙人,能教导出这样的后辈,虽然足以令人艳羡。但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反观此二子的资质,恐怕日后成就,不会比蓝紫蟾老祖低啊!

当即各路人都连连称赞,溢美之词更是不绝于耳,颇有讨好之势。

而接下来几名蓝家子女,倒是表现平平,其实大都是筑基有望,功底扎实。但因为前面两组天才太过耀眼。他们也就是短短打了几拳,就草草下场。

经过一轮对比后,此番众人的称赞也都越来越集中于之前的天赋异禀的童~男童女上了,见此局面,那老者自然也是笑意越发的浓厚。

一盏茶的功夫,一名绝美的少女上台。她太过独特,以至于一出场就成了众人的焦点。她长着绿色的眼睛,赤红色长发,肌肤雪白。若是荀文远在场,肯定会惊讶地跳起来。

但此时,就算他在场,他就是叫出声来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因为此女施展招式后,众人便如油锅入水,全场沸腾起来。

只见她从腰间抽~出一柄,淡蓝色软剑,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对着木人随意一指,就一见剑气瞬间击中木人,木人瞬间化为齑粉,不禁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人群中突然惊呼,“北冥玄剑!……江北柳家,柳无情!?”

人们顺声望去,一尼姑坐于角落中,闭眼打坐念着禅音,佛珠在其指尖转动。

顿时人们议论起来。

“听说,当年柳无情师太和蓝家老祖有过一段姻缘。”宾客甲小声说。

“啊?还有这档子事?”宾客乙惊讶道。

“是啊,后来蓝家老祖在飞剑期的时候因为一株仙草抛弃了她,差点让她死于黑龙林……”宾客甲小声说。

“啊?还有这番辛密?”宾客乙惊讶道。

“那可不!从此他两人就决裂了,不过后来蓝家老祖靠那株仙草进入了腾云期。”

“怪不得,那蓝家老祖能如此狠心,腾云期啊,啧啧啧,足以让人放下所有的一切了。”

“但是他没想到,无情师太不光没死,出山以后也从飞剑期晋升到了腾云期,此后无情师太可没少给蓝家找过麻烦。”

“咳咳咳。”蓝家大公子蓝格出声制止了这些流言蜚语。

那红发少女簌簌地从台上跳下,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下,俏生生地站于其身后。

就见尼姑睁开双眼,透过人群,直直盯着白发老者。白发老者面色一寒,冷哼一声。

“见笑了各位,贫道小女柳心妍,从小随贫道在深山历练,未有见过世面,以后还请诸位多多包含。”

“心妍我们走。”

见事情达到成效,尼姑就起身离开了大厅。

少女左右张望,然后快速地向众人礼貌鞠躬,便跟着离开了。

人们顿时议论纷纷,但突然白发老者释放威压,全场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演练继续。”

接着大家都装作没发生过此事似的,看起了小辈们的表演。

不过客场的江北柳家力压主场的江南蓝家一事,在往后被当做笑谈在修仙界传开了。

“十余岁的筑基期少女,实在是恐怖。”蓝河坐在坐席桌位的前方。他们这一桌坐了几个与他相熟的族中同龄亲人,还有几个其他家族的伙伴。以及温柔可人的玉兰方和厚颜无耻的唐可兰。

“十余岁就筑基,这是什么妖怪!”唐可兰吃着东西,含糊不清地说道。

玉兰方则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

不过蓝河肯定预料不到,那个少女还是托他的福,把一池子玉化液给吸干了才筑成的基。要知道,那一池子水,可是足以提供给上百名修炼期修者,三年的日常服用的量。今天一晚上就给少女从练气初期提到筑基了。

还顺带救了一下冒失的荀文远。

其实少女之所以能够安然无恙的进入筑基,是因为那少女修炼了独特的功法,才敢如此。

但是荀文远并没有,就这样冒失吸纳,在冲破穴窍后,必定功力尽散,成为废人。只是不知道那少女为何起了善心,帮他把余力给吸了出来。

其实这要是让蓝河知道,肯定当场气急攻心,吐血而亡。不过后来吐血的是另一名族中长老,这也与他无关了。

蓝河摸了摸玉兰方的头:“等会就要上场表演了,别担心,就像以前那样好好表演就行。”

玉兰方点点头,露出自信的笑容。然后起身向舞台后方走去。唐可兰手忙脚乱地塞了一堆食物在嘴里,然后挥手让大厅外等候的唐家班跟随上场。

玉兰方化好妆,等待片刻后入场,看见一个个伙计都紧张的瑟瑟发抖。但当她上场时,大家也都像有了主心骨。

也难怪,面对凡人时,没有压力。面对大家的目光都没有负担,但是这群仙人的眼神好像每一个都有一份重量似的,打在她身上犹如背负了重物,令她有些窒息。

不过好在蓝河为她分担了许多压力。

一曲道:“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厅内众人慢慢进入了剧情里。一时间都陶醉于此剧中,渐渐折服于玉兰方的表演中去。气氛慢慢地从刚才的不愉快消离。

也巧,在刚才发生了江北柳家那档子事,大家急需一种重新融回氛围的契机。正好有一凡人女子,唱了一曲精彩的凡人大戏,让平日里重复着枯燥乏味的修行的修者大呼过瘾。否则,大家一时间还处于难解的尴尬之中。

“夫君,为何要送我于此地,你还好吗?为何带着那位长得和我有几分相似的妹妹一去不复回?”

“好!”曲毕,掌声不断,喝彩连连。

众人听主持人解说后,发现这是蓝二公子女伴时,更是纷纷称赞起来。那白发老者也赞不绝口,都说是郎才女貌,恰逢好戏。

见此状况,大家自然也随之讨论起剧情来。说此改编是史上最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类的云云。

玉兰方则在众人关注下,满脸羞涩地回到座位中,蓝河自然是喜上眉梢。

“牛!”那蓝栋竖着大拇指,表情夸张地对着蓝河称赞道,并且深深地看了一眼玉兰方。

蓝河拍掉了他的手,但是脸上笑意不绝。

此时此刻,荀文远正在星夜兼程地向着江林城赶去,因为他突然发现了有关他父母的线索。

而在蓝家高楼中,有一人站在挑空平台上,微笑地看着他离去,此人便是那儒雅随和的江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