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8章 谁偷了我的袜子

  • 书名:贴身保镖:当代大内高手
  • 作者:冷海隐士
  • 本章字数:7562
  • 更新时间:2019-10-16 14:11:13

2005年10月6日,御权山(化名),C首长别墅。

早上六点钟,我准时醒来,揉了一下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抓起一侧的浅蓝色运动服套在身上,一气呵成的连贯穿衣动作,早已将困虫彻底赶走。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穿袜子的时候,我发现袜子上破了个花生米般大小的小洞,惋惜了一下后,我从枕头底下重新拿了双新袜,穿上,顿觉精神抖擞,心旷神怡。

我打开灯,伸展了一下四肢,然后趴在地上做俯卧撑,听到全身的骨骼发出咔咔作响,格外有成就感。二百多个俯卧撑之后,我重新站起来,舒了一口气,叼了一支烟,准备吸完烟后出去晨练。

我的名字,叫赵龙,年龄24岁,生活在华夏首都北京。

我的职务,是警卫参谋,属于中央特卫团(化名)的副连职军官,军衔为中尉,我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国家政要人物C首长的安全。我现在住在C首长的别墅里,与其它高层警卫一起担负着首长的护卫工作,C首长处的工作人员有个共同的习惯,就是晨练,一到六点钟,几乎所有的警卫、司机、公务员都会爬起来锻炼个把小时的身体,然后准备开饭。

当然,我们的警卫目标,C首长,也有晨练的习惯。

烟吸到一半的时候,一个身穿红色运动服的美女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张报纸,看起来,她的精神不错。这位美女是我的工作搭档,叫由梦,职务跟我一样,军衔也是中尉,不要小瞧她,她可是在整个华夏具有传奇色彩的美女保镖,其名字,堪与华夏第一女保镖边梅相提并论。

我深吸了一口烟,让香烟的辛辣气味儿在肺里转了个来回,然后冲由梦笑道:“由参谋,又来找我晨练?”

由梦口里嚼着一颗绿箭口香糖,她停止咀嚼后,抖擞了一下手里的报纸,在我眼前晃了一下,道:“赵龙,你的照片上了报纸了,你看你看!”她将报纸在桌子上摊开,指着其中的一个版面冲我惊喜地道。

我大吃了一惊,要知道,作为一名国家特级警卫,是不允许在报纸、杂志上刊登照片的。我顺着由梦手指的方向看去,才知道这是一份《香港日报》,在B版中间位置,赫然印着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青年照片,其中包括我。照片的右侧,用一行醒目的标题写着:C首长来港视察,中蓝海保镖气压飞虎队。内容:C首长来港视察期间,为了确保C首长安全,香港警方严阵以待,现场由香港飞虎队戒备……内围则是由中蓝海保镖把关,这些人个个西装笔挺,神情严肃不苟言笑,号称大内高手,由于中蓝海保镖平时极少现身,因此这次曝光格位引人注意,这些中蓝海保镖不但年轻,而且个个英俊帅气,让现场不少女记者忍不住多瞄了几眼。媒体评论称,这群神秘的“御前带刀侍卫”,硬是把香港金字招牌飞虎队给比下去了……

对于这种报道,我只是苦笑,尤其是看着照片上还给我来了个特写,那炯炯有神的眼神让我自己都觉得帅呆酷毙。这种被偷拍登报的现象是避免不了的,现在的记者很敬业,也很执着,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吸引眼球的新闻线索,国家警卫被抓拍也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在大陆,这种新闻是很难登报的,只有在香港澳门等特别行政区,才有可能被曝光。

我不得不叹服香港媒体的效率,大前天我和其它随行工作人员刚刚陪同C首长去了趟香港,这会儿报道先出来了。其实,对于‘中蓝海保镖’这个称呼,我并不反感,这纯粹是由于李连杰主演的电影《中蓝海保镖》热播后,国人对国家警卫的一种热称。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这种称呼是非常片面的……

我粗略地扫瞄了一下报纸,重新递给由梦,埋怨道:“你可真够大胆的,敢拿C首长的报纸来看?”

由梦将报纸卷成筒状,振振有词地道:“你懂什么呀。这叫充分利用资源。首长昨天都看完了,我再看一下就不行啦?”

我善意地嘲笑她道:“就你爱学习!”

由梦噘着嘴巴道:“那当然。了解国家各省市自治区的情况,也是我们警卫人员,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敷衍地点头道:“算你口才好,我懒的跟你争辩。”

由梦得意地一笑,吹了一个超大的泡泡,一声细微的爆炸声后,泡泡糖贴在了她红润的嘴唇上,由梦伸出油腻的小香舌一阵搜刮,重新将泡泡糖揽回口中。其实这只是一个很平常很普通的动作,但我却多望了几眼。说真的,我觉得由梦简直不是人……人,有长的这么漂亮的么?而且又懂功夫,精通八国语言,言谈交际都不在话下……

由梦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运动服,又道:“对了赵龙,咱们出去晨练吧,不然张秘书肯定怀疑我们还在睡懒觉呢!”

张秘书是首长处的警卫秘书,算是我们的小头目。

我‘哦’了一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但是又不知怎样启齿。

我轻咳了一声,坚定了一下信念,才鼓起勇气对由梦道:“由参谋,能……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情?”

由梦停止了咀嚼,望着我道:“笑话。咱俩谁跟谁,老搭档了,别用拜托二字,显得太见外了!”

我暗喜了一下,从床尾拿起那双破了洞的黑色袜子,略带羞涩地道:“由参谋,我不懂针线活儿,你能不能帮我缝补一下,扔了太可惜……”

话还没说完,就见由梦捏紧了鼻子,瞪大眼睛皱着眉头道:“赵龙啊,这个艰巨的任务,你还是拜托别人吧……”

我心里一阵失落,把袜子往床尾一扔,骂了句‘真没同情心’,等我回过头的时候,由梦突然像天外飞仙一样窜到了门外,在外面冲我催促道:“赵龙,快点儿,晨练了晨练了,首长都晨练了半个小时了。”

我应了一声,匆匆整理好服装,自言自语道:“还老搭档呢,切,这点儿忙都不帮!”

我伸展着胳膊出了别墅门,一股清新的空气刺入我的鼻孔,带着花香,惬意极了。我朝外一看,天空中已经开始泛白,像是鱼肚皮,虽然太阳爷爷还没露面,但其光辉已经让院子里的灯光显得黯然失色了。

正所谓人勤晨早,张秘书和黄参谋正陪着首长在玉兰树底下练太极拳。穿戴整齐的漂亮女服务员们,挥舞着扫把,打扫着被秋风吹落的树叶。首长15岁的女儿娇娇,则正在跟司机小王打羽毛球。由梦则饶有兴趣地旁观着这场以健身为主题的羽毛球赛,并自愿充当了‘拣球员’的角色。

由梦见我出来,朝我挥了挥手道:“走,出去跑步。”

我‘嗯’了一声,已经置身在院子中央。

“赵叔叔,等一等。”

这时候娇娇突然叫住了我,将羽毛球拍沉到脚下,央求地望着我道:“赵叔叔,跟我打羽毛球吧?”

我苦笑着回头,正所谓怕什么总是来什么,娇娇这丫头不知为什么,特别喜欢跟我一起打球,可能是我的球技滥,她战胜我时有成就感吧……我不好拒绝,不甘情愿地‘嗯’了一声,然后冲身边的由梦一摆手,遗憾地道:“按照惯例,我的那五公里,你也替我跑了罢。”

由梦的脸上也有些扫兴,但随即舒展开。她说:“我今天早上也不跑了,我真懒的洗衣服了,跑一圈儿出汗就得换洗衣服,还不如到健身房锻炼一下呢。”

我嘲笑她道:“时代在进步,你却在退步。你的思想很危险,变懒了!”

由梦冲我扮了个鬼脸,转身像天外飞仙一样,进了别墅。

我接替了司机小王的位置,跟娇娇开始了羽毛球对打,别看娇娇才十五岁,打起羽毛球来那叫一个‘猛’,我施展了百般武艺,还是对她击来的球难有招架之力,娇娇望着我连连捡球以及笨拙的发球模样,咯咯地笑个不停,又用熟练的台词挖苦我道:“赵叔叔你文武双全,哪方面都是娇娇学习的榜样,唯独打羽毛球笨手笨脚的,嘿嘿,就这一个缺点,就够娇娇好好制约你的了……”

我也用熟练的台词逗她道:“娇娇你别得意,早晚有一天我能赢你。”

娇娇笑道:“猴年马月吗?嘿嘿,赵叔叔,别人把你当成是传奇式的人物,功夫好又能写东西,但娇娇不怕你,因为你打羽毛球不是我的对手。嘿嘿。这一招就叫拿自己的长处去比别人的短处……娇娇厉害吧赵叔叔?”

我口里敷衍地赞叹:“厉害,厉害。”心里却暗笑道:好一个厉害的小魔女,才15岁就这么‘阴险’,长大了究竟要怎样颠覆众生啊?

七点钟左右,‘晨练’结束,我带着满脸的失败笑容,先到洗漱室洗漱了一番,然后回到了卧室。

换上笔挺的西装,穿上皮鞋,好一番整理仪表。下午要陪首长乘专机开往Y国进行国事访问,在此之前,我要跟一同前往的几个警卫人员进一步商讨警卫方案,确保首长行程中的绝对安全,以及与Y国相关工作人员的沟通事宜。

因为要在Y国住几天,所以我必须轻装简从,收拾几件常穿的衣服……然而我却突然惊奇地发现,我扔在床尾的那双破了洞的黑袜子不见了!

邪门了!

首长处也有人偷东西?而且是偷袜子?而且还是一双破了洞的袜子?

没理由啊!

(二)

我苦笑一声,也不再将这些小事放在心上。

去餐厅吃过早饭,我、张秘书、黄参谋、由梦坐到警卫值班室,共同研究这次陪首长访问Y国的具体警卫事宜。说实话,我们的心里都有些凝重,因为Y国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国家,尤其是Y国的高层警卫,个个身怀绝技,出手不凡。在我们这种职业中,各国高层警卫之间,切磋技艺算是常事,有些时候能婉拒,但有些时候就很推辞。赢了,外国人觉得华夏警卫牛逼了不起,输了,却会让人怀疑华夏功夫只是浪得虚名。

因此,很多时候,我们的所作所为,代表着国家的形象和尊严,我们必须考虑周详。

说实话,对于Y国,我这是第一次去,但是Y国的名号,在华夏警卫甚至是世界各国的高层口里却流传甚广。Y国的警卫实力很强,现在全世界名流口中普遍流传着一句时尚口头禅:娶日本老婆,进美国国籍,养韩国小蜜,雇Y国保镖。

这话最后一句什么意思?就是说明Y国的警卫能力很强,已经在世界排名挂号了。

在Y国总统凯本里恩(化名)身边,有两个‘大腕儿’警卫,一个是被誉为世界第一美女保镖的玛瑞诗亚少校,一个是曾在去年世界高层警卫交流会中获得散打专场亚军的凯瑟夫中校,这两个Y国警卫的名号,在世界绝对是个神话。

因此,我们现在所担心的就是,如果Y国警卫们提出要与中方警卫切磋技艺,我们是不是有赢的把握?

研究了整整两个小时后,张秘书做出最后的结论:如果Y方警卫提出切磋技艺,我们以婉拒为主,同时不要伤了和气。如果对方逼的太紧,我们可以变通一下,换作切磋除对打外的其它方式……

中午吃过饭,各个部门开始有条不紊地各就其职,别墅外,七辆轿车已经静待出发,随行警卫、秘书、公务员等收拾好东西,纷纷装进了后备箱。这时候公安部的开道警车也准备就绪,箭在离弦。

我这人比较沉着,看了下表,心想距离开往机场的时候还有一个多小时,至于这么超前吗?

我回到卧室,重新检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自我感觉良好之后,我叼了一支烟,用液体鞋油擦拭了一下皮鞋。

门被推开,由梦突然又钻了进来,背着手,神秘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盯着她的身后,问道:“拿的什么啊,还藏着掖着的。”

此时的由梦,已经换上了一套笔挺的女士西装,格外精神,她的面部表情有些怪异,她望了我片刻后,猛地将背在后面的手拎到身前,一个黑色的物体晃了一下我的眼睛。

我看清了,她手中那黑色的东西,竟然是我那双破了洞的袜子!

我瞬间明白了一切,但还是故意装迷糊地埋怨她道:“原来是你偷了我的袜子!”

由梦拿袜子愤愤地抽了一下我的肩膀,骂道:“没良心!本姑娘给你洗过了,而且甩干了,洞也缝上了。你怎么感谢我啊?”

我心里一阵感激,抢过她手中的袜子,一阵清香扑鼻而入,分不清是洗衣粉的香味儿还是由梦身上的体香。那处破洞的地方,果然已经被用黑线细致地缝好,与没破之前没什么两样了。我心想由梦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早上的时候嘴上不同意,反而是暗地里偷着帮忙,真够意思!

如果不是男女有别,我真想给她一个拥抱,以表自己的感激之情。

我把袜子扔到床头,冲由梦感激地道:“谢谢你,由参谋。”

由梦俏皮地问道:“谢谢我,这样就完了?”

我逗她道:“那还要怎样,难道要我以身相许?”

由梦瞪眼骂道:“流氓!”然后继续道:“我警告你呀,我帮你补袜子的事情,不要跟别人提起,要是让娇娇、张秘书他们知道我帮你洗袜子补袜子,他们会笑话我的。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你!”由梦可爱地一笑,左腮前一颗漂亮的小酒窝顿然盛开,特美丽。

我道:“瞧你说的,别人怎么会笑话你呢?我想啊,他们肯定会夸奖你心灵手巧!”

由梦冲我一摆手,噘着嘴巴道:“那也不行。以后要是他们都把袜子拿给我补,我不是倒霉透了?补也不是,不补也不是。是你给本姑娘开了先例!”

我咂着嘴唇说:“说的也是。放心吧,我为你保密,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你帮我补袜子的事情……”然后我话锋一转,逗她道:“不要我有个条件。”

由梦愕然瞪着我:“什么条件?”

我轻咳一声,得寸进尺地道:“以后如果我的袜子破了,还要麻烦……”

由梦当然能猜出我的小算盘,打断我的话笑骂道:“没良心的。还蹬着鼻子上脸儿啊?我又不是你女朋友,凭什么呀?去找赵洁去……”

我假装生气,绷紧脸斜向一边,由梦以为触及了我的伤处,赶快凑过来向我道歉:“对不起,说漏嘴了……”她知道,我和我老家的女朋友赵洁早就因为特殊原因分手了,赵洁是我心中仍然无法摆脱的痛。

问世间痴情男子有几个,咱也算一个!

我依然假装不理会她,板着脸,点燃一支烟装深沉。而由梦见我脸色一下子变得这么铁青,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拍着我的肩膀劝道:“赵龙,都过去这么久了,多大的事儿啊,不就是失了一次恋吗?你女朋友跟你分手那是她没福气,你别总是放在心上,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凭你这条件,还愁找不到比赵洁条件好的女朋友吗?”

由梦越是劝慰我越是偷着得瑟,心里想笑,表面上却继续装出深沉的样子,我猛吸了一口烟,装作悲恸地道:“唉,谁会瞎了眼做我的女朋友啊……”

由梦脱口道:“赵龙,要有自信。我觉得你挺好的,人又帅功夫又好,国家警卫,中蓝海保镖哩,会找不到女朋友?要是没人跟你,大不了本姑娘做你的女朋友……”

我这时候才一改脸色,指着由梦笑道:“好!说话算数。马上拿纸拿笔签合同,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

由梦这才方知上当,轻轻地捶打了一下我的胸膛,笑骂道:“照照镜子,先。本姑娘宁可终生不嫁,也不会做你的女朋友!”

我恍然大悟地感慨道:“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相信由梦那张臭嘴!”

由梦凑近拿手掐了一下我的大腿,我配合地‘哎哟’一声,如受大刑。

这就是我的搭档!虽然我们是警卫上的搭档,但是跟其它职业的工作搭档一样,关系和谐,相处融洽。逗逗嘴开开玩笑,也算是工作之余的一些乐趣罢。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句千古绝句,在首长处也是同样适用的,更何况,我的女搭档,是足以倾城倾国而且文武双全的绝世美女。

不过,在我心里还藏着一个重要秘密:其实,我对由梦……咳,先不说,羞死人啦!

随后,我和由梦将随行物品整理好,放进车里。我和由梦率先开了一辆奥迪A8出了院门,门口的哨兵标准地行放车手势并敬礼,我在车内朝他挥了挥手,车子缓缓地加速,驶出了警卫区。

我检查了一圈儿,见外围和路线警卫哨兵都已经布置好了,特卫团的便衣,以及当地公安派出的维持秩序人员、应急警车都已经开始各就各位,忙着疏通车辆行人。我又给驻地警卫大队的干部们交待了几点注意事项后,驱车返回首长处。

回去的路上,由梦似是想起了什么,对我道:“赵龙,明年三月份,在美国华盛顿有一场国际高层警卫交流会,有没有兴趣参加?”

我笑道:“我倒是想参加,不知道能不能排上号。说是交流会,实际上就是一场世界级的实力较量。我当初听警卫队孙队长讲过,大体的流程无非是比武竞技,展示国威,其实我觉得性质跟奥运会什么的,没什么两样。”

由梦深表同感:“是啊。我们特卫局对这方面也很重视,每年交流会之前,都会提前选拔人才,进行高强度的特训。”

我点头问道:“你能帮我搞到名额吗?我可是很想为国争光。”

由梦摇晃着脑袋,若有所思后,道:“看情况吧,依你的表现,应该没问题。”

我轻笑一声,加大了油门。

由梦对于我来说,是个‘救星’式的人物,也是个极具传奇色彩的美女军官。从我刚刚入伍到现在,她帮了我不少忙,包括当初参加军区组织的军事比武,然后保送警卫队特训,都离不开由梦的帮助,我现在能成为一名国家特级警卫,由梦功不可没。只是,关于由梦的身份,我一直颇有迷惑,我实在搞不懂,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尉官,却仿佛能在中央特卫局呼风唤雨,未雨绸缪。就连局里的几个将军,跟她说话也很客气,这一直是我久久捉摸不透的谜团,由梦究竟是何方神圣?

奥迪车刚刚驶进警卫区,我腰间的加密对讲机便‘嘟嘟’地响了起来,我停下车子,掏出来接听,那边传来了张秘书急促的声音:“赵参谋,刚刚接到上级通知,有一伙恐怖分子准备在玉门桥附近拦阻首长车辆,上级命令我们改变车队行车路线,你和由参谋马上回首长处商量对策。”

我愣了一下,随即问道:“张秘书,消息可靠吗?”

张秘书不耐烦地道:“是由局长亲自通知的,你说可靠不可靠?”

我说:“张秘书,没必要再商量什么对策了。依我看,原定计划和行驶路线不变,只需要推迟十五分钟出发即可。”

张秘书道:“这样很冒险,不行不行。”

我说:“张秘书,你好好想一想,恐怖分子怎么会知道首长的行车路线?”

张秘书道:“难道,我们内部有内鬼?”

我道:“毫无疑问。这样的话,即使我们改变路线,对方也能在第一时间知晓我们的新路线,因此这样做不可取。”

张秘书:“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吧?”

我道:“这样,唯今之计,只有迅速将恐怖分子全部抓获,同时挖出内鬼,才能确保首长的绝对安全。”

张秘书苦笑道:“小赵啊,我们没那么多时间啊,总不能让首长误了专机起飞的时间吧?”

我轻咳了一声,点燃一支烟,猛吸了一口道:“这样,张秘书,你马上组织十几个人,服务员、公务员、厨师都可以,还有七辆车,同时将驻地的应急分队叫来……我带人打头阵,想办法将反动分子引出来,争取全部抓获。同时,你派人迅速和安全部取得联系,将最近两天监听的可疑通信纪录重新过滤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出内鬼外联的线索。十五分钟后,我们的行动计划和方案不变,首长车队仍然按原路赶往机场。”

张秘书:“这样,能行吗?”

我说:“一定能行。时间不多了,抓紧行动吧!”

……

挂断对讲机,我将烟头掐灭,从大脑里又对自己临时构思出来的行动方案过滤了一遍,确认可行后,才加大了油门。副驾驶上的由梦痴痴地望着我,仿佛有些莫名其妙地道:“真是怪事。我现在都弄不明白,是张秘书领导你,还是你领导张秘书?听你们谈话的口气,好像是张秘书在按照你的思路走。”

我目不斜视地道:“这种事情必须果断,否则后果和隐患不堪设想。”

由梦道:“我最欣赏的,就是你的处变不惊……”

我赶快打断她的话,笑道:“行了行了,隐患解除后你再迷恋我也不迟!”

“臭美!”由梦笑骂一声,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枪,手握套筒,‘咔咔咔’地将子弹上膛,动作干脆利落。

我一只手扶方向盘,一只手掏出七七手枪,将套筒塞进腋窝,一用力,咔咔两声,子弹上膛,然后用大拇指暂时关上保险。

“不会吧,这样也能上膛?”由梦不可思议地望着我,很显然,她是被我这独创的‘腋窝式’上膛动作给震撼住了。

没办法,当危险来临时,我们只有迎击,不能逃避。

很多时候,得用武器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