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7章

  • 书名:真假王妃:王爷夜夜宠
  • 作者:紫纱
  • 本章字数:3078
  •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4:10

上官霆的性格可以说是两个极端,在战场上骁勇善战,对皇室对国家绝对是赤胆忠心的热血男儿;可是在官场上,却是出了名的圆滑奸诈,阴险腹黑。

传说上官霆的心思比孟千真还难采,奉承可能会招来无妄之灾,无视也会惹来杀头之祸。

如果不开眼得罪了孟千真或者端王妃,结局无非就是死无全尸或者株连九族。

可如果得罪了端王,轻则此人人间蒸发,重则一家失踪,仿佛从未来过这个世上。

绝对地抹杀,犹如从地狱爬到世上的魔王。

如果不是这两人身份不对盘,还真的挺绝配。

八卦完毕,孟慕思又回到屋子里等。等着等着,嗜睡的毛病就犯了。

“王妃?”忍冬端着茶碗,不知道是喊她喝茶还是让她继续打瞌睡。

似乎察觉到有人,孟慕思眨眨眼,悠悠转醒。

“是忍冬啊,站多久了?”打了个呵欠,孟慕思继续猛灌茶。

只是,收效甚少。

“回王妃,刚来。”

孟慕思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书桌上,忽然计上心来。

“来,给我磨墨。”

“是。”忍冬不明所以,可还是认真执行她的命令。

很快墨磨好了,孟慕思煞有其事地做下来,提笔写字。

很快娟秀的小字跃然纸上,可是她却撇了撇嘴,把纸揉成了团扔掉。

不是不满字迹难看,而是她发现写的是简体字。

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她是假的。

幸好学过繁体字,她再下笔,这一次很快就写好了。

她随手将字条折了几折,叠成了心形图案。

忍冬看到后眼前一亮,似乎很喜欢也很好奇。

“喜欢?想不想学?”孟慕思笑得孩子气,像是在拿糖豆逗弄幼童。

忍冬急忙点头回道:“回王妃,忍冬想学。”

不错,经过一天的训教,忍冬终于不再奴婢来奴婢去了。

“好,我教你。”心情大好,孟慕思拉着忍冬玩起折纸。

兴头上来,有点停不下来。两个人折了心形,又开始折纸鹤、青蛙、小船,折的最多的是百合,一大朵一大朵,雪白,纯净。

玩腻了,又变了花样,折复杂的3D折纸。这样的折纸立体感强,栩栩如生。可惜孟慕思只会折一些花啊动物,简单的图样。

但是忍冬看着也觉得很难了,勉勉强强倒是学会了折蔷薇。

只是忍冬折出来的和孟慕思的一比,看着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孟慕思见忍冬认真的模样,轻轻笑了。

她相信,只要有心改变,会一点点扭转她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

“恶霸千金”也是会蜕变的,变成善良千金。

晚上子时,寒风继续肆虐。

蒼皓居的门口,一抹娇小的身影在来回溜着弯,驱赶寒意。

还没走到蒼皓居,上官霆就看到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青阳。

“王爷贵安。”青阳规规矩矩地行礼。

上官霆冷哼一声,算作应答,目光却是不由自主投向映着她身影的那扇窗。

“王妃一直在等您。”青阳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不过因为太晚熬不住,王妃已经睡下了。临睡前她有交代,王爷一天不见他,她就一天不离开。”

上官霆眸光闪了闪,本想踏进门的腿收了回来。

“随她。”说完,他掉头就走。

“王爷!”青阳将他喊下,拿出孟慕思写好的字条,“这是王妃给王爷的。”

上官霆狐疑地接过字条,愣了。

这是什么折法,看起来怪怪的,像是个图案。但是又没有见过。

他狐疑地打开,一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帘:如果你想取消我们之间的约定,请今晚务必喊醒我。

取消约定?每月亲热的那个?

上官霆忽然笑了,危险的气息在他眼底流窜。

果然是阴谋啊,如今连欲擒故纵这种拉掉牙的把戏都上演了,接下来――他突然瞪大了双眼,直勾勾盯着字条。

这个笔迹,怎么变了?

她的字不是和她飞扬跋扈的性格一样张扬,怎么会忽然变得柔和,秀气了?

上官霆又想到他对她的陌生感觉,心中生出了一丝疑问。

如果说性格可以伪装,那么笔迹呢,如何说变就变?

“知道了,你下去吧。”上官霆不动声色地将这张字条收好。

“是。”

青阳退下后,上官霆望着蒼皓居的门,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推门进去,他还未走到床前,便先看到正在打瞌睡的孟慕思。

她靠在床栏边,裹着一件雪白的裘衣,粉嫩的小脸因为怕冷又一半埋在毛茸茸的衣领里。

而她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看上去宛如刚脱离母亲怀抱的小狐狸。

上官霆觉得心头某处柔软牵动了一下,呆呆地站立着,生怕动作大一点便会破坏眼前和谐的画面。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孟慕思隐约觉得有人在盯着她瞧。

是哪个,竟然又偷窥她。

孟慕思迷迷糊糊地掀起眼帘,看到上官霆后眼睛眨了眨。

是他。

孟慕思冲他甜甜一笑:“你――回来啦!”

慵懒却又柔软甜美的声音,似乎还糅合着一点点撒娇的意味。

他望着她纯美的笑容,耳中响起的是她娇柔的声音……他仿佛置身在一望无垠的山茶花海中,微风拂动,淡淡花香扑鼻而来。

好干净的画面,像是远离喧嚣的世外桃源,他情不自禁地向前移动。

他一直向往着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忘记尘俗一切烦恼,清凉的指尖忍不住想触碰到她细嫩的脸颊。

脑袋还处于当机状态的孟慕思完全没注意上官霆的异常,反倒得意自己考大学前苦练的毛笔字有派上用场的一天:“你是看见我给你写的纸条过来的,对不对?”

她似乎很得意,是因为他要被算计了吗?

上官霆伸出去的手蓦地收回,脸色也渐渐变黑:“嗯――”

KAO,真冷。

她被他散发的冷冽气息冻得彻底清醒。

打了个寒颤,孟慕思拉了拉裹在身上的裘衣。

“我看我们把行房的约定取消了吧,你又不情愿,我又……”孟慕思咳了咳,差点顺嘴溜出来不该说不能说的,“那个,你觉得怎么样?”

上官霆蹙眉,不反对也不同意,只是看着她。

她的话和字条内容一样,并不是利用字条引他钻进她布下的陷阱。

事情和他的猜想有了出入,可他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有点糊涂了。

忽然,他想起昨天她出的意外。

似乎她的不寻常,是从意外开始。这个意外,就变得有些耐人寻味。

他想,他有必要调查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