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13章

  • 书名:真假王妃:王爷夜夜宠
  • 作者:紫纱
  • 本章字数:2999
  •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4:10

“嗯,那今天我们就出去走走。”孟慕思有了决定。

忍冬却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王妃真的要出去啊!这几天忍冬看王妃老闷在房里,真担心您闷出病来呢。忍冬这就去准备马车,还有路上吃的点心和茶果。”

闷出病?

看样子她呆在家里,也算是一种反常。

孟慕思无奈地摇头,她想要冒名顶替,还真是一项艰辛的任务。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穿帮,小命不保。

很快,忍冬准备好了马车,结果在出门的时候遇到了意外。

孟慕思竟然被守着大门的侍卫拦了下来,说是王爷有令,今日不准任何人出府。

“我是王妃!”孟慕思摆官架子。

然而侍卫却哭丧着脸,惨兮兮地回道:“王爷下的命令,没有王爷手谕王妃也不可出府。”

……

孟慕思恼了,然后又蔫了。

她不知道上官霆搞什么名堂,但是却清楚今儿她是别想出这个门了。

侍卫说的清楚,她要想出去必须要有上官霆的手谕。

她有吗?没有。去找上官霆要?答案是NO。

两天前她可是主动和上官霆划清界限,白纸黑字写着两个人今后互不来往。

今天,她为了出府厚着脸皮去找上官霆,不是自打嘴巴嘛。

“忍冬,我们回去。这门不非得今天出。”孟慕思看得开,转身就回了。

主子没在意,忍冬自然不会有意见。

“喂,不是说昨天有门禁?今天又是什么原因不让出府的?”

侍卫抖了三抖,这回阻拦的话都不说。只是把身子往前一横,一副“想从此门过,踏过他尸体”的感觉。

孟慕思气的银牙嘎巴嘎巴作响,扭头,无比憋屈地回了。

答案果然是不准出府。而且忍冬还问出来,这不准出府的人只是王妃,其他人随意。

这不明摆着,某王故意欺负人!

“喵的,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兔啊!”孟慕思这一急一气,就把协约的事情给忘了。

“忍冬,王爷在哪里?”

忍冬不知道孟慕思生气,以为她终于恢复本性去缠着王爷,急忙回答:“我回来的时候,听说王爷是在书房。”

“好,我们去书房。”

两个人一前一后,踩着地上薄薄的一层雪花,往书房的方向过去。

结果刚到书房,孟慕思就被林风眠给拦了下来。

“王妃,请回!”无需多言,就表明了立场和意思。

孟慕思瞅着他,眼睛闪了闪,没想到这厮也是个美男。

眼前的这位,帅的倾国倾城,绝对的艳光照人。而且这货笑得很妖孽,像是巴不得人注意他;加上一身桃红色的长袍,看起来有点风月场所的感觉。

孟慕思想了想,觉得吧正常男人不可能喜欢这么娇滴滴,粉艳艳的颜色。

于是,她直接把林风眠归为了那种“卖”的男人。

“胆子不小,知道我是王妃也敢拦着。谁借给你的胆子?”孟慕思虽然有了推测,也没敢直接骂他是鸭子。

毕竟她不是正牌王妃,在不了解对方身份之前不能贸然行动。

“这个么,自然是王爷。”林风眠没错过孟慕思眼中的鄙夷。

他好奇极了,以往单独看到他就黏上来吃豆腐的王妃,今儿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他。

怪怪的,被鄙视的感觉真不好。

“哼,果然是这样。”孟慕思以为自己猜对了,嘴角噙着嘲弄,“我要见王爷,你给本王妃有多远闪多远。”

“那是要闪多远?王妃不给个具体数字,我万一揣错了意思那不就等于违背了王妃的意思。”

“京城有多大,那就滚多远!”孟慕思被气的不轻,脸蛋一阵红一阵白。

林风眠哦了一声,果然离去。只是走了不到三步,他忽然回头好心地提醒:“我怎么记得几天前王妃和王爷达成了一个协约。我记得,好似是说什么甲方和乙方互不来往,然后甲方不准去乙方的院子,乙方呢也不会进入甲方的地盘一步半步的。”

这个――

孟慕思总算是记起来有这么一回事。

“要你管,你现在马上以团成圆的方式,给我闪啦!”孟慕思气恼地直跺脚。

等回头,她傻眼了。

身后哪还有人,某鸭子早就滚没影了。

“王妃,还找王爷吗?”忍冬察觉到孟慕思的怒火,吓得后退了两步。

“找,怎么不找。就是一个协约,再说我又不是想毁约,谁让那个闷骚王爷故意针对我,不让我出府了。”孟慕思蓦地推门,结果书房里面是空的。

不在?那会去哪里了。

往回走的时候,孟慕思随手抓了一个丫鬟,问出来是在花厅会客。

两个人,立即直奔花厅。

到了地方,依然扑了个空。某王爷早她一步离开,说是要出门拜访友人。

出门?孟慕思眼睛亮了。

她拔腿就跑,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远远的,孟慕思瞧见了门口的马车。一路狂奔上去,马车却是空的。

赶车的马夫解释说,王爷忽然觉得身体不舒服,折回房中休息去了。

“王妃,要不先不找王爷了?”忍冬觉得孟慕思气的快七窍生烟了。

孟慕思斜了忍冬一眼:“为什么不找?这一大圈的路都绕了下来,不找不是白跑一趟?赔本的事咱可不能干,多憋屈。”

“是。”

一转身,两个人风风火火往蒼皓居赶去。

屋内,上官霆正悠哉地折纸,图样正是那朵逼真的蔷薇花。

只是折来折去,都折不出。

“她过来了?”上官霆唇角噙着一抹笑,可眼却冷的,身上还散发着凛冽的杀气。

林风眠伸了个懒腰,像是打了盹的懒猫:“被你这一阵溜圈,也差不多该过来了。不过你干嘛招惹她,按照那个什么协约不是挺好的?难道你习惯了她数年来的痴缠,如今身边突然冷清了,不习惯?”

“我不是你,不花痴,也不找虐。”淡淡的,冷冷的,糟蹋人。

林风眠嘴角咧了咧,没吼回去。

不过,他有说:“王妃似乎很生气,估计想破坏协约。”

“也是该生气了,不然我怎么看出她的变化是真是假?”上官霆将被蹂躏的惨不忍睹的信纸团成团,扔了。

“折不明白?我来试试。”等待的时候无聊,林风眠随手拿过纸张也有模有样地折纸。

结果,三下两下就折出来一朵花。

但不是那朵娇艳的蔷薇。

林风眠眼睛闪了闪,不放弃再试。

“你很闲?人给我盯好了,还是交代你的事情有结果了?”上官霆冷眼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