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26章

  • 书名:真假王妃:王爷夜夜宠
  • 作者:紫纱
  • 本章字数:3074
  •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4:10

“我不会骗人的啦。”孟慕思不知道刚刚都被上官霆看在眼里,否则肯定早就无地自容,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不走吗?”怕再呆下去会真笑出来,上官霆转过身要走。

结果发现动弹不得,因为衣袖被某女紧紧抓在手里。

“嗯,走。”孟慕思亦步亦趋,生怕再被遗弃。

走了没两步,前面忽然响起上官霆的声音:“喂,你还是承认了吧。”

“承认什么?”

“你是笨蛋啊!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所以才会找不到回王府的路。”

孟慕思嘴角抽了抽,想揍人。

但是她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付诸行动。笑话,揍大恶狼,搞不好还没碰到就先被恶狼逆袭了。

而且现在她还有求于他,更是只有溜须没有呛声的份。

于是,孟慕思忍了忍,反而把上官霆的袖子攥得更紧了些。

上官霆感觉到她的小动作,垂眼一扫,目光掠过她一双白皙的小手。

真的怕被遗弃呢!

被她需要的感觉瞬间溢满胸口,上官霆忽然觉得有点吵。

似乎,心跳得太快了。

上官霆的忽然沉默,让孟慕思又心惊胆战了好一会儿。

直到确定他并没有再把她丢下,而且还带着她走出狭窄黑暗的小胡同,孟慕思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他不说话,她也不敢说话。

两个人,沉默着,踏着月色回家。

忽然,孟慕思有那么点异想天开。

如果,只是如果啦,她能这样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走一辈子……

瞬间,孟慕思被自己的想法雷到。

因此脚步一慢,可手抓着他的衣袖。孟慕思被这么往前一拖,一不小心咬了舌头。

“唔……”痛死啦,孟慕思眼角浮现一丝雾气。

上官霆察觉到孟慕思的不对劲,侧目:“怎么了?”

该不会是在打着什么算盘吧?

孟慕思将头摇成了拨浪鼓:“没,只是差点没跟上。”

“我的步伐很快?”

“男人的步子当然比女人快,因为男人比女人高,因为男人要守护女人啊。”孟慕思随口答着,压根没走心。

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于是,上官霆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两人再次因为无话而陷入沉默。只是这一次的沉默中,似乎带着一丝尴尬,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小暧昧。

“哇,是王府啊,真的回来啦!”远远的,孟慕思瞧见王府的牌匾,兴奋地又蹦又跳。

上官霆不动声色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

“很高兴?”

“当然啊,到家了,终于可以休息……我都要困死了。”神情一放松,孟慕思立即呵欠连连。

不过,她没有忘记要跟上官霆道谢。

好女人,是要知道感恩的。

“我只强调一遍,我才不是笨蛋,我会分东南西北啦!我每次出门的时候都是大晚上的,又坐着马车,不知道怎么走回来很正常……”孟慕思松开紧紧抓着上官霆衣袖的手,道谢之前先为自己的迷路找借口。

“所以呢?”瞧,他就知道她要为她反常态的行为找借口。只是她难道不觉得这个借口很蹩脚吗?他的资料里孟慕思只要走过一遍的地方和看过一遍的东西,就能牢牢记住。

又在欺骗他!她到底想进行什么阴谋?

上官霆眼中的不屑和怒意渐渐回归。

孟慕思看着他冰冷的眼睛,本来想要说出口的甜蜜话语,瞬间消失。

她深吸一口气,揉揉酸楚的鼻头,故作轻松地故意说:“所以?当然要道谢啦!很感谢你今天带我回家,作为奖励我就跟你说实话吧――什么欲擒故纵啊,纠缠不休啊,不管以前我有没有做过,反正以后我保证都不会再发生。我呢,和帅帅的端王再没有半点关系,咱们说好的互不相干。说到做到!”

孟慕思说完还拍了拍胸口,动作帅气的啊,那叫一个潇洒。

然后,她放转身进府。

由始至终,都再没有回头看上官霆一眼。

真决绝!

而且行为远超于他对她的调查,以及他的猜想。

上官霆心里很不是滋味,下意识摸了摸衣袖。

那上面还残留着属于孟慕思的温度,似乎,还留下了属于她特有的芳香。

“她到底在玩什么阴谋?”上官霆没注意自己的语气中除了稍稍的冰冷,更多的是失落。

王府,落雪庭,王妃住的地方。

“忍冬,打听的怎么样啦?”一早起来,孟慕思就迫不及待差遣忍冬去打听昨晚的事情。

……孟慕思的脸色黑了白,白了黑。

她终于变得像正牌王妃。

可是,她的一世清白啊,就这样毁了!

将来,她能把好色的头衔给洗白了不?好像很难,这条洗白的路会非常艰辛,可预知的心酸。

“啊!”孟慕思只开心了一瞬,因为暂时不会被孟千真那只老狐狸怀疑了。

可接下来的全是懊恼,还有愤怒。

都怪那只老狐狸,要不然她怎么会去学好色。不学好色,怎么会制造这么大的八卦,给全京城的人娱乐调侃。

她好想和这对父子断绝关系!本来嘛,她是她,和那对父子半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这话说了估计也没人信。信了她就会死。

“我去透透风,要郁闷死了。”孟慕思换好衣服,出了院子。

天气不错,空气也很新鲜,没有被任何工业废气污染。

走了没两步,迎面就看到了林风眠。

今天,林风眠穿着的还是大红色的长袍,怎么看怎么妖孽。

孟慕思昨晚见了太多的妖孽,看到林风眠这一身打扮,顿觉心里堵得慌。

“王妃。”林风眠发现孟慕思转身想逃,自然不放过主动凑了上去。

他本来就是故意来膈应她的,才会穿这么一身。

谁让,昨晚的戏那么好看呢。

“干嘛?有事?可我不是王爷,你是不是找错人了。”一只鸭子,用不着给好脸。

“找王爷干嘛,他懂什么是风情?”林风眠笑得有点幸灾乐祸。

昨晚某王爷要是懂得半点风情,就该把王妃拿下。

哪里还会一个人跟丢了魂似的,傻站在王府门口,吹了一个时辰的冷风。

不过,有些事,当局者迷。

他料定,王爷压根就没瞧出眼前的王妃早已经不是以前的王妃了。只是,王妃到底是真的转性了,还是换了个人――他得试试。

“听说昨晚王妃去了‘男色无边’?啧啧,以前不屑去的地方,怎么说去就去了?难道是被王爷禁足久了,太过饥渴才会饥不择食?”林风眠压根就没想过给孟慕思留面子。

反正某王妃的脸皮一向很厚。

“饥渴?”孟慕思气的火冒三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