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二十八章 炎华兵变

  • 书名:龙吟虎啸
  • 作者:火凌云
  • 本章字数:2182
  • 更新时间:2016-01-20 14:12:29

炎华城西郊的军营里,战舞正在召集他手下的七员部将举行秘密会议。为了避免引起混乱,战舞没跟部下透露天龙已经除掉了星魂的事情。

会议一开始,战舞就肃然道:我一直都把你们当成是自己兄弟,今天我以大哥的身份向你们宣布一个重大决定!着红衣的赤云道:大哥,有什么事你直说就是,跟我们几个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啊?战舞道:我们面临的事态很是严峻!不过在着之前,我要先告诉大家一个突发事件!着橙色衣服的橙铃道:大哥您快说!别让我们干着急!战舞道:我们的城主已经在魔炎城殉难了!在位的星魂其实是炎魔王那边的奸细!着黄衣的黄拳快人快语道:城主死了?现在的城主又是奸细?这么说大哥是要取而代之了?着绿衣的绿莺不以为然道:三哥这是怎么说的?大哥要是想篡位的话,星魂刚一上任时不就是绝好的机会吗?战舞道:不错,我是想发动兵变!不过,要成为城主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着青衣的青鬼道疑惑:什么人能值得大哥您为他卖命啊?要我看啊!还不如您做了城主的好!着蓝衣的蓝凤思虑道:我看也是,大哥何必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呢?战舞决绝道:既然我认为那个人堪当大任,你们就别再说三到四了!难道你们不相信我的眼光还是怎么的?着紫衣的紫龙权衡道:大哥说的没错!我们对大哥要有信心才是!再说了,如果那人真的不合适,到时候大家再发表意见也不迟嘛!战舞道:还是紫龙会说话!你们大家还有意见吗?赤云道:大哥,我们听你的就是!可到时候要发现那人不够资格,我就第一个动手杀了他,立刻拥戴您做城主!战舞道:你就知道吹!到时候恐怕你连人家一根毫毛都碰不到,倒被人家给形神俱灭了!赤云道:我说大哥,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吧?真有这等能人?您告诉我,他究竟是谁?战舞道:至于是谁,见了面我自当跟你们说!要说他有多大能耐,我想你们几个绑成捆儿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赤云道:行了,我们就等着看了!大哥,你就下令眼下我们该怎么做吧!战舞道:你们回去先要稳各自的部下!我得去解决了星魂任命的副将军!我想,他的部分亲信肯定会借机闹事,到时候你们该知道怎么做吧?七人相视,转向战舞郑重地点了点头!战舞道:好!分头行动吧!七人出去后。战舞也挂上了一把长剑,虽然他本行是用长戈。

战舞觉得部下们大概已经整装待发,就身佩一柄长剑大踏步朝副将军的东大帐走去!一路上,他看到原设的巡逻队都已经撤离,暗想他的七员部将必定作好了安排。战舞来到营帐前,两个侍卫迎上来道:战舞将军,找我们将军有事吗?战舞道:那是当然!没事我来干什么啊?全是废话!一个侍卫道:请将军稍候,我这就去给您通报!不过一会儿的工夫,那侍卫出来道:战舞将军,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将军说今天军务繁忙,没时间接待您,请您改日再来吧!战舞勃然大怒道:好大的架子!我偏要进去,你们能怎样啊?那个侍卫道:将军,你就不要难为我们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另一个侍卫狂妄道:你跟他废什么话啊?再不识趣,小心我们兄弟两个把你给捆了!战舞气得血脉喷张,手中长剑出鞘,就见寒光一闪,那侍卫的脑袋已经滚落到地上!还算客气的那个侍卫见此情景情景,早被吓得尿湿了裤子!战舞道:看你还算识相,我就饶你一条狗命!赶紧给我脱了披挂,滚出军营!那侍卫见能捡条活命,哪里还敢多罗嗦,扔了兵器脱下披挂狼狈地逃命去了!

战舞收起长剑,伸手掀起帐帘,一眼看见那副将军正在喝酒!他的身边有好几个美女作陪,其中两个姑娘就坐在他那臃肿的大腿上,一左一右地在那里给他夹菜斟酒!副将军醉生梦死,根本就没听见帐外的动静!看到战舞突然闯进营帐,他大为恼火道:将军,你不知道我今天有事吗?战舞嘲讽道:原来落峰将军忙的就是这个吗?落峰道:休得无礼!虽然你我名义上是同级,可我的实际权利比你大!在本将军面前耍威风,你不觉得太放肆了吗?战舞一双充血的眼睛,看看眼前妖艳的女子道:你们给我赶紧离开军营,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落峰拍桌而起道:战舞,你也太不本将看在眼里了!战舞跟本不理他,朝着那几个面面相觑的风尘女子怒吼道:还不都给我快滚!烟花女子们何曾见过如此剑拔弩张的局面,全都尖叫着夺门而逃了!见此情景,落峰气急败坏道:来人呐!把他给我捆了!战舞站在那里稳如泰山般动也不动!见无人响应,落峰声嘶力竭道:来人呐!来人呐!战舞冷笑道:你就省点力气吧!今天我就要你把命给我留在这里!落峰色厉内荏道:你想怎么样?我可是星魂城主直接任命的!战舞道:你没长耳朵还是怎么的?我说今天你要把命给我留下!落峰抹一把冷汗道:你我兄弟有话好说,干嘛动肝火啊?战舞鄙夷道:呸!谁跟你是兄弟啊?少在我面前套近乎!今天这大帐里只能走出一个人,你赶紧抄家伙吧!落峰壮壮胆子道:战舞,别给脸不要脸!我再说一遍,我是城主亲自委任的副将军,你敢把我怎么样?战舞道:你的主子早已魂飞魄散,我看你还有什么靠山?落峰一听,明白大势已去,也只拼死一搏了!他回身抄起一把钢刀道:战舞,别以为我怕你不成!有种你来吧!战舞对自己的功夫还是有信心的,哪会把落峰放在眼里!一柄长剑倏然出鞘,战舞趋步奔向落峰!战舞一剑挺出,落峰挥刀相迎,两人叮叮当当打得难分难解!打斗持续到一盏茶的工夫,落峰明显得成了“落峰”——因日夜酒色无度,终至体力渐渐不支!战舞猛击一剑,落峰踉跄着连退几步!战舞疾步跟进,一剑戳向落峰的左肋!落峰疼得杀猪似的嚎叫起来!战舞虚晃一剑,落峰挥刀做着垂死的挣扎!战舞缩身出剑,一下子贯穿了落峰的胸口!落峰眨巴着眼睛,一张蜡黄的脸扭曲得变了形!随着战舞将剑拔出,污血喷洒了一地!落峰缓缓倒地,腿脚抽搐着不情愿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