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22章

  • 书名:真假王妃:王爷夜夜宠
  • 作者:紫纱
  • 本章字数:3086
  •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4:10

这种地方,她从未踏足。

难道,孟千真那只老狐狸已经得知他真正的身份?所以,王妃才会来到这里,明着嫖小倌,实际是打探虚实?

这样一想,贺兰煊瞬间压下心头怒火,硬是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来。

“王妃,这边请。”权衡利弊后,贺兰煊主动给孟慕思带路。

这货,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孟慕思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反正能达到目的,她管他怎么折腾。所以,由他变脸去,她当免费看戏。

很快,孟慕思在贺兰煊的引领下,来到二楼最豪华的一间客房。

推门进去,孟慕思啧啧称赞:“真不错,这房间布置的奢华却不失高雅,精致又有味道,的确很有格调。”

说完,她随意在桌前落座。

立即有人端茶上前,沏的是最好的祁门红茶。这个季节,似乎所有达官贵人喝的茶都是这玩意。

茶要应季,自然最新鲜的最好。

不过,孟慕思不喜欢。

于是,她眉头一皱:“换了,今天不喝茶,只喝酒。那个,米酒有吗?”

“米酒?”贺兰煊一怔,酒不都是用米酿的?

“算了,还是来杯牛奶吧。”既然没有米酒,其他的喝了容易醉。

孟慕思可不想在这个地方喝醉,清白丢了可不好玩,那玩意又不是索赔就会复原的。

“牛奶?”贺兰煊的脸色十分好看,一整个七色盘,跳来跳去。

“这个不会没有吧?”

“自然有。”贺兰煊使了个眼色。

不一会儿,一杯香醇的牛奶就被送到了孟慕思眼前。

孟慕思也不客气,端起来喝了一口:“味道不错,如果再放点冰糖就好了。”

贺兰煊又挥挥手,自然有人又把冰糖送了过来。

放了两颗冰糖,觉得够甜了,孟慕思才将目光转到贺兰煊身上:“贺兰煊,你一个男人,怎么开这种店?”

“有何不妥?”

“当然不妥,那会让人误会你也是鸭子啊!”哪有正常男人开这种店,要开也是开妓院吧。

“鸭子?”是何物种,和他认知里的是一个东西?

可是凭直觉,贺兰煊觉得不是一个意思。

“就是小倌,出卖姿色卖肉的。”孟慕思看白痴一样看贺兰煊。

贺兰煊以为她终于想起自己是谁,顿时压力减轻不少。

“哦。原来是儿子给老子打工,搞了半天是富二代。”孟慕思平素最瞧不起的就是富二代,靠老子打的江山作威作福。

富二代?什么意思?不清楚,不过那句儿子给老子打工却是听明白了。

于是,怒不可遏!

贺兰煊脸色忽白忽黑,变幻莫测,极其精彩。

“挺厉害的嘛!好吧,我收回那一句。”孟慕思瞧出贺兰煊很激动,于是聪明地不去招惹。

再说,这也不是她今天来的目的。

她是来嫖鸭子,装好色的!

“有点热,来给我扇扇风。”孟慕思慵懒地往后一靠。

她看着贺兰煊的眼神就有了变化,有点挑逗,有点暧昧……反正是学电视里的桥段,那些女人好像都是这样勾搭男人的。

贺兰煊被她这一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厌恶到了极致,却发作不得。

“听闻王妃一向喜欢清纯的,不如我给王妃介绍几个?”说完,贺兰煊也不等孟慕思答应,就吩咐了下去。

下一瞬,就从屋外走进四五个貌似桃花的男子。

这速度,真变态的快!

孟慕思被摆了一道,有些恼火:“怎么办呢?我看上的只有你呀,这些个歪瓜裂枣,真心看不上眼。”

哼,他不是觉得她恶心,想躲吗?

她偏要恶心死他,膈应死他!

“王妃会喜欢的。”某男又开始磨牙。

“你确定?”孟慕思忍住想笑的冲动,主动站起身,走到贺兰煊的身边。

然后,她竟坐在了他身下椅子的扶手上。

贺兰煊当时大气都不敢出,想逃,奈何不能逃。

“你们过来,让我好好瞧瞧。”孟慕思并没有进一步举动。

她只是单纯想玩想闹,可不是真的嫖鸭子,那样吃亏的可是她。

“还不过来?”孟慕思话落,贺兰煊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孟慕思感到好笑,继续开玩:“这个么?长得有点像是杏花,太淡了,不喜欢。”

然后,她又瞧了瞧另外一个男人。

“太丑,不如你十分之一。”

“这个也不好,身板太弱,床上功力肯定很菜。”

……某爷被雷的差点内出血。

挑肥拣瘦了一番,孟慕思忽然又邪恶地勾起贺兰煊的脸孔。

于是,两个人,两张脸,距离近到快要贴在一起。

“还是你好看!瞧这身板,健硕有力够结实;再看这脸蛋,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尤其是这双眼,真是比星星还要漂亮啊!”她大加赞赏,却句句不是出自肺腑。

更何况,她又不是花痴,也不是腐女。可不是只要是个美男,就没脑子地去喜欢。

“王妃,你这词汇,听着怎么像是在形容女人?”贺兰煊眉头跳了再跳,有抽筋的嫌疑。

“是吗?可能是本王妃词穷了,不知道如何形容你这种绝色。”言下之意,她刚刚的确是把他当作了女人来形容。

贺兰煊挫败,无力地一挥手,顿时屋内美男全部退下。

然后,又走进来一组另有一番韵味的帅哥。

孟慕思嘴角扯了扯,这个朝代是生产美男的吗?怎么一个个,都如此精雕玉啄,帅的人神共愤。

更可怕的是,这一组可不是刚刚那组娇羞的。

这一组是狼,大色狼!

“王妃,素尘陪您喝杯酒,来……”红衣妖冶男凑上来,就要和她勾肩搭背。

“王妃,您的手真好看!”蓝衣美男凑上来,就要拉她小手。

最厉害的是粉袍男子,一上来就冲进孟慕思怀里,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挑逗:“王妃,人家等不及了啦……”

……鸡皮疙瘩掉一地啊!

孟慕思被恶心地想吐,狠狠一把将这些妖孽全部推开,然后就猫到了贺兰煊身后:“滚,都给本……本王妃滚开!”

一急一怕,竟有些磕巴起来。

这一个始料不及的状况,却让贺兰煊有一瞬的傻眼。

王妃逃了?怎么个情况,这种时候,她不是应该顺水推舟,和这些个小倌双双滚到床上去云雨?

“王妃?”贺兰煊惊讶地回头,忽然发现自己宽大的袖袍被孟慕思牵住了。

而她的手似乎有些发抖,竟像是在害怕。

能不怕吗?

刚刚她差点就被吃了豆腐!

孟慕思这会儿一整个肝颤啊,在心里大叫上官霆来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