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序章 黑夜的宿命

  • 书名:亚特兰蒂斯传说
  • 作者:红悦
  • 本章字数:4608
  • 更新时间:2018-11-09 13:40:16

回首间,昔人都以归去,

漠然间,一切都以成空,

若一切好似梦一场,

终究还是要离别,

我的思念,会永远伴随在你的身边.

没人知道哪是永远,,

也没人知道,所谓的幸福在何方?

因为生命注定了孤独,

世间才会有英雄的传说,

有的人从诞生的那天起,就背负着不可以选择的命运

2199年12月31日晚,12:59,新世纪的钟声即将敲响,人类即将步入历史的又一页,和平的光芒在这个蓝色星球上散播开来.

钟声按时响起,全世界人民都在欢呼着,毕竟上个世纪有许多值得留恋,最起码,人类的战争结束了.黑色的天空星星低垂,烟花夺去了那本该有的光芒,广场上世纪之钟还在走着.

钟楼的顶端,却站着一个孤独的男人,一头的红色长发,强壮而魁梧的身躯,注视着远方的烟火,他一个人站在那,口中还说着什么.

“又是一个世纪,又等了你百年!”他向天空低声倾诉,”你真的回按时出现?来了结千年前的恩怨吗?”

他诉说着,似乎有着无尽的辛酸,无尽的哀愁,他在等谁?是在等自己深爱的女人吗?没人知道,他的身份,他的年龄,他的一切,都是一个迷!我想只有等他要见的那个人来了一切才会揭晓。

夜色中他还是一个人站在那,独自的等待着。

在这座城市的地下广场里,却是意想不到的一番景象,一大群人围着一小群人,怒目相对没有任何人说话,似乎时间在这个地方是停止的。

“卡莱布拉特!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呀?”大群人中走出来了一个老大似的男人,一头的黑色披肩发,白白的脸,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嘴唇,长得很是秀气,但目光中透着凶悍。

小人群中一个强壮高大的白人走了出来,他没有什么特点就只有强壮,除了强壮,还是强壮。他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尽管眼前的局势对他很不利,他很镇定的笑了笑,说:“一直听说伊苏是圆月一族中相当厉害的角色,想不到今天见到果真不假,还被你埋伏了!”

第一个说话的人就叫伊苏,他是圆月一族中的一个小首领,之后说话的是半兽人的狼人指挥官卡莱布拉特,两个种族并不是同时诞生的,但却同时生活在黑夜中,因为他们都不想被人类发现,黑夜是广阔的,同时也是狭小的,两个种族也征战了几千年,互相消灭是他们的行动宗旨,毁灭人类完全占有地球是他们两个族的最终目的。

可是黑夜里的战斗持续了几千年,胜负任是没有结果,不过今天的这场小战役,卡莱布拉特种了伊苏的埋伏,似乎胜负有所分晓,但只是今天晚上。

“你们把触神体带到哪里去了?”卡莱布拉特问道。

伊苏冷冷的一笑,“布拉特,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再说吧!这里今晚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人多就了不起吗?”卡莱布拉特边说边解开自己的上衣,“弟兄们,让我们痛痛快快地干一场吧!”说罢两只眼睛放出绿光,浑身的肌肉变得更加硕大,身体渐渐变成灰黑色,浓密的长毛在身上迅速生长着,嘴里两颗獠牙龇了出来,变成了半狼半人的怪物。身后的同伴也变了同样的状态。

伊苏笑着,眼睛变成了血红色,身体如白雪一般,十分恐怖,他的手下们也在一瞬间变得和他一样,伊苏瞪着血红的双眼盯着卡莱布拉特,声音也很苍凉,“你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布拉特低吼一声,冲向伊苏,一拳将伊苏打出了几米开外,其余的狼人冲向敌群,与敌人厮杀,圆月一族的数量有着绝对的优势,十多个围击一个,可好像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狼人太勇猛了,力量上完全胜过圆月一族。

地下广场一场激烈地厮杀,伊苏从地上爬了起来,狞笑着,双手平放在胸前,两团紫色的火焰在双手燃烧,这是圆月一族特有能力,这种美丽的火焰可以不伤害皮肤,直接伤及内脏,神经组织和肌肉,被本族人称为“破之紫焰”。

布拉特看了看紫色的火焰,狂吼了一声,跳到空中一个翻身侧踢,一脚袭来,伊苏双手一挡,紫焰烧在了他的后脚根上,伊苏又被踢出几米远,但这次他在空中翻了个身,安然落地,便发出得意的笑声。

布拉特很不在意,又准备冲向他,刚起步,却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被紫焰烧到的那条腿动弹不得,脚踝处的肌肉韧带全部断了,而且还失去了知觉。

“哈哈!”伊苏狞笑着,“今天狼人部队就要全体葬送在这!”说着手上的紫焰更加旺盛了,其余的圆月一族手上也都燃起了紫焰,一时间,地下广场被紫色的光芒照的通明。

布拉特从地上站起来,一支手伸到受伤的大腿处,慢慢地,慢慢地,把手指插进了腿的肌肉中,鲜血直流,他狂吼一声,因为感觉到了痛,知觉恢复了!

“竟然用这种方法来恢复知觉!半兽人就是低级!”伊苏暗自思量,“主宰地球的就应该是我们!”想到这便冲向了布拉特。布拉特也毫不犹豫率领着狼人们战斗!

狼人与圆月一族一场浴血厮杀………………

阳光照射着大地,夜晚的噩梦结束了,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却在拼命的跑着,脚下的土地是地球的端头,北极。后面几个男的,在追着,那孩子跑到一座冰山前,已经无路可退,回头,看着那几个人,一步一步逼近自己.他很急,就块要哭了。

见到他停下了,他们也放慢了脚步,一个留着大胡子的男人,边走边说:“吾甫尔!你这小家伙还真能跑!跑到这来了,好啦!和我们走吧!我们一定会好好对你!”

“我不要!你们和半兽人一样!都是坏蛋!我才不要和你们回去!”吾甫尔很坚决,“古斯塔夫!你最坏了,我亲眼看见你杀人!”

古斯塔夫笑了,笑得是那样的狡诈,“我不想对孩子动粗!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

吾甫尔快疯了,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类似手榴弹的东西,“这是热弹!可以把这都融化,把我们都淹死!”

古斯塔夫和手下们互相望望,哈哈大笑起来,“你放呀!你以为我们会怕吗?”

吾甫尔把弹环一拔朝后面的雪山丢去,热弹爆炸释放出难以想象的热量,在冰山上烧了一个深深的山洞,冰山却纹丝不动!

古斯塔夫和其余的手下都笑了起来,吾甫尔则呆住了,古斯塔夫打了个手势,其余的人便走向他。吾甫尔哭了,说:“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不要被放在容器里了!你们不要抓我吧!”

“你会成为黑夜里,一道闪亮的星星!所以不要怕!”古斯塔夫狂笑着,“我们将会取得黑夜里,战斗的最终胜利!”

几个男的还在逼近,吾甫尔绝望了,哭泣着坐在地上,他的命运似乎只能在那黑暗的容器里渡过了,“神啊!救救我吧!”他叫着。

古斯塔夫低声笑了笑,“如果神听的到!就不会有我们的存在!”他的话音刚落。就在刚刚形成的冰洞里,一支奇怪的武器突然飞出,那是一支金色的长枪,不偏不倚击中了离吾甫尔最近的那个男的,额头正中被打穿了,倒在了雪地里。

“是神吗?神听到我的呼唤了?”吾甫尔得意的对古斯塔夫说,“要跑就快点,不然你们就都完蛋了!”

古斯塔夫被这突如其来的武器吓住了,马上回过神,拔出枪,对着洞里连开几枪,“这世上怎么会有神呢!”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从山洞里,传来了脚步声,这脚步声也越来越近,吾甫尔睁大了双眼,要仔细看看神和平凡的人有什么不同。“会不会是半兽人!但半兽人没听说过,有用这种武器的,让我看看你是何方神圣!”古斯塔夫暗自思量着。

脚步越来越近,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站在了洞门口,长相一般,没什么特别,长长的辫子拖在身后,左手整个手臂都是被绷带一样的东西绑着的,除了那长头发和穿的很奇怪外,没有任何地方特别的小男孩,

吾甫尔显然很失望,“这真的是神吗?”心中不禁感到一丝失落。

“差点吓死!原来是一个小鬼!”古斯塔夫总算是松了口气。

那男孩从冰上上跳下落在雪地上,与其他人不同,他是站在雪上,没有陷进那厚厚的雪里。他走到吾甫尔面前,用手擦干了吾甫尔脸上的泪,用汉语说,“没什么好哭的,是不是这些老东西欺负你,我帮你收拾他们!”

吾甫尔点点头,他听的懂,也会说汉语,几乎这个地球上已经没人不会说汉语了,因为中国人遍布全球,科技发达,和英语一样,是世界的普通话。

那男孩看了看古斯塔夫,伸出紧握的右手,一松,子弹从他手心掉在雪地里,“这暗器是你放的吧?卑鄙!”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吓住了,“他是什么人,半兽人吗?样子不像呀!”古斯塔夫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他见到这个人。吾甫尔呆了,“好厉害!他就是神呀!”

“是你们自己走呢!还是我来送你们走!”那男孩说着,把插在尸体上的那根金枪拔了下来。

古斯塔夫笑了,“那孩子一定要带走!给你一个忠告,不管你多厉害,最好别把我惹毛了!”

男孩一笑,“我就是喜欢!”说罢金枪滑过,右手耍枪,古斯塔夫大喊一声,那几个人一齐冲向男孩,自己则在一旁观战。那男孩也不慌,单脚立地,右手拿着枪背在身后,左手伸平,使出内劲在雪地上高速旋转着,地上雪花随着转动而围绕在他身体四周,周围的空气,也一齐被吸了过去,有如带着雪的龙卷风,那气势如千军万马,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个可怜的家伙被那股风吹到了高空,重重的落在地上。

男孩单手伸向前,向古斯塔夫作了一个挑性的姿势,古斯塔夫漏出狰狞的面孔,眼睛变成了血红色,浑身的皮肤散发着白色气体,通体雪白,与这极端相对应,双手紫色的火焰燃烧了起来,他也是圆月一族的,古斯塔夫冲向那男孩,紫色火焰像蛇一样从他手里穿了出去,飞向男孩,那男孩躲也不躲,只是将左手放在前面,火焰碰在了那帮满了绷带的手上,立刻消失了,看到这一幕,古斯塔夫完全傻了,紫焰是不可能灭的,就算是放在水里也毫无毫无关系。可刚才,那接触的一瞬间,紫焰消失了,“那家伙是什么怪物!也是变成的人样吗?”古斯塔夫想到这,转身就逃跑,他怕极了,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家伙。男孩的表情变了,没有刚刚的那份玩世不恭,眼神中漏出一丝的杀意,一丝的哀愁,好像很痛苦,“就是因为世上有你们这样的东西,我的命运才会那样的悲哀!”说完把左手举起,那支手被绷带包得很严实,却能从外边清楚的看见整个一支手臂,都在呼吸般得运动。落在雪地上的那些人,身体变成很小很小的碎末状,被那支胳膊,吃了下去,古斯塔夫也没有逃脱那样的厄运,活生生的看着自己从脚到头一点一点的被分解,碎末伴着风飘向那支令他恐怖的胳膊。

当然最后,他完全的消失在了,空气中。

吾甫尔张大了嘴巴,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方式,男孩却摸着那支胳膊在独自叙说着什么?胳膊还在一张一缩的运动着,他转过头,问吾甫尔说,“你没事了吧?”

吾甫尔笑笑,说:“没事了!你真厉害!那支手好了不起!”

男孩无奈的笑了笑,“如果可以选的话,我根本就不想要这个东西!”他看着自己的胳膊,眼神中泛着一丝厌恶。

“不明白!”吾甫尔摇摇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

男孩并没有马上回答,看到远处停在边上的船走了过去,吾甫尔赶紧跟在他后面,“你跟着我做什么?”男孩问道,“不回家吗?”

“我没有家可以回,我是孤儿!”吾甫尔说的很平常,因为自己习惯了。

男孩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吾甫尔,“我也没有家可以回!”

吾甫尔很高兴,“那我们就在一起吧!你可以保护我!”

“我可能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男孩叹了口气,“你不怕,那就随你吧!”说完便又向那艘船走去,吾甫尔跟在后面,“我叫吾甫尔!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

“叫我奥义吧!如果你想,喊我大侠或是英雄,我也不建议!”说完,奥义的脸上漏出孩子般的天真笑容。

“你不觉得,你很不害羞吗?”

“不觉得!毛头!我问你,那些人抓你干什么?”

“我不叫毛头!我叫吾甫尔!”

“什么尔?”

“吾甫尔!”

“噢~~!我知道了!吾甫尔,你会开那个船吗?”

“会!当然会!你要去哪?”

“去完成几天前的一个承诺。”

两人上了船,吾甫尔驾驶,传往南边方向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