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10章

  • 书名:真假王妃:王爷夜夜宠
  • 作者:紫纱
  • 本章字数:3006
  •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4:10

被抛弃的林风眠眨眨眼,无辜地说道:“利用完也不说声谢谢,真当我是王府里的管家,免费使唤兼跑腿的?不厚道啊,当初怎么会被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救了呢。”

自言自语着,林风眠也离开了。

下午的时候有点起风了,地上的浮雪被卷起来又缓缓落下,阳光映照其上,绚烂夺目。

两个小郡主的房间里,孟慕思逐个在她们的脸颊上亲吻。

“今后要像今天这样,养成午睡的习惯。”她说着,亲手给她们盖上锦被。

上官馨呆呆地看着孟慕思:“娘,那你每天都来哄我们午睡吗?”

“还有像今天这样给我们讲睡前故事吗?”上官泽也问。

“当然啊,不仅是午休的时候,晚上的时候娘也过来。”感觉她们可能是从来没有享受过正常的母爱,孟慕思觉得心有点痛。

才多大点的孩子啊,那个恶毒王妃也真忍心。

好吧,她决定要靠自己的力量来弥补这段空白,让她们能够过上有娘疼有娘爱的童年。

“娘。”两个小不点,奶声奶气齐声喊。

“乖,睡吧。”孟慕思又逐个亲了一下,然后守在旁边。

她们这才乖乖闭上眼,睡了去。唇角还微微翘起,似乎做了很甜很甜的梦。

孟慕思看她们睡熟了,吩咐丫鬟两声,这才轻手轻脚离开。

屋外的空气格外清新,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冷。

回去的路上,孟慕思有点绕迷糊了,刚转过廊庑,便“咚”一声撞到了人。

“啊!”

“啊!”

两声惊呼。

孟慕思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差点被撞倒的青阳。

“青阳,你怎么来呢?”孟慕思随口问道,觉得她好像一直监视自己。

“青阳听说王妃去了郡主的房里,过来接王妃回房用午膳。”青阳大方地直面她的疑问,还将拿来的大氅给她披上。

“哦。”真是这样简单就好了。

不过她也懒得多想,反正她也没打算常呆,只要赚够了银子就跑路,还管她青阳是不是双重间谍。

两个人各怀心思往前走,时不时聊着天。

孟慕思却是故意兜兜转转,从青阳口里套话。这种精明的人,知道的肯定比忍冬多。

果然,青阳告诉了她很多关于双胞胎的事情。

端王妃本想利用上官霆的骨肉钳制他,让他因孩子而喜欢她。

结果,孩子从出生到长大,上官霆都没有理过。别说是抱,他连正眼都没有瞧过。

正牌端王妃这步棋没有成功,自然就迁怒到孩子们身上,把她们当作了弃子。

就连每月一次的见面,她都十次有九次不去。

有一次孩子们好不容易见到了她们的娘,看到的却是端王妃折磨丫鬟和妈妈们。

她们一开始吓坏了,可后来觉得有趣,也有模有样的学起。

孩子们笑了,为得到娘亲的注意和喜欢变得越来越坏。

她们从此化身成王府里的小恶魔,学着端王妃的手段变着花样欺负下人。

“真是两个可怜的小家伙…”摊上这样的娘,真是不幸。

还好那个混蛋娘滚蛋了,现在换成她当娘。

孟慕思决定要好好疼爱孩子们,趁着她们还没有完全学坏前,纠正她们的恶习。

“王妃――”青阳感觉到孟慕思有些难过,但是却不知道她为什么难过。

是在怜悯郡主们?

可为什么呢,郡主们变成这样的模样,不正是她一手调教的?

“走吧,有些冷呢。”孟慕思不想青阳乱想对她生疑,拉着青阳的手就往回走,脚步不觉间加快了些。

“王妃!”青阳突然用力拉住孟慕思的胳膊,拼命阻止她继续前进。

“怎么了?”孟慕思停住脚步,不解地看着青阳。

“王妃,你忘记了吗?前面那座院子进不得啊!”青阳急得满头大汗。

不能进?为什么?

孟慕思好奇地转过身,这才发现她胡乱拽着青阳走,竟然走到了一座陌生的庭院。

庭院看着没什么出奇之处,还不如她的大。而且里面建筑也不如上官霆的雅致,但是就是有种说不出的被珍视的感觉。

对了,是庭院里的竹子。

大冷的天,竹子还葱葱郁郁,是被精心呵护的。

这样看来,住在这里的人很被重视吧。是上官霆珍视的人吗?

“王妃,咱还是回吧!”青阳似乎很害怕,脸色发白。

“这里住着的该不会是怪物吧,瞧把你吓的。”孟慕思嘟嘴,愈发对院落感到好奇了。

“王妃,你怎么不记得了?”青阳急得直跺脚。

“我就看一眼……”孟慕思看她这样更好奇,忍不住想走进去。

怎料青阳突然扑过来抱住她的细腰,拼了命地阻止:“王妃,千万不能进去啊,如果让……”

“为什么不能进?我是王妃,府里的每一个角落我都有权……”孟慕思正合青阳拉锯战的关键时刻,顿觉头皮发麻,从脚心向上窜起一股凉意。

这种骇人的气压,这种能逼得她双腿发软的寒冷感觉……整个王府也就只有一人。

“上官霆!”孟慕思惊呼。

吓得她蓦地转身,登时对上他深不见底的黑瞳。

他的模样和初见的时候一样,一双眼像是地狱的深渊,阴鸷得令人从心中感到恐惧。

“你,你怎么在这里?”孟慕思嘿嘿傻笑,身体却本能地做出逃之夭夭的动作。

“你说呢?”上官霆似笑非笑,却更恐怖了。

糟糕!触到眉头了。

孟慕思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却清楚在他生气的时候,有多远逃多远的道理。

“那个,我还有事,你忙你的……”没等话说完她已经脚底抹油,开溜。

刚拔腿就跑,她的衣领就被人抓住,然后跟拎小鸡似的被人活活拽到他身前。

后背抵上一堵高大肉墙的瞬间,孟慕思本能地挣扎想逃:“你干嘛,放开我啦!

“我记得有清清青阳告诉你,不准进这间院子半步!”上官霆眼底流窜着危险的杀意,一个用力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

面对面了,孟慕思一抬头,便看到了上官霆阴沉的脸。

虽然她不知道这间院子对上官霆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却清楚明白她不小心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虽然是无心之失,但毕竟是她有错在先。

孟慕思只好放低姿态,开口讨饶:“我和青阳闹着玩的,我才不会进那个院子呢。你放心,我保证以后绝对不来来这里,方圆三里都绝对看不到我的影子。”

上官霆冷哼一声,看她小脸涨得通红,手一松放开了她。

“扑通”她摔了个嘴啃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