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第一卷 共762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举报
回到顶部

第9章 一场闹剧

  • 书名:贴身保镖:当代大内高手
  • 作者:冷海隐士
  • 本章字数:6787
  • 更新时间:2019-10-16 14:11:13

(一)

我加大马力,很快便回到首长处,此时张秘书已经按我的话做好了部署,应急分队也施展‘草上飞神功’跑步赶到。望着张秘书一脸焦急的样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张秘书,放心吧,不会有事。这次是我做的安排,出事我担着。”

我迅速做了个简单的动员,然后安排好应急分队的同志上了车,还有几个服务员、公务员、司机,交错乘车。说白了,现在,我们都是首长的替死鬼,恐怖分子搞恐怖袭击,一般都有很强的政治目的,或是受反华势力驱使,或是借机制造动乱。我们此行如果成功,可以全俘拦截的不法分子,反之,则有可能被恐怖分子识破,甚至是全员覆没,永远地葬身在他们的枪口之下。

我看了看时间,还有五分钟的空隙,于是凑近张秘书身边,嘱咐道:“张秘书,这件事情暂时不要惊动驻地部队和公安局,尤其是在没有查清内鬼之前。”

张秘书只是连连点头,显然,他对这种紧急情况的处理经验不是很足。我能感觉得到,他的心中速度,一定比刘翔跑的还快……

上车后,我身边的由梦透过窗户望着出了冷汗的张秘书,摇头叹息道:“真想不到张秘书竟然是个花而不实的角色。平时警卫理论讲的挺好挺深刻,一到关键时候就傻眼了。还不如你这个刚刚分到首长处不久的小中尉!依我看啊,你倒像是个能拇指千军万马的将军,遇事不惊,但思路清晰……”

我没理会由梦,再一看表,马上掏出车队联线对讲机,一声令下:“出发!”

车队出了大院,紧接着又出了警卫区。

路线哨兵们崇敬地向车队敬礼,他们还不知道,这个车队里,根本没有什么首长。

道路两旁的白杨,整齐地延伸着,偶尔会有几片落叶掉到车窗上,一晃而过。我能猜测出,现在,车队里的所有人,都紧绷了一颗心,包括我身边的由梦,她嚼了一块绿箭口香糖,虽然面目平静地凝视着前方,但我想她的内心,一定不会平静。

十分钟后,玉门桥渐渐地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我和由梦马上提高了警惕,紧握手枪,打开保险,一左一右地拿目光扫视着周围的地形、地物。同时,我用车队内线对讲机喊了一声:“提高警惕。应急分队,做好处突准备!”这一刻,外表平静的车队里,其实已经全副武装,只等敌人的出现。

突然间,一阵挺大的秋风飘起,玉门桥旁边的几棵参天大树,树枝轻摇,雪花般的树叶像减速的流星一样匆匆滑落,竟然有一片正巧落在了桥头加岗的武警战士的帽子上。

那位武警战士没觉察到,只是迅速抬手,向车队敬了一个标准的举手礼。

由梦一边警惕地扫瞄着周围,一边轻声问我:“赵龙,发现什么了没有?”

我摇头:“没有。”

由梦道:“难道,上级的情报有误?”

我道:“不可能。”

车队继续前行,害怕引起恐怖分子的怀疑,我没有下令让车队放慢车速,而是继续匀速地向前行驶,我打开了对讲机,询问了一下开道警车的情况,那边报告一切良好。我透过车窗朝外面窥视着,除了有一阵阵凌乱的秋风外,并无太多异样,我身边的由梦拿手枪在手上玩儿起了花样,两眼炯炯地盯着窗外,不敢有丝毫懈怠。对于我们特级警卫人员来说,‘警惕’二字是最重要的,哪怕是再风平浪静的环境下,也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道路两侧加岗的加勤哨兵,随着车队的临近纷纷敬礼注视,我有些纳闷儿,在这每隔十几米就有一岗的地方,怎么会有恐怖分子潜伏呢?消息到底可靠不可靠?

车队行至木河街,道路两旁是零星的破旧房舍和一望无际的白杨林,这里距离北京市里还有一段距离,北京的半郊区建设漏洞较大,很多地方的发展水平还相当于农村的乡镇水平。职业的敏锐性提醒我,这个地方很容易‘藏污纳垢’。

我再次用内联对讲机通知车队提高警惕,自己则注视着两旁的房舍和白杨林,只要一有动静,潜伏在车里的应急分队便会倾巢而出,将对方一举制服。

然而周围依然是一副风平浪静的样子。

我干脆点了一支烟,但刚吸了两口,由梦就猛地拿手挥过我的嘴角,香烟被她掠夺而去,丢进了车内的烟灰盒里。“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抽烟?”由梦一边观察着前面的情况,一边目不斜视地埋怨我。我轻轻一笑,却也不反驳。

猛地,我发现道路右侧的一处房舍的门微微动了一下,紧接着,门被推开,一群戴着黑色头罩的男子手持铁棍冲了出来。

我脑袋轰了一下,赶快用内联对讲机迅速下达命令道:“应急分队,开始行动!”然后我握着手枪,跟由梦相视一下,迅速地停车,开门,冲了下去。

难道,这伙黑色头罩男子,就是由局长通知的要拦截首长车辆的恐怖分子?

果然,这群男子径直挡在了车队最前侧,迅速站成一排,路边加勤的哨兵们顿时惊慌失措,纷纷冲上来试图保护首长车辆。说时迟那时快,车队上潜伏的应急武装分队,迅速展开一级警卫队形,与黑头罩众人形成了对峙局面。

这些人足有十几个,根据其行动速度,我能判断出,这是一伙训练有序的惯犯,如今形势异常危险,我一只手拿手枪对准他们,一只手按响了腰间的警报器,请求支援。我身边的由梦和我背对背,悄声对我道:“赵龙,怎么办,他们好像是有备而来。”

我轻声回道:“再看看。”

恐怖分子的气馅极其嚣张,站在中间的一个将手中的铁棍晃了晃,口出狂言道:“呵,没想到你们的机动能力这么强,我们还是低估了你们。”

我没工夫跟他们废话,冲已经摆好队形的应急分队命令道:“二级方案。”

此言一出,十几名应急分队队员,迅速端着武器,将恐怖分子围在了中央。

不过说实话,我很纳闷。根据我以往的经验,眼前这些黑面罩分子的举止明显不合逻辑。按照常规来讲,恐怖分子怎么会手持铁棍而不是带着杀伤性武器?而且,他们怎么会从旁边的房舍中突然冲了出来?按照警卫规则,现场的地形地物,都会被加勤警卫提前清查数遍,十几个人藏在屋子里,难道就没有加勤警卫发现?加勤公安干屁用?加勤武警干屁用?妈的,回头再找他们算账!

虽然现在我们已经将局势控制住,对方又没带枪支,但是谁敢肯定,他们身上没绑炸药?那些不要命的‘人体炸弹’,我可是见识过多次了。更何况,他们究竟是何目的呢?难道,只是单纯地想拦阻首长车辆?

待应急分队缓步对他们进行围笼的时候,这些黑罩男子也迅速形成了一个圈儿,手持铁棍面向我们,我看不清他们的面目,但是可以初步肯定,这不是国外潜入的恐怖分子,应该是国内的反政府团伙。我枪指前方,厉声喊道:“知趣的就乖乖就擒,手抱头靠墙!”

其中有个黑面罩男子冷笑道:“笑话。就你们几个,想威胁我们?”

我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不知深浅的敌人,面对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竟然还如此镇定。要知道,普通的恐怖分子见了我们,此情此景,肯定会想办法逃之夭夭,但他们竟然丝毫没有胆怯的意思,反而个个胸有成竹,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我们有严格的使用武器的规定,我非得一枪打断这人的一条腿!

“那就试试看吧!”我将手枪潇洒地插进口袋,一挥手,应急分队十几名精英迅速扑了上去,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之前,他们不敢私自使用武器,而是手持警棍与恐怖分子展开了近身肉搏。

由梦也收了枪,想上前一起参与搏斗,我拉住她,道:“别急,注意看。”

由梦也倒听话,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口香糖丢进嘴里,嚼了起来。“今天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总感觉事情不些不对头。”

我叼了一支烟,笑道:“我早就感觉到事情不对头了。”我瞄了一眼正在搏斗中的敌我双方,很显然,应急分队处于劣势,恐怖分子个个凶勇擅战,出手不凡。但是说实话,我已经在这些恐怖分子身上找出了破绽……其实他们——

这时候,加勤的公安和武警干部都已经驱车赶到,见我和由梦都如此从容,而应急分队却与敌人打的不可开交,几个公安、武警干部指挥部队携枪就位,公安局乔队长凑过来问我道:“赵参谋,这次是什么人捣乱?”

我轻轻一笑,反问道:“这个,乔队长应该比我清楚吧?”

乔队长猛地一愣,紧张地正了正公安制服,笑问:“赵参谋在开什么玩笑?”

我淡然一笑,捏了一下鼻子,转过身去。

由梦蹭了蹭我的肩膀,道:“赵龙,我们上去吧,应急分队真是一群饭桶,他们好像对付不了!”由梦猛地将口里的泡泡糖喷出,一副欲将出手的样子。她的眉头轻轻皱起,异常俏美,颇显冷美人风采。如果世界要是举行个‘皱眉美女选拔’大赛,由梦肯定能拿冠军,这丫头,不管是以一副什么样的表情示人,都彰显出无穷的娇媚与气宇。

我轻轻一摆手,摇了摇头,道:“不用。我亲自来。”

我回头瞄了一眼乔队长,他正拿一双扑朔的眼睛望着我,仿佛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其实就在一分钟前,我已经知道了。

(二)

由梦却摇着乔队长的胳膊,示意道:“老乔,要不咱也陪这些不知深浅的家伙玩玩儿?”她一边说着,一边摁了摁拳头,关节咔咔作响。

我听着由梦关节的呼声,暗笑一声,心想多嫩的小手啊,竟然也能被摁的咔咔响。

我轻轻地走近,耳边徘徊着应急分队队员们的哎哟声,这些恐怖分子的确不同凡响,出手快、稳、准。但是我能看的出来,他们好像并没有往队员们要害部位打,也没有那种‘赶尽杀绝’的样子,仅凭这一点,我又加深了自己的判断。

我的靠近,让那些黑面罩男子胆怯地放慢了攻击速度,我甚至能察觉到,他们竟然不约而同地靠墙退了两步……我胸有成竹地一笑,朝人群狠狠地喊了一声:“住手!”

我这两个字一出,应急分队队员们、由梦、还有公安武警的加勤干部战士们,都不解地望着我,不知道我在搞什么名堂。

冲突暂时告停,我又冲那十几位戴黑色面罩的恐怖分子冷笑道:“几位仁兄,还用我亲自揭开你们神秘的面纱吗?”

此言一出,更是震惊全场。

这些手持铁棍的哥们儿身体有些颤抖,不约而同地望着我,我感到他们一定紧张的要命。这时候由梦也凑了上来,不解地俏眉紧皱,问道:“赵龙,你在搞什么名堂?”

我一摆手,指向面前那些黑面罩男子:“问问他们喽。”

“他们?”由梦愕然。

我见由梦还没看出端倪,猛地笑了。

那几个黑面罩分子望着我,却也没有任何行动。

应急分队队长倒是个‘见风使舵’的角色,他跟队员们使了使眼色,想要攻其不备。我当然看得出他们的小把戏,冲他们一摆手,制止了他们。然后,我走到这些黑面罩男子面前,点了一支烟挨个打量了起来。他们戴的黑面罩不是那种‘丝袜’类型的,因此除了面部的轮廓和眼神,根本无法分辨对方的身份。但是我,却认出了他们。

确切地说,他们哪是什么恐怖分子啊,他们明明就是特卫局警卫队的队员!

我从一开始就很怀疑,这明显不合逻辑,在如此强势的警卫队伍眼皮子底下,会有人潜伏在旁边的小屋子里,这合理吗?还有,这些人见了武器好像并不怎么害怕,很明显熟知我们的武器使用规定,知道我们在什么情况下才能使用武器。其次,我还发现了很多细节方面的东西,进而确认了他们的身份。

因此,我判定,这应该是一次近乎荒唐的考验或者是演习!策划者就是特卫局的头号人物——由期桂。

但我现在没心思想太多,我必须要进一步弄清真相。

这时候公安和武警的加勤干部也凑了上来,其实他们心中都装满了疑惑,包括由梦也是如此,他们一定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真的,是幻觉。因为那几个黑面罩男子好像都很怕我,在我接近的时候,他们在后退,甚至身体有些颤抖。

“孙世荣!刘全!赵春旺!”

我对着黑面罩喊出了三个人的名字。

更是一场震惊。这次不仅震惊了公安和武警干部,就连那十几个黑面罩男子,也震住了。

其中一个嘿嘿一笑,迅速地摘下了黑色面罩,一张英俊、刚毅的脸庞出现在面前,由梦眼睛一亮,大喊了一声:“孙世荣,真的是你们?你们在搞什么名堂?”

其它几个黑面罩男子也随之摘下了面罩,冲我呵呵直笑。

这些人我和由梦都认识,他们都是警卫队的队员!

公安局乔队长惊讶地走近我,脸上的神秘之色缓解开来。他羡慕地望着我,不可思议地道:“赵参谋,以前别人把你说的神乎其神我还不信,今天,我算是服了。”

刚刚解下面罩的孙世荣一把握住我的手,其它假扮恐怖分子的队员也都纷纷凑了过来,有的给我递烟,有的给我点火。孙世荣颇感意外地感慨道:“恶(我)地神啊,赵参谋你太伟大了,你是怎么发现是我们的?”

我吸了一口烟,笑道:“人可以蒙面戴面具,但是有些习惯是很难改变的,你脚上穿的棕色皮鞋已经彻底把你出卖了。还有刘全,喜欢穿绿色军袜,赵春旺,裤子总是忘记拉拉链儿。这三个细节在一块出现,难道会是巧合吗?还有,你们见了我个个动作紧张,更说明你们认识我,而且不是一般的‘认识’。”

赵春旺赶紧把裤子拉链拉上,脸上羞的通红,其它队员一阵窃笑。孙世荣像是崇拜明星一样地望着我,笑道:“赵参谋果然是明察秋毫,我是服了。唉,刚才我们还真怕你会出手,你的拳脚我们在警卫队的时候就领教了,能不害怕吗?你可是打遍警卫队无敌手的超级散打王……”

这话我爱听,回想起在警卫队的些许事迹来,咱还真值得骄傲。但由梦却一股义愤的神情,绷起手指在孙世荣脑袋上弹了一下,催促道:“老实交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要假扮恐怖分子拦车?”

孙世荣苦笑道:“我们也是执行命令啊!”

由梦又望了望公安局的二级警司乔队长,一副虎视眈眈的侠女气势,乔队长僵硬地一笑,赶忙解释道:“由参谋,我一样,我也是受了你们由局长之托,才和他们联合起来导演这场戏的。你知道的,由局长一个上将,别说是我,就是我们局长,甚至是公安部周部长,都得给他面子!”

现在,事情算是水落石出了,这完全是由局长亲手导演的一场闹剧!

我心里虽然对他的做法很是不满,但却没有牢骚的权利。因为现在不是牢骚的时候。

料想时间不多了,我冲由梦使了个眼色,跟众人辞行后,驱车赶往首长处。

在车上,我忍不住地埋怨道:“太荒唐了,简直太荒唐了。由局长怎么能这样呢?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考验首长处警卫的应急能力,也不能这样做啊!要是出了人命怎么办?”

由梦却极力地为由局长辩解道:“赵龙啊,你要明白由局长的一片苦心啊。警卫工作,必须保证万无一失。由局长不失时机地考验一下我们的实际处突能力,难道不应该吗?”

我叼了一支烟,摸着鼻子怒道:“考验的方式有很多种,为什么要选择这一种?你要知道,我们拿的都是真枪实弹,要是真走了火,就会有战友挂掉!”

由梦道:“行了行了,消消气吧。”

我说:“我消不了。”

由梦腾出一只纤纤细手,在我胸口揉了揉,继续劝慰道:“你不会那么小心眼儿吧?对于我们来说,领导做的,永远是对的。你忘了警卫队教官给我们出的一道单选题目吗?A:领导永远是对的。B:如果领导错了,请参照选项A执行……别再义愤填膺了好不好,大不了到Y国后,我请你吃特色菜去。”

我平定了一下心情,望着俏丽如天使的由梦,不再说话。但是我心里涌进了一股信念,等陪C首长出访Y国回来,我一定要去找由局长理论理论。我认为这简直是一场无知的闹剧,太荒唐了。

随后,由梦又讲了几件由局长的‘丰功伟绩’,试图借此淡化我对由局长的偏见。其实我对由局长还是很尊重很钦佩的,只是他的这件事情,做的实在太过分。我看人不会戴有色眼镜,不管你是平民百姓也好,还是省长将军也好,你做的对,我佩服,你做的不对,我就要管一管!

回到首长处,张秘书等人已经接到了由局长的通知,知道了拦车事件的真相,因此推迟了出发时间。

车队归位,一切就绪后,首长车队正式踏上了赶往机场的征程。

坐上专机,若干个小时后,专机停落在Y国的莫林哈妮机场。

我们下榻在Y国的国家宾馆伊路村窘大宾馆里,Y国总统很热情,在我们房间外围加派了很多警卫,并安排好了服务人员。收拾好房间后,服务人员端来了各式各样的果盘。之后,张秘书带领我们几个警卫进一步研究警卫方案。

五分钟后,一个Y国工作人员敲开了值班室的门,很有礼貌地问道:“请问哪位是赵龙先生?”她说的是中文,而且很标准。一般情况下,各国接待外宾的服务人员,都要通晓该国的语言,这是必须的。

我站了起来,疑惑地道:“我就是。”

工作人员道:“我们小姐想见您。”

我一愣:“你们小姐?”

工作人员解释道:“是啊。我们小姐就是……总统先生的女儿,伊塔芬丽公主。”

我顿感诧异,心想总统的女儿认识我吗?

张秘书和由梦等同事也都不解地望着我,我冲他们无辜地一摆手,表示自己不知情。然后我对工作人员道:“好的,我马上去。”虽然心里疑惑,但还是要接受,毕竟是Y国总统女儿的邀请,如果不接受,就显得太失礼了。

工作人员道:“请跟我来。”

我一头雾水地跟着工作人员,出了Y国伊路村窘国宾馆。

我跟着工作人员来到了国宾旁边一幢红色小楼旁边,这幢小楼很漂亮也很华丽,通体红色,共分三层,有些欧式风格。进入别墅,门内身穿红色礼服的侍生向我致以揽胸礼,我还礼后,随工作人员乘电梯上了二楼。

来到一个椭圆形的门前,工作人员用Y国语言跟里面说了几句话后,门被打开,工作人员随之离开。

屋子里出奇地安静,但我并没有看到总统女儿的身影。

职业的敏感性,让我意识到,情况不妙!

正当我诧异之时,突然一阵嗖嗖的风声响起,刹那间,一个蒙面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舞着拳头朝我面部袭了过来。