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18章

  • 书名:真假王妃:王爷夜夜宠
  • 作者:紫纱
  • 本章字数:3078
  •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4:10

林风眠咧了咧嘴角,笑道:“灾民的温饱问题都已解决,王妃自然不会再去了。”

意思就是,今天孟慕思没有出门布粥。

上官霆了然地点点头,又问:“孟千真那边呢,知道是王妃带头布粥,没有动静吗?”

“那个老狐狸,表情可精彩了,你没看到真可惜。”

“哦?”

林风眠眼中的笑意愈发地深:“老狐狸刚得到信的时候,惊讶地把最宝贝的紫云壶都给打碎了。等孟慕位打探消息属实之后,又哭又笑,像是疯了。”

“听起来是很精彩,不过――”上官霆声音更加阴冷,“不要东拉西扯,说重点!”

“没有任何动静。”

不料上官霆听了却皱起眉头。

“这么宁静,可不是什么好事。看样子要变天了……你把王妃盯紧了,孟千真那个老狐狸没动静,动的那个肯定是王妃。”很快,上官霆有了决定。

林风眠咂咂嘴,表示了自己的不满:“找人盯梢谁都能做,你的影卫那么多,干嘛非要我去盯着?”

老实说,虽然他也很好奇王妃忽然转变了性子的事情。

但是,这不表示他明知前面会有陷阱,还傻乎乎往里跳。

“你办事我比较放心。”

这话,林风眠听了很受用,脸上顿时扬起得意之色。

“王妃很贪图你的美色,不会怀疑你的。就算被当场抓包,我也相信王妃一定顶不住你的美色诱惑。”上官霆唇角噙着一丝玩味的笑。

林风眠剑眉怒挑,刚想拍桌子忽然又把气压了下来:“知道这阵子京城的百姓都在议论什么?王妃转性做善举,王爷无视教义廉耻,和王妃当街做出伤风败俗之举。”

“滚!”一声怒吼刚落,林风眠已逃出书房几丈远。

“阿嚏!”房间里,孟慕思忽然打了个喷嚏。

她揉了揉鼻子,继续将身体卷在被子里,不想面对数日前的当街一吻。

可是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

孟慕思自那之后,不管做什么,总是会突然就自动想起两人接吻的画面。

那种柔软又清凉的触感……搅弄得她心乱乱的,慌慌的。

而且她越是压迫自己不要想,那种感觉越是深刻。甚至她只是轻轻抿嘴,就立即被点到似的,唇瓣酥酥麻麻的痒。

这种感觉,像极了那天他和她的吻!

“啊!我真是疯了!”孟慕思裹着锦被在床上来回打滚。

为什么啊!为什么脑海里老是自动浮现的那个画面啊?

那个大冰山哪点好啊,她不会真的有自虐倾向,所以才会对大冰山有感觉吧?

这个念头刚在脑袋里冒出头,孟慕思就差点把自己折磨得崩溃了。

“笨蛋,你们两仇比天高,根本不可能的!”孟慕思忽然用力拍打了几下脸蛋,然后有气无力地从被子里探出头。

这一喊,倒是真把她给喊醒了。

她和上官霆之间,根本没有可能!

正牌王妃那个极品的爹和哥哥,现在一边挟天子以令诸侯,一边等待时机。一旦机会到了,他们弑君篡位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正牌王妃身为孟家的一份子,名声又烂了臭掉了,一旦东窗事发必受牵连。

弑君篡位可是诛灭九族的重罪。

上官霆再来个落井下石,就算是王妃,也必定难逃一死。

斩立决,凌迟……随便哪样,都不是正牌王妃去受,而是她做了代罪羔羊。

可如果孟千真父子不篡位呢?

孟慕思脑海中蹦跶出初到庚岚皇朝,上官霆差点掐死她那晚……那表情,那语气,那动作,他是真的想要她死。

上官霆恨透了孟氏。

一旦上官霆缓过来,形成了气候反手打压孟家,孟家家族被灭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况且上官霆还是一匹凶狠的恶狼,吃人不吐骨头。

所以她这个冒牌货,不管身份曝光与否,最终的结局似乎都逃不过一个“死”字。

凄凄惨惨,惨惨戚戚。

孟慕思抱着头,痛苦嚎叫。

不行啊!她正值青春年华。她不要死翘翘啊!

她要活下去,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而活下去的唯一办法――摆脱端王妃和恶霸千金的身份。

怎么摆脱?

她可以同上官霆离婚。不过上官霆能答应吗?就算答应,她成功摆脱端王妃的身份,却摆脱不了恶霸千金的身份。

最终结局,她还是逃不脱死亡。

……

孟慕思思来想去,办法似乎只有一个――逃。

而逃离庚岚皇朝需要本钱。

这笔钱可不是简单的几锭金子。她必须有钱,有足够多逃跑的钱。

或许,她可以动用正牌端王妃的私房钱。

不过……要从几个权倾天下的男人眼皮下逃跑,似乎光有钱还不行,她得有渠道。

这玩意如同偷渡。

你有金山银山,却不认识偷渡的蛇头,怎么移民到国外?

孟慕思半眯着眼,又思考了一会儿。

好吧,她不仅得有钱,还得用钱赚钱,赚钱过程中建立逃跑的渠道。

什么生意不仅赚钱,还能快速建立自己的势力和渠道了。

孟慕思脑海里猛地蹦跶出——官商勾结。

然后,又蹦跶出忍冬的话语。

端王妃之所以能够在京城横着走,那是因为她有把她宠得无法无天的孟家父子。

可能够一手遮天,架空皇上的男人也不是笨蛋。

她或许可以从他们身上捞点赚钱机会。

不过,真要去见那对狼狈父子吗?

孟慕思吞咽口水,有点心虚。

突然,推门的声音将孟慕思从沉思惊醒。

“忍冬?”孟慕思回神。

忍冬像见到猫的老鼠,哆嗦着跪在地上磕头:“请王妃宽恕忍冬擅闯之罪。忍冬不是有意打扰王妃休息的。忍冬是……”忍冬眼泪如泉涌,声音颤抖得让人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我又不是母老虎。你怕什么?起来说话。”孟慕思叹气。

忍冬听从孟慕思的命令站起来,可身体和声音依然哆嗦得厉害:“王……王……王妃……”

忍冬的哭声闹得孟慕思心烦。

她挥挥手,叹气:“去喝口水,慢慢哭,哭完了再说。”

忍冬以为孟慕思暴虐的性格又出现了。“咚!”跪下,不停地磕头求饶。

孟慕思看着忍冬渗血的额头,吓得连忙下床,阻止忍冬磕头。

“别磕了,额头都出血啦!我又没责备你,你怎么又自己惩罚自己呢?”孟慕思搂着忍冬,拍拍她的肩膀,“好吧,你想哭就喊声大哭。我搂着你,随便你哭多久。”

忍冬感到鼻头酸楚,心里温暖。“王妃,哇……”哭得更厉害。

过了好一会儿,忍冬才渐渐守住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