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3章 旗袍女人

  • 书名:鞋中有诡
  • 作者:水中鱼
  • 本章字数:2007
  • 更新时间:2018-02-07 16:22:30

我们的恐惧,以至于床都在颤动着。

女人看了眼我说:“我能帮你们,不过,过段时间你们也得帮我。”

都到这时候了,我们仨几乎是一致的点头,也不顾不上什么以后不以后的了。

女人笑了下,别提多好看了,这美还没维持几秒呢,她就从怀里掏出来巴掌大的镜子,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血涂在镜子上面。

那镜子发出了一道淡淡的白光,女孩大喊一声低头,我们仨一起低头,我看到女孩把灵异对着我们身后举了过去。

我一回头,好家伙,没给我吓晕过去,只看到一张干枯丑陋的脸就在我们的背后,镜子一照露出狰狞的表情。

突然我被一踹,出去了。

我只听到咔嗒一声,灯闪了两下竟然亮了,然后女人一口血吐了出来,我看到她手里的镜子已经裂成了两半。

女人差点倒下去,我赶忙冲过去把她扶住了。

“走,上医院。”

女人拦住了我,小声的说:“我没事,和那东西打了个两败俱伤,不过救不了你们,你们赶紧去钱山,去找龙三爷,只有他能救你们了,快去。”

女孩有气无力的说,看到我们还在犹豫,她有些薄怒,有些厉色的说:“快去,我没事,就是耗费了太多心血,我就在这等你们。”

说着,女孩把那镜子炳给我了,让我当信物给龙三爷看。

我点了点头,招呼老大他们赶紧走,出了门,才反应我们手里里面来了不少的电话,有公司老板的,还有高文斌家人的,看来这事已经沸沸扬扬的了。

我们给公司打了个休假电话,那面也没为难我们,然后也索性关机,出门有人问我们怎么回事也不搭理,等到出了宿舍楼,老大才犹犹豫豫的叫住了我们俩。

“钱山那地方,闹鬼啊。”老大神秘兮兮的说。

我和张华都愣了一下,赶忙问怎么回事。

老大看了看四周说:“我家就是本地的,以前就听说,这钱山闹鬼,那里本来就是丧葬用品一条街,卖的都是死人东西,有好几个人半夜去了,都没回来,都说让鬼给带走了。”

老大越说越吓人,让我赶紧给拦住了:“那你倒说说,去哪找龙三爷啊。”

老大摇了摇头:“没听过。”

无奈,我们仨只好打了个出租车去,天还没亮呢,我们也有点害怕。

出租车司机是个健谈的人,他说钱山确实闹鬼,他只能送我们到路口。

就在车走着的时候,前面不远处路边有个白衣服小女孩,在对着我们招手。

意外的是,司机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我们仨都疑惑的看着他。

司机骂了一句:“这个时间,荒郊野地的怎么能无缘无故的出现个小女孩呢。”

我们闻言一回头,还哪有什么小女孩了,路后面都是一座座的慌坟,这可把我们仨吓坏了。

“不行,咱们回去吧。”张华咽了口口水说。

“往前走吧,马上就到了。”司机插口到。

我们仨只好闭嘴,车一路往前开着。

“师傅,您知不知道这钱山,有个叫龙三爷的大师啊?”

司机想了下:“有,就在钱山中间,有个老头子,好像是个和尚还是什么的,总之你们去看看吧。”

有了这话我们心里也有底了,道了个谢。

大约又过去了十多分钟,师傅告诉我们马上就到了,我和老大坐在后座,他用胳膊肘了肘我。

我看向老大,他给我看他的手机,上面是一个新闻。

本市晚上一名出租车司机,在去往钱山的路上,因为疲劳驾驶命丧黄泉,再看那打了马赛克的脸。

我擦,我怎么觉得这么像我们这司机呢,不说别的,就是下巴上的胡子还是能看出来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啊。

一时间我都快吓哭了,老大也抽抽个脸,张华还什么都不知道的看向窗外。

天已经快亮了,司机好像忌讳什么似的,停下了车,和我们说钱山就在前面,收了钱逃也似的跑了。

等到出租车开远了,天也差不多亮了起来,我们这才和张华说起这事,他脚一软差点没跪下。

然后老大想了下说:“这司机走的路也不是咱们来的路啊,倒好像去城东。”

城东?有个停尸房很有名。

我让老大赶紧别说了,我们还是先去找龙三爷吧。

我们三人一起进了钱山,这里都是丧葬用品店,挺玄乎的,都是些纸钱,纸人什么的。

好在有人,这里营业挺早的,要不我们仨非得吓跑不可。

等到走到中间,我乐了,龙三爷寿材店,这不就写着呢嘛。

走了进去,只见一个旗袍美女,款款的对我们走来,看的我眼睛都直了。

不过我还是没忘了正事,赶忙问龙三爷在哪呢。

旗袍女对我们温柔的笑了笑,然后招了招手:“在里屋。”

我回头一看老大和张华就坐凳子上了,好像是累了,没办法我只能自己和旗袍女进屋了。

里屋堆着的都是一些纸糊的东西,甚至还有纸人,看起来栩栩如生的,好像还带着微笑,有些阴冷,让我后背一阵阵的发冷。

旗袍女把我带到了最中间的床上,让我先坐下,紧接着,她一拽生意,旁边的纱帘落了下来,把我们俩笼罩在床上。

这床颇有些复古的感觉,这纱帘更是让我们俩感觉更拉进了一步,和这么个尤物如此近距离,我有点不知所措。

“你手上那个木柄,原来是个镜子,叫清明神光镜是吧?”

我心想我哪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东西啊,又怕说错话,只能胡乱的点了点头。

旗袍女听话笑了一下,我也反应过来,问龙三爷到底在哪。

旗袍女看了眼我:“太不巧了,三爷他忙去了,我是他徒弟,你就和我说吧,你这镜子主人是个漂亮姑娘,对不?”

看来是没错了,我就从鞋的事和她说了起来,还没说完,旗袍女就打断了我。

“这样,我就能帮你,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