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20章

  • 书名:真假王妃:王爷夜夜宠
  • 作者:紫纱
  • 本章字数:2997
  •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4:10

她这一吼,果然把上官霆喊傻了。

万年口臭?口香糖?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过上官霆却也大致弄明白了,孟慕思在嫌弃他。

一个有着上百面首的淫|荡女子,竟然敢嫌弃他!

“孟慕思,要不要本王提醒你,你是用什么卑鄙手段迫使我放弃心中所爱,要娶你这个京城里最淫|荡的女人?要不要本王把你所作所为一一复述,包括你如何逼宫,如何下药迷奸我,如何欺男霸色……”上官霆随着一声声质问,脸色愈发冷冽。

浑身散发出强大的煞气,像是要将人生吞活剥。

“你够了!”这样羞辱与她,孟慕思脸蛋气的通红。

就算曾经那个恶毒王妃有多不堪,可是那只是过去不是吗?她穿越过来顶替了王妃以来,何时勾三搭四过?有为非作歹过?

一个人之前错的再离谱,只要改过自新――那么不该原谅,不该给她新生的机会?

难道,非要一死才能抵债!

何其狭隘的胸襟。这一刻,孟慕思觉得无法原谅上官霆。

她也有自己的骄傲,也有自己的底线,不容人诋毁。

“如果你容不下我,说明不是你的心胸太狭窄,就是我的人格太伟大。”不知不觉,孟慕思的声音有些沙哑,澄澈的眼底染上一层淡淡的雾气。

不争气的,有些想哭。

“王爷,如果我以前真的勾引过你,我道歉。不过我现在想通了,一个不爱我的男人不值得我爱,从今往后,我绝对不会再缠着你!”眼泪委屈地就要掉下来,孟慕思狼狈地转身就逃。

她前脚跑开,一直看热闹的林风眠从一棵树下走出来。

“真是牙尖嘴利。不过真奇怪,往常被你羞辱一番之后,王妃不是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今天竟然没有算计你,反而再次强调会和你划清界限呢。”林风眠一出现,立即喋喋不休。

上官霆习惯性皱了皱眉头,不悦:“最近,你是不是热闹看得太多?”

“嗯,是不少。而且每一场都绝对吸人眼球,场面可谓刺激,香艳……让我既嫉妒,又羡慕啊!”连看了两场吻戏,林风眠自然大呼过瘾。

“滚!”心情非常不爽的上官霆,飞起一脚送林风眠滚蛋。

然后,整个人就呆在了原地,若有所思。

心情,似乎比想象的还要低落,不明原因。

天气也似乎受到了感染,变得阴沉沉的。

“呜呜……”孟慕思跑开后,再也忍不住地大哭。

泪水很快模糊了视线,她一边揉眼睛,一边没有目的地奔跑。

似乎只要一直跑,就可以远离恶魔。只要这样逃掉,她的心就不会那么难过。

“王妃?”忍冬送走孟府管家后,便准备向孟慕思复命,没想到居然撞见泪奔的孟慕思。

孟慕思听到熟悉的声音,停下脚步。再看到熟悉的脸孔,心中高筑的城墙彻底哄塌。

“忍冬……”孟慕思飞扑过去,抱住忍冬放生痛哭。

王妃,哭了?抱着她哭……忍冬吓了一大跳,有些傻了。

更让忍冬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因为孟慕思抱着她这一哭,足足就哭了一炷香的时间。

似乎哭累了,孟慕思抽抽耶耶的,才停止了哭泣。

“王妃?”忍冬双腿都麻木了,却不敢吭声也不敢动。

这一声呼唤,将孟慕思喊回了现实。

怎么犯傻呢,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一个花美男,在21世纪遍地都是,有什么值得稀罕的。

至于初吻什么的,她就当被一条狗给轻薄了去。

反正,她都打算赚钱跑路,还理会上官霆和孟千真做什么。

再然后,她终于想到了跑出来的目的。

她是要找忍冬的,了解孟千真父子和正牌王妃的脾性。

孟慕思顶着一双又红又肿的眼睛,佯装坏王妃威胁忍冬:“我哭的事不准说给任何人听,否则我就把你卖给人贩子。”

“是,忍冬什么都么看到,都没听到。”忍冬吓得一个激灵,忍不住又浑身哆嗦。

孟慕思看在眼里,内心里向忍冬不停地道歉。

可是表面上,她还得维持坏王妃的形象。因为,她要从忍冬嘴里套话,不扮恶就会引起怀疑的。

忍冬吓坏了,哪会怀疑其他。

很快,忍冬在孟慕思故意的连番轰炸下,彻底失陷。

孟慕思攻城掠地后,得到了很多资料。

原来,好色是遗传的。

正牌王妃的好色来源于其父孟千真,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高过了孟慕位,胜过了孟千真。

孟千真和孟慕位祸害的女人,充其量也就一打两打那么多。

可正牌王妃祸害的纯情男人,少则一百,多则遍布整个京城。

最近几年,正牌王妃的魔掌甚至开始朝地方伸去,打算荼毒整个庚岚皇朝的全部花美男。

想要蒙混过关,孟慕思觉得她先得学会“淫|荡”和“好色”。

最近她的一举一动和正牌王妃大相径庭,一句话――真的很像假的。

想必孟千真也是有所怀疑,才会忽然想要她回家。

只是这样一想,孟慕思更加有气了。

孟千真那只老狐狸没看到她本人,只是听传闻都能猜出她不正常,从而怀疑她的真假。那个和她差不多算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上官霆,怎么就看不出来?

就算当局者迷,也该有个尺度吧。

否则,那就是愚蠢。上官霆就是个蠢货,大笨蛋!

孟慕思在心里又把上官霆骂过一遍后,和忍冬一起回到了屋子里。

她想要扮作淫|荡的王妃,首先要学会好色,这事需要从长计议。

怎么样才能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在做什么,又作恶了,又欺男霸男了?还有,这个好色要如何做呢?

她直勾勾看着男人,流流口水?有点太幼稚。

可是难道真的去木仓几个花美男回家啊?不行,孟慕思忽然就想到上官霆那张万年冰山的臭脸。

紧接着,孟慕思就想到了和上官霆解约的事情。似乎,她有说过绝对不会带男人进府。

头疼啊!

孟慕思抱着锦被,又开始在床上翻来覆去打滚。

“王妃?”王妃这是又怎么了?口中花美男花美男,叫个不停。

忍冬忽然眼前一亮,明白过来:“王妃,你是要上街吗?忍冬这就去给你准备马车。”

“上街?”孟慕思有点状况外。

“是啊。每次王妃口里喊着美男帅哥哥的时候,就会上街去找乐子啊!”

“找乐子!”

孟慕思“蹭”地坐起来,眼睛直勾勾盯着忍冬。

“忍冬啊,和我说说,平日里我是如何找乐子的啊!”孟慕思似笑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