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11章

  • 书名:真假王妃:王爷夜夜宠
  • 作者:紫纱
  • 本章字数:3025
  •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4:10

“你!痛死了……”孟慕思揉着屁股爬起来,猛地抬头怒视上官霆。

她明明有说好话,也向他服软了,可这家伙居然还这么小心眼。

他毫无征兆地松手,害她差点把屁股摔成了四瓣。

可偏偏她恨得牙痒痒的,也是敢怒不敢言。

小白兔和恶狼不是一个级别,她对他而言,是被吃定了。

“记住你刚刚的承诺,否则――”上官霆眼中飞快闪过一抹精光。

“不来就不来,这破烂地方你用八抬大轿抬我来,我还不稀罕呢!”孟慕思说是这样说,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

他不让进,她偏要进去瞧个端倪。不然她不是白摔了一跤。

再说上官霆每天都要去上朝,他不在,谁敢阻拦她这个王妃!

她倒要看看冰块王爷在乎的地方到底有什么稀罕宝贝!

“别想趁我不在偷溜进去!”上官霆离开的脚步忽然停顿了一下。

他上下打量孟慕思,思考威胁她的办法:“否则――”

“难道你能吃了我不成?”痛快的话说出口,孟慕思才发现这句话有歧义。

“吃”这个字可以暗示房事了。

她的脸蛋“刷”一下通红。

上官霆将孟慕思的窘迫尽收眼底,目光如炬地看着她。

“这倒是个好主意。想进去吗?可以,只要把欠我的行房次数补齐!”他一副将她吃得死死的表情。

“你、你……”孟慕思气得小脸通红,“没想到啊,看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结果满脑子淫秽思想,根本就是人渣中的极品,禽兽中的战斗机!”

盛怒之下,孟慕思压根忘记是她挑起话头,将他引入歧义的。

“战斗机……”从未听过的说法。

联想到对她之前的怀疑,上官霆更加迷惑。

看样子,她不只是改变了,而是彻底变了一个性情。难道,她不是“她”!

她呢,发完脾气气消了,立即意识到刚刚做了什么蠢事。

当面羞辱恶魔?这是不是找死求虐的节奏?她手心里蓦地惊出一层冷汗。

下一刻,孟慕思拔腿就跑。

上官霆回神的时候,刚好看到她落荒而逃的背影。

她,似乎非常非常怕他?

“有意思了,看样子日子不会太无聊了……”上官霆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狼狈逃走的孟慕思,回到房里就倒在床上,用棉被把身体裹成了大粽子。

抱着棉被,暖意上来,驱走了她心里的害怕。

青阳跟回来,看了一眼孟慕思逃避现实的行为,眼里满是惊讶。

最近,王妃的行为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她一边思索一边将檀香点燃,房内顿时熏香袅袅。

不一会儿觉得憋得慌的孟慕思从被子里探头出来,立即闻到一室芳香。

檀香的味道很容易让人心静下来,她眨了眨眼,好奇地看着在屋子里忙着沏茶的青阳。

“王妃,喝杯热茶,提神消疲。”青阳显然是发现孟慕思在看她。

孟慕思瞅了瞅那杯茶:“红茶?”

“嗯。冬日里最适合喝红茶,这是最新鲜的祁门红茶,王妃最喜欢的口味。”青阳将茶递过来,一双笑眼偷偷看她。

孟慕思小口抿了一口,微微挑眉:“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奶茶,甜甜的。”

“奶茶?”青阳有些疑惑。

她听了却差点把嘴里的茶喷出来,一时心直口快,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没有啊,我是说你把忍冬喊来服侍我。你去厨房看看,今晚我想吃点清淡的。”孟慕思心虚地不敢看青阳。

青阳应了声很快退下,不一会儿忍冬就走了进来。

孟慕思看到忍冬就觉得舒服,因为不用提防,因为忍冬很单纯善良。

“忍冬,你去给我取杯奶来,哦,记得再拿两块冰糖。”她有点怀念奶茶的味道了。

“是。”忍冬很快就去张罗了。

房间安静下来,孟慕思坐在床边,无聊地踢腿。

等待的时候比较磨人心,她胡乱在房间里瞄啊看啊,忽然就看到了木案上的笔墨纸砚。

眼睛蓦地一亮,孟慕思笑得贼贼的。

孟慕思快步走过去,磨好墨,提笔思索了一会儿就有了定案。

取过信纸,她工工整整地写着,一转眼就写好了。

放下笔,孟慕思读了一遍觉得没有遗漏之处,又照着抄了一份。

然后在两张信纸的落款处,她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日期,还按了两个小手印。

这会儿忍冬回来了,拿来了奶和冰糖。

孟慕思将两张信纸折好放进里怀兜里,然后起身去教忍冬泡奶茶。

忍冬学得很快,一教就会,沏了一壶奶茶。

“虽然味道不是太正宗,不过还不错了,比茶好喝。”孟慕思露出心满意足地笑容。

听到孟慕思的话,忍冬忍不住偷瞄剩下一半的奶茶。

王妃那么喜欢,味道应该很好吧!只是,到底是茶的味道,还是奶的味道呢?

孟慕思睁开眼,恰好看到忍冬望着奶茶一脸发呆的模样。

“喜欢?想喝?”孟慕思笑得唇角飞扬,“给,尝尝。”她亲手给忍冬倒了一杯奶茶。

“王妃?!”王妃给她茶喝?

忍冬迷迷糊糊,有点发晕。

孟慕思唏嘘不已,只好又把脸色拉黑:“真矫情,让你喝就给我喝。喝完了,把这个交给青阳,让她拿去给王爷。记住了,让青阳亲手交给王爷,看着王爷亲手在上面写上名字再拿回来一张给我。”

“是。”忍冬接过来放在怀里,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王妃发火了,只要不罚人就好。

忍冬乖乖拿起奶茶,眼睛瞬间亮了一下,似乎很喜欢这个味道。将奶茶都喝干净,忍冬就退了下去。

这时,孟慕思才放松表情,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脸颊。

这坏人,装起来真不容易。

“噗……不知道他会气成什么样?如果有蒸汽机那么厉害就好了,可以蒸蒸脸,做个SPA……”孟慕思走到窗前的美人榻上坐下。

她支起窗户,欣赏窗外的浩瀚的星空,欣赏美丽的月色。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孟慕思无限感慨。

忽然,寒风透过半掩的窗透进来,吹得房内烛火“噼啪”一阵跳跃地闪动。

很冷,孟慕思却只是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没有打算关窗。

同一个星空下的另一间房里,窗户也同样支开个小缝隙。寒风吹进屋内,带来阵阵刺骨的寒意。

“啪”一声巨响,上等的檀香木案应声而碎。

“本事见长啊,一转眼就学会了得寸进尺?”上官霆阴鸷的目光停顿在手中的信纸上,无处盛放的怒火差点把房盖给掀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