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2章

  • 书名:真假王妃:王爷夜夜宠
  • 作者:紫纱
  • 本章字数:3020
  •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4:10

而且从忍冬的反应来看,她应该和正牌王妃长得一模一样。

或者,她是灵魂穿?

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孟慕思急忙再问:“我的头疼死了,谁跟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回禀王妃……”

不出一刻,孟慕思就把前因后果弄清楚了。

她不是魂穿,而是身体穿,最好的证明就是她被当作中邪了而丢掉的奇装异服。

事件的起因是正牌王妃太过清闲,一早带着护卫队去山上狩猎。明明不会打猎偏偏还非要逞强好胜,结果就在林子里失了踪。

护卫队找到的时候,昏迷在地的人就换成了她,而王妃本尊则不知去向。

听青阳说完,孟慕思反而更觉得头疼。

难道她要顶替那个王妃,在这个陌生的时代生活下去吗?

可是冒名顶替,意味着她就会莫名其妙多了一个老公。

天啊,她在现代可是清清白白的闺女啊!

这叫她如何去接受莫名其妙多了一个老公的事实?又或者,该叫那位端王爷如何去接受王妃突然变成楚女的意外情况?

“王妃?!”怯怯的询问声。

孟慕思低头垂眼,看到忍冬跪在脚边,身子抖动的好似狂风扫过的落叶。

下意识的,她就伸手想要扶忍冬起来。

怎料这一个再自然不过的动作,却惊的忍冬一声惨叫,直接吓晕了。

晕、晕过去了?孟慕思的脸黑了。

接下来的一幕更让她吐血,屋子里的人磕头的动作在忍冬晕过去后更加悲壮,大有想直接把头撞破然后人事不醒的意思。

就算她刚刚假装生气,也用不着把她当母老虎吧?

不对!

孟慕思忽然察觉到在她发火之前,这些家伙就已经跪在地上集体磕头求饶了。

看来他们一个个犹如惊弓之的模样,是长期积压的恐惧。

莫非――前正牌王妃是个狠角色!

孟慕思刚推算出真相,一道好似从地底深渊中迸出的森冷声音骤然响起:“王妃似乎比以往还要精神?”

这冷冽的声音好似冬日里的寒风肆虐,冷着骨头冻着心。

孟慕思吓得一个激灵,娇弱的身板抖了三抖。

是谁?撒旦降临了吗?

她惊诧、恐慌地回头,猝不及防之下视线撞进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瞳中。

阴鸷、毒辣、无情!

孟慕思被他恐怖的目光吓得短暂失神,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这个冷面男竟然是个千年难遇的极品妖孽。

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都无法形容眼前这个男人,而且她觉得任何奢华的形容词都会亵渎了他的美貌,最后只能把他归于妖孽,人神共愤的那种。

他的五官单独拿出来无非就是英挺的剑眉,俊朗的星目,完美的薄唇……好似都挺普通常见的可是组合在他的脸上,再配上他自身难以言喻的风化气质,简直就是天地间最完美的艺术品!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太冷了,她再色点腐点,口水肯定流成河。

惋惜感叹之余孟慕思倒也没忘记――通常冰冷的绝世妖孽身上都带着罂粟一样的毒。

这种男人,她是有多远想躲多远。

于是孟慕思也没跟他客气,直接下逐客令:“你是谁?谁准你进来的,给本王妃滚出去!”

“王妃是说你的房间本王来不得?”上官霆目光一凛,身上陡然散发出要将一切都冰冻起来的阴冷气息。

本王?难道说他就是端王!

晴天霹雳啊!

孟慕思奋力拍打自己的小脸,鲜红的指印带来针扎般的刺痛,让懊恼不已的她认清了事实。

眼前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极度危险妖孽男,是前王妃的夫君,也就是她现在的挂名老公。

无法一连串接受震撼的消息,孟慕思揉了揉超负荷的心脏:“那个,大夫说我要多休息。”

言下之意,要他马上滚蛋。

“是吗?”暗涌的危险气息随着上官霆的声音破出,刹那间在房内汹涌激荡,“那就速战速决。”

速战速决?

这是什么东东?不过直觉告诉她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可不可以拒绝?”孟慕思本能地作出反应。

“拒绝?”这是她的又一个阴谋吗?

想他身为景帝唯一的胞弟,庚岚皇朝叱诧风云的端王,却要提防一个恶女的阴谋!

上官霆心中的愤恨火焰陡然汹涨了几分,瞪着孟慕思的眼神不觉更加凶狠,透着嗜血的残暴。

莫名被他瞪着,孟慕思忽然有种被他锋利似利刃的视线“咔嚓”切断脖子的错觉。

她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脖子,感觉脖子还安好的存在这才松了口气。

幸好目光杀不死人。

“不可以拒绝的吗?”孟慕思以为他是因为她说了拒绝才生气,“那你说说看,你的速战速决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某妖孽咬牙切齿。

威逼利诱让他一月必须同房一次的是她,结果现在一句不知道就想把他打发了?

她当他是什么,怡红院里的小倌?

上官霆冲动地差点想把她掐死,可还是意外地忍了下来。

因此他无边的怒火就波及到无辜的众人:“一群废物,还不退下!”

一屋子原本就被王妃吓得三魂丢了两魂的人,又被上官霆这一惊天怒吼,顿时作鸟兽散。

世界安静了,屋子里的气氛就变得诡异起来。

房门被关上后,上官霆像看着猎物似的,步步紧逼。

“那个,你要干嘛?”察觉到危险,孟慕思本能得后退躲避。

“你说呢,王妃!”他不断朝前逼近,她不停往后退,很快她就退到了墙角。

局面顿时变得尴尬,身后是冷冰冰的墙壁,身前是比冰坨还冷的妖孽王爷,她被夹在中间做了馅。

无路可逃。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虫,怎么猜到你在想什么?”孟慕思单细胞的大脑终于意识到了致命的危险,说出来的话都带着颤音。

被愤怒蒙蔽了双眼的上官霆没有发现她的恐慌,只当是她的新玩法。

“看来王妃这一次打算玩一回我见犹怜女遭遇恶霸强辱的戏码。”他的唇角噙着嘲弄。

演、演戏,还是变*态戏码?

孟慕思惊讶的时候,上官霆已经发起了进攻:“既然你想玩,我就配合你。”

“嘶……”衣服被撕碎的声音。

胸前蓦地一凉,孟慕思无辜地眨眨眼,然后后知后觉地失声尖叫:“变*态!救命啊!”

魔音穿脑,震得上官霆动作缓了缓。

而她也得空逃出生天,用比猴子还灵活的动作跳上床,把身体藏到锦被里打着哆嗦。

吓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