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19章

  • 书名:真假王妃:王爷夜夜宠
  • 作者:紫纱
  • 本章字数:2980
  •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4:10

孟慕思递给忍冬一杯茶水,让她润润嗓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了。”

忍冬想到来这里的目的,又想到孟慕思的身份,身体猛地变得僵硬。

她告诉自己,不管现在的孟慕思对她有多好,这一切都是暂时的。

毕竟,孟慕思是那个人的女儿。她的骨子里流着暴虐的血液。

忍冬后退一步,跪下,额头紧贴地板:“王妃,忍冬失态了。那个,孟相爷刚才派人到王府来送请帖。王爷让奴婢把请帖交给王妃,说让王妃自己决定。”

说着,忍冬将请帖递给孟慕思。

“王爷给的?还让我自己决定?”还没接过来,孟慕思就觉得这东西是个烫手山芋。

但是又不能不接。

孟慕思硬着头皮打开来看,上面一大串文绉绉,酸掉牙的话。

无非就是孟千真说想女儿了,想她回去见他。

回家?孟慕思惊得眉毛乱舞。

她只是单纯又柔弱的小绵羊,去孟家,不等于送羊肉入虎口!

直觉的,本能的,孟慕思想拒绝。

可是话到嘴边,又给她咽了回去。

拒绝回家,那条老狐狸肯定会怀疑。她的身份曝光可不是闹着玩,那是要出人命的。

可是回去……一旦孟千真发现她是冒牌货,一定会把她做成人彘。

孟慕思抱着双臂哆嗦。怎么办?

孟慕思权衡利弊后,有了决定:“那个……这几天我和宝贝们约好了走不开,三天后吧。对,就是三天后,我再回去。”

忍冬听了,点头道:“那我去回话了,孟府管家和王爷都还在花厅等信呢。”

“哦。好!”孟慕思更觉得头痛了。

孟千真只是找女儿回去,用不着让管家亲自来送吧,更不用送请帖这样大张旗鼓的吧?

而这种小事,上官霆也不用亲自接待吧!

这两只万年老狐狸,真是一刻都不闲着,死斗到底。

最悲剧的是她,无辜中木仓,做了炮灰。

“唉,怎么办?回家会不会被老狐狸发现端倪?还有上官霆那里怎么解释呢,他不会无缘无故说什么我随意决定,搞不好那只恶狼还以为我回家会通风报信什么,毕竟在他心里我和孟千真是一国的。”孟慕思抱着锦被在床上打滚。

头疼啊,进退两难。

不过目前看来,最大的难题不是上官霆,而是正牌王妃那只老狐狸的爹。

孟慕思觉得要想摆平老狐狸,就必须知己知彼。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她得装得很像正牌王妃,要让老狐狸都看不出破绽。

她想到这里,忽然急急地跳下床,穿上鞋去找忍冬。

孟慕思风风火火冲出去,还没到花厅,就不小心撞到一堵高大的肉墙。

“啊――痛死了啦!”

孟慕思委屈地揉了揉撞疼的鼻尖。

“很疼?”寒冷如冰的声音。

糟糕!孟慕思当场石化,没想到竟然撞到了恶魔――上官霆。

他不会要掐死她吧?听声音挺像的,就算掐不死也会冻死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看路的。”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她有错在先。

于是孟慕思主动道歉,结果一抬头,又很不小心地吻到了上官霆的下巴。

“轰”的一声,孟慕思的脑子就炸开了花。

下一瞬,那天她和他意外亲吻的画面自动在脑海中浮现。

脸腾一下变得滚烫,颊边红晕似火。

怎么办怎么办?

她说要证明给他看自己说到做到,绝对和他互不相犯。结果却接二连三地出意外――那天的吻和刚刚的,巧合到她自己都不信是偶然的。

所以,她会不会被他当作纠缠不休?

另一边,上官霆也愣了。

原本,他在她撞入怀里时就厌恶地想推开她,可没想到孟慕思又出乌龙。

这个吻――他瞥到孟慕思面红如霞的娇羞模样,蓦地想到了那天意外的吻。

顿时,一股难以言明的情绪在心尖炸开。

他和她唇瓣贴在一起的微妙触感开始在脑海里激荡,芳甜醇香的味道也在口中化开,刺激味蕾的同时也唤醒了他所有感官的兴奋……

上官霆喉咙登时一紧,竟干渴好似龟裂的大地。

心旌摇曳,两人同时心跳如打鼓。

下一瞬,上官霆情不自禁捧起孟慕思的脸,吻了下去。

品尝到记忆中甜美的味道,上官霆心里最后的一丝理智轰然倒塌。

不由得,他加重了这个吻。

孟慕思也搞不清楚状况了,只觉得她被一只冰山主动吻了。没冻个半死,结果却意乱情迷起来。

渐渐的,她沉沦其中,双手环上他的脖颈。

而他,紧紧拥着她曼妙的娇躯,缠绵地忘乎所以。

“嗯――”孟慕思难以压抑地出声。

太美好了,她觉得自己有些飘飘然,身体简直要飞起来。

这声音仿佛最好的催情剂,上官霆听了不觉一声闷哼。就像是爆发了的野兽,他狂野激情地和她的舌纠缠,嬉戏。

两个人的身体同时颤颤发抖。一个感觉美好的想要更多,一个却是初识情欲,本能地想要逃避。

“上官……上官……”孟慕思轻声呓语。

这一声呼唤,娇滴滴,甜蜜蜜,柔情地掐得出水来。

可是,上官霆却忽然危险的眯起黑瞳,从沉沦的爱欲中转醒。

天,他都干了些什么!

他怎么可以轻易就被她诱惑,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呢?他高人一等的理智呢?

“真够无耻,听到孟相爷想你要接你回去,就迫不及待实施计划来勾引我?”上官霆猛地一把推开孟慕思。

他的绝情来得毫无征兆,孟慕思震惊地几乎丢掉下巴。

什么情况?这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要快!

“我才不是。”孟慕思小声抗议。

不是因为心虚,而是怕死他那张虐死人的恶魔脸。

可上官霆不知道,只以为她被说中了心思,心虚地连看都不敢看他。

于是,上官霆心中的鄙夷更深。最后,他把刚刚萌芽的异样情绪打压到心中的小角落,彻底忽视。

“真是虚伪。”上官霆露出厌恶的表情,“你爹刚走,现在去追还来得及,不用费尽心思来勾引我。或者说,之前你弄出来的什么互不相干只是一个欲擒故纵的把戏,真正的目的还是想勾引我?”

“你――”

孟慕思被上官霆骂的浑身直哆嗦,气的。

“你这个超级自恋臭屁狂!勾引你,哼哼――我还嫌你不够帅,万年口臭,怕买口香糖买穷自己!”怒到极点,孟慕思竟忘记了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