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2章 鬼运缠身

  • 书名:鞋中有诡
  • 作者:水中鱼
  • 本章字数:2008
  • 更新时间:2018-02-07 16:22:30

一进接待室,里面的气氛有些沉重,我想问问怎么回事,警察让我们别问太多。

昨晚见到孙宏的事我也没说,不过我清楚的记得那不是做梦啊,这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简单的问了几句,警察就让我们回去了,天已经黑了,我也不用值夜班了,迷迷糊糊就睡了。

就在我刚睡着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哭,那哭声听起来特别的凄凉,我一下就醒了。

再一看,竟然我的舍友高文斌,他坐在床上,手里拿着那双鞋,说话的声音却不是他的,只见他嘿嘿的傻笑着,还说:“这鞋真好看,等我死了一定要穿走。”

看到高文斌这个样子,又想到之前孙宏的事,我心里有些发毛。

“高文斌,你干嘛呢?”老大也醒了,颤颤巍巍的问。

高文斌完全像看不见我们似的,只是捧着那双鞋:“鞋,我要把他带走,带走!”

说着,高文斌抱着鞋跑出去了,我们愣了一会,老大怕出事,反应过来赶忙叫我出去跟着高文斌。

等我们找到高文斌的时候,老大一声尖叫,看到面前的人,我脑袋轰的一下。

宿舍外面的绿化树上,一个人拴在绳子上一动也不动,俨然是已经死去了高文斌。

老大直接坐在了地上,我也是双腿打颤,趁着老大拿手机报警的时候,我又看了一眼高文斌的尸体。

只见高文斌死死瞪着眼睛,眼睛已经充血了,脸色惨白的就像是一张纸。

两道鲜血,顺着他的眼角流了下来,血红的刺眼。

我有种想吐的感觉,赶紧移开目光,这时候警笛的声音也出现在附近。

几位警察走了下来,勘探现场,警笛也吵醒了挺多人,宿舍楼很多的灯都亮了起来。

孙宏死了,高文斌也死了,怎么都是我们寝室的人,就高文斌之前的表现来看,肯定不是巧合啊,难道是因为那双鞋?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四下寻找,也没有看到那双鞋的踪影,有个警察让我们俩先去警车坐着,一会去警察局录笔录。

说实话我活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场面,刚才差点吓尿了,人也多了,赶紧去找厕所。

这时候我一回头,妈啊,差点没给我吓趴下,只见吊死在树上的高文斌竟然对我笑了。

他猩红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我,嘴角是一抹诡异的微笑,虽然离得挺远,可我还是能听到他空洞的话语,他恶狠狠的对我说:“我不甘心啊,都是你害死了我!”

说着,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用干枯的手抓住了我的脖子。

“救命啊!”我瞬间寒毛乍起。

“亮子,你怎么了,别吓我啊。”就在我快疯了的时候,有个人在叫我。

老大?怎么回事,我一看老大就在我的身边,高文斌的尸体却不见了。

“怎么了亮子,刚才你怎么掐自己脖子啊。”老大问我。

我正惊魂未定,四下打量之余,就看到来时路的十字路口,有个穿白衣服的人,我看的很清楚,妈呀,那不是高文斌吗,他对我招了招手。

我整个人一下就麻了,不管别的,撒腿就跑,这时候有双手捂住了我的嘴巴,我眼睛一闭,完了,今天算是交代了。

就在我颤颤巍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竟然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个长的挺好看的女人。

不过现在哪是想这么多的时候,我刚要走,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吓的我赶紧抱住了女人的胳膊。

只见女人纤细的眉头一皱,拿出来一面镜子,这镜子竟然会发光。

我仿佛听到一声惨叫,然后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鬼,没有了?

我颤颤巍巍的走到外面一看,果然什么都没了,等我一回头,一个巴掌扇了过来。

“臭流氓。”

女孩直接给了我一巴掌,这时候我才仔细观察她,如月的薄唇,清秀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还真是个美女。

还没等我说话,女孩微微一笑:“你小子,不会是个死人吧。”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然后她看向我的脚说:“原来如此,你这双鞋,阴气太重,你穿着估计也快死了。”

她这么说,我才发现林玉送的鞋就穿在,吓的我赶紧把鞋脱了。

女孩又若有所思的说:“怪不说这两天这里的人死的这么蹊跷,恐怕就是因为这个倒霉玩意。”

她又神秘兮兮看了眼天:“两天死了俩,估计还得死下去,这下一个,就得看你们谁还穿过这双鞋了。”

高文斌晚上抱着鞋,可能也穿过,那下一个岂不是我?

我和女孩走了出去,老大和张华都在,看到我松了口气,说警察找我做笔录呢。

做完了笔录,女孩和我们一起回来的,具体我也没多说,怕吓到他们两个,就是问问他们穿没穿过鞋,结果都说没有。

完了,倒霉的还是我,天也亮了,我们也得上班去了。

这一天我都魂不守舍的,相信老大他们也是这样,等到晚上下班了,我们仨特意结伴回来的。

看到路口的女人,我心里轻松多了,路上我也和他俩吹女孩昨晚多神了,女孩看到我们神秘兮兮的问:“你们宿舍楼女人能进去吗?”

小命要紧啊,我们赶紧把她带上来了。

一晃天就黑了,我们也不敢闭灯,就这么挺着,突然一下黑了。

四周几声惊呼,那灯突然就灭了。

女人早有准备,瞬间点燃了手里的蜡烛。

蜡烛的灯光摇曳着,我们四个人挤在一张床,女人表情严肃:“他要来了。”

我们屏住呼吸,只听到一阵脚步声,从楼上传来,特别清晰。

老大浑身颤抖,压着嗓子说:“楼上还没住人呢。”

这时候,脚步声突然消失了。

我们几个人几乎是屏住呼吸,突然一股风过来,蜡烛熄灭了。

“不是我。”

“我没喘气啊!”

女人又把蜡烛点燃,我们几个互相看了一眼,都心照不宣。

这附近有人?我们看不到的人!我们仨已经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