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12章

  • 书名:真假王妃:王爷夜夜宠
  • 作者:紫纱
  • 本章字数:2892
  •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4:10

青阳看着散发着肃杀之气的上官霆,意外地没有害怕。

“青阳先退下,等王爷决策。”说着,青阳已经退出去,体贴地随手将门带上。

屋内顿时只剩下两人。一怒一笑,截然相反的性格。

“是挺长本事的!从王妃嫁过来到现在,败给你的次数就好比羊身上的毛,数不清。可是这次变天了,她竟然把你逼到掀桌……碎桌!”林风眠笑得有些幸灾乐祸,“来,我看看,到底写的什么,跟王妃学学本领。”

说着,林风眠已经伸手将上官霆手中的信纸夺了过来。

顿时,清秀的小楷映入眼帘。

“咦,这里还有一行。今后俩人不相来往,互不干涉。孟慕思绝对不会踏入蒼皓居一步,上官霆也不准踏入王妃住处半步。”林风眠念着念着就开始笑,等把信纸上的内容全读完,他整个笑瘫了,直不起腰。

“林风眠!”上官霆冷冽的口吻,眼中危险流窜的杀意更浓了。

林风眠却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笑着打趣:“我说,这个你信吗?怎么感觉像是小孩子赌气,过家家?”

“你很闲?要不要你去陪王妃玩玩,看她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上官霆阴冷的脸上现出精明的算计。

林风眠脸色灿了灿,终于收起了看好戏的笑容。

“甲方乙方,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还有咱们王妃的字怎么说变就变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温柔纯情的大家闺秀写的。”林风眠话锋一转,就犀利地直奔关键点。

“废话连篇。”如果她是秀外慧中的大家闺秀,那他上官霆爱的就是男人了。

上官霆将信纸拿回来放在书案上,又把上次的折纸拿出来摊开放在桌上。两相对比,的确出自同一人的手笔。

但绝对不是王妃以前的字迹。

“去找王妃以前的书信,越多越好。”既然这是一个疑点,就必须得好好利用。

林风眠随性拨动了两下手里的金算盘:“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个你打算怎么办?”他的眼神瞄了瞄桌上的信纸。

“能怎么办。”上官霆提笔,在上面写上他的名字。

“你真写啊!就不怕把名字写上,就要赔掉一辈子?”林风眠笑得暧昧。

“已经赔掉半辈子了,不差这一点。”为了江山,他早已舍弃了自己的婚姻。

如今只是在一张破纸上写个名字,相比之下真的太小儿科。

而且就算写了名字又如何,决定权始终掌握在他的手中。

他说这个协约有效,这张纸尚有存在价值;他说无效,不过就是废纸一张。

“青阳。”将写上名字的纸折好,上官霆喊青阳进来。

青阳应声推门,走到桌前,看到信纸后愣了一愣。

显然,青阳没想到上官霆会真的按照王妃的意思去做。

“把这个拿回去交给王妃。对了,避免打草惊蛇,最近你都不需要再盯梢,也不必再向我汇报王妃的一举一动。”上官霆将信纸递给青阳的同时,也给了下一步指示。

“不再监视王妃?”青阳意外地看着上官霆。

“照我的意思做,回去吧。晚了,王妃会生疑。”

“是。”青阳垂眼,乖巧地退下。

门再次被带上,青阳离去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再也听不到。

这时,林风眠忽然暧昧地笑道:“我说你还真信得过青阳。那丫头可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要不你干脆收了她得了。这女人啊,一旦委身男人,再精明也会围着男人转,甘愿做男人的陪衬。”

“你是太闲了吗?我帮你!”上官霆忽然飞起一脚。

林风眠闪身躲避,人就到了门口。

“恼羞成怒了?”他摇着手里的金算盘,“我去忙了,有事没事不要随便呼唤我,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说完不等上官霆发火,林风眠就麻溜闪了。

房间里再次陷入静寂,唯有风声不断在窗边呼啸。

“到底她的改变是一场巨大的阴谋,还是……”上官霆有些不确定。

心里总是有个声音出来捣乱,让他以为是自己多虑了。可是常年的小心翼翼又让他不得不怀疑。

上官霆一双素手把玩着纸折的蔷薇花,目光落在两份信纸上。

疑点很多,但是孟千真那边不是没有什么动静吗?

也许事情是往好的一面发展。

上官霆冷冽的眼难得地柔和下来,轻声低喃:“不相来往,互不干涉……希望你不要出尔反尔。”

时间,转眼过了两日。

“王妃,今儿是冬节了。要和王爷一起用晚膳吗?”忍冬走进屋来,把端来的早饭逐一摆在桌上。

孟慕思眉头跳了跳:“这个有什么说法?为什么冬节就要一起用膳?”

她忽然想起来,冬节就是冬至。

21世纪的这天,北方吃饺子,南方吃汤圆,表示庆祝。

莫非这个时代,也要相对应的习俗?

“王妃,冬节这一天王爷会休息,不要上朝哦。难得一家人能凑在一起,也该热热闹闹吃顿晚饭吧。”忍冬不清楚怎么回事,只觉得最近王妃都不缠着王爷了。

以前,王妃会绞尽脑汁往上冲,恨不得巴在王爷身上不下来。

可是自从在林子里出了那次意外之后,王妃就再没有找过王爷。

忍冬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她只是觉得最近王妃总是叹气。而且也非常闲,闲到不正常地做起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嗯,知道了。”孟慕思心不在焉地回着。

笑话,她为啥要和一个大冰坨过节。不怕冻死哟!

不过,既然是过节,不知道府里有没有好玩的事。这几天她都快要闷死了,网虫的瘾上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时代什么娱乐都没有。

干挺着的感觉和戒烟一样,只有当事人才知道有多痛苦。

“忍冬,除了要和王爷吃晚饭,还有没有其他的习俗啊?”孟慕思看着忍冬的眼神充满期待的光芒。

她紧盯着看,把忍冬看得一阵脸红,不好意思了:“没……没有,不过外面应该有吧。庙会挺热闹的,江边好像也有活动。忍冬只是听人提起过,具体的也不清楚。”

“府外?”孟慕思有点蔫,她能随便出府的吗?

“是啊。以前王妃醒来就去找王爷,王爷不在王妃就出府,什么时候王爷回来,王妃才跟着一起回府。”

常不在府里!

难以想象,这个时代的女人不是禁止抛头露面?

孟慕思忽然一拍脑门,她怎么忘了。那个正牌王妃是个奇葩,和为非作歹比起来,抛头露面只是小儿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